【散文随笔】一抹闲情

半杯豆浆

分享人:半杯豆浆

2016-03-02 | 阅读:

一抹闲情,每个人都有,藏在自己的内心,慢慢地酝酿,时候到了,它自己就出来了,然后呢,有的人就会像喝醉酒了似的,大大地抒发自己的感慨,也不顾别人惊愕的神情,对或不对,可笑或不可笑,都不在,因为那些说的都是自己的心声啊!记得在不久之前,刚考完语数外的当天晚上,她从远方邮寄来的包裹终于到达了我的手上。沉甸甸的礼物让我在意外之余,也平添一份深深的感动。我知道那是一颗简单的心的最真挚的意愿。手捧着那一份礼物,不由得就想起了多年前的那个时候。。。。

和她同窗一年的时候,时常与她说说笑笑。记得那时我坐在第三组,她坐在我的右边第二组。虽然是在不同的组,然而之间的间距却是很近。没事的时候我们就常常凑在一起,小声地说着话。聊着一些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小事儿。和她的关系就是好到这样。虽说我的同桌也是一个女的,但我和她之间的交涉远不及她多。仿佛这就是冥冥之中难以抗拒的缘分。

和她接触了很长时间,始终把她做为我朋友中的一个,因此从来就没多想什么。这样的亲密接触也没觉得有何不妥。虽然在一些人看来有着异样儿。但我却从来都没在乎过。那时我曾仔细地定义过,也仔细地思量过。所以举止投足,方寸有数。然而直到有些人悄悄告诉我了一些不一样的事儿之后,我才算渐渐地懂得了些什么……

有一个人说过,每个人都是他自己,不要以为别人都是你,也不要妄想你就是别人。这句话仿佛就是对我而言的。年少的心总是缺少成熟和稳重。我那时心中更多的,还是一种未知与欲知的惊奇。

后来的时候,我看她就多了一个心眼,每一件确乎的事时常以另一种眼光看待。对比着同学所说,心里隐隐地觉得还似乎确实有这么一回事。但不过说实话,那时我还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直到以后的很长时间也是这样。可能是首次初遇,免不了有些失措,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渐渐地我的心境就开始有了些微妙的变化。我说不出来那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变化。她仿佛也看出了我的这种变化,并且也猜测到了我是知晓了她的心事了。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和她说话的次数明显的少了。也不再有了眼神上的交流,即使是有,那也是一扫而过稍纵即逝。偶尔相互碰见的时候,心照不宣,低着头,多多少少都有些尴尬和拘束。渐渐地我们之间的距离就越来越远了…

纵想以往的人,当他们也值青春年少的时候,或多或少都会历经同样的事儿。可能是其中的一方。然而兼情理的不同,或许有着殊同的感受。而他们在弥留感怀之际,又是怎样的来对待的呢?

我想着,现在交集,不管是谁?也主动不起来的。光阴似水,姑且就无谓地等着吧。等着一段镏金岁月的重新磨合,或许到那个时候我们才能够坦然面对。我就一直等,等过了初二,等到了初三,一直等到了毕业。这段时间我千想百想,却没曾敢想到,三年的光阴之水匆匆地流去,似乎不但没能带走什么,反而使得一些本还模糊的影儿,此刻却变得清晰明朗了起来。奔流而去的光阴,虽洗净了铅华,却也淤积了沉淀。

这难道就是她那沉积而下的本质吗?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我似乎不该只是那样子等的,似乎早该做些什么的表示一下。然而事实上我什么也没有做。一封送来却没有回文的书信,一包送来却没有回谢的奶茶,一次落空的轻言轻语的关怀……但其实我又是什么都做了,而我的这种做,正是我做为一个承受者的麻木和无动于衷。

我开始同情那时的她来。在以前,我从来都没有试着体会过她,也没能仔细体会她的感受。那时我仅仅只是在乎着自己的事。在乎自己的忧欢离合,俯仰得失。而对于她来说,在经意了那之后,就不得不看轻了自己,额外的分担出一份心意来体贴另一个人的喜怒哀乐,饥渴冷暖…那时候,我始终认为,在不是最恰当的时候,在不是真缘分之前,那仅仅只是关怀者的一个人的多情世界,不关乎被关怀者本身。但是知道现在我才能够有所体会到关怀者的良苦用心是同被关怀的人分不开的。我现在能够理解她自己那时在现实与想象中的艰难抉择,那确实是一种迷茫和挣扎。理智与情感的双重纠葛。年少的懵懂,渴望寻求内心的慰籍,满怀着期盼,得到的却是空空的失落…

我不禁开始为自己后悔起来,不是为现在的自己,是为之前的那个自己。我常常觉得那时的自己是如此的冷漠和麻木。我现在真想回去重来一次那段日子,不是为了好好接受,而是能够基于一个朋友的身份来指引,安慰,劝勉,好为了来保护一颗年轻而又脆弱的心。

偶尔翻看她那时写给我的几张零碎书信,记得了其中有一句这么写到“…你知道你对我有多么重要嘛!为什么你不明白我的心呢?…”唉,是啊,我不禁问自己,为什么当时不明白她的心呢?我现在真是有些明白了,却仿佛明白的有些晚了。在信的最后,她告诉我她要回远方的老家了,希望我能够在22号出来送送她。然而我终于还是没有去送她。这之后到现在就再也没有再见到过她了。

我又后悔了没能去送她。

那以后,我想她一定会对我失望地透了,恨我透了吧。而事实却并没有我想的那样,她虽然多多少少对有些失望,但并没有怀恨我在心。直到现在,我还和她保持着联系,彼此心中都毫无芥蒂。有时候肆无忌惮地开着玩笑,也不觉得拘束和唐突。我很是珍惜现在。我想或许时间已经弥合了她曾经的创伤了吧,但我又有些担忧,这样的弥合会是长久地彻彻底底的吗?

再看看现在的我自己,正在历经着一些事的变更。要变更出一种怎样的结局,或得?或失?或喜?或悲?我一点儿也不知道。但结局又仿佛已经定了。不是吗?目前的自己不也正在走着她的那条路吗?内心不也是感同身受吗?

我现在心中还存留着丝丝的迷惘惆怅。我知道这有一部分是偿还过去欠下的债,那还有一部分呢?那一部分究竟是什么?难道也是那久经岁月而沉积下来的本质吗?……

我的这抹闲情,是难以排谴的闲情,是呼之即来而挥之难去的。虽然如此,然而我却不愿没有这一份闲情。恐怕我变得更加冷漠,冷漠得连我自己也不认识自己了。留着这份闲情,我倒真想变得有情有义。我可不想在以后将来,会是同某些人虽然极其熟悉,却“相逢应不识”。那不是我所愿望的。我本质的还是希望能够同她们敞开心扉,好好地笑谈着过去,哪怕将来…………

标签:闲情 关怀 在乎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散文随笔】只要你愿意,七夕我陪你 后一篇:【散文随笔】闲情几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