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评论】奥运会上的种种

无礼萌主

分享人:无礼萌主

2016-03-06 | 阅读:

奥运会开始并无几日,吾已充分领教到网上各路跟风党,爱国帝的义正言辞、大义凛然之气,着实让我有些不堪忍受。

本应是与政治、宗教、信仰都毫无关联的体育盛会,却被“部分人”硬生生地套上了各种阴谋论之说,但凡是客观公正一点的说明真相的人,都会被他们视作一小撮别有用心的群众,奥运会上的每一次“喷嚏”都能惊得“部分人”一身冷汗,刺激着他们本就脆弱不堪的敏感神经,就好像这“喷嚏”中携带着病菌,如若你不竭力反抗,就会被传染上一种疾病,这种病叫做“不爱国”。

自开幕式起,争论就不曾消停过。“一部分人”说: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场面壮观华丽,节目精彩绝伦,已可被称作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伦敦奥运会的开幕式差远了。“另一部分人”马上反驳,伦敦奥运会的开幕式玩的是内涵和文化,英式幽默还有派对风,完全是让所有人享受在开幕式之中,这点上四年前的开幕式比不了。两方沉浸在这关公战秦琼的博弈之中不可自拔,吵得不可开交,双方你来我往,相互攻击,最终成功将这一问题上升到爱国层面上。

要我说,这些人完全属于精力旺盛无处发泄之人,奥运会开幕式本就是彰显本国文化和传统的一次演出,不同国家,表现形式不尽相同,不同的文化背景也自然会呈现出不同的表演风格,这本身是没有高低优劣之分的,就好比你说芭蕾舞比京剧好,这怎么比?这拿什么比?而更重要的,这仅仅只是一次演出,而并不是比赛,为何非要拿来分个高低上下呢?“一部分人”和“另一部分人”就乐于把奥运会开幕式等同于军训汇报演出,非要评比出一个最佳方阵才能功德圆满。四年之前,没有人不对开幕式的精彩交口称赞,同样地,对于今年的精彩为什么就不能献上掌声呢?好的说不坏,坏的说不好,夸赞别人不代表就是在贬低自己,同样的,贬损他人并不能显出自己的清高。我们只是观众,只要能欣赏到精彩好看的演出,有何不可?有何不快?

再接着,“国旗事件”又让“阴谋论”者逮着了机会。同样是亚军,五星国旗却飘扬在韩国国旗的下方,直观上确实让我们很不舒服,但这也绝不是英国和韩国只为贬低中国而联手缔造的阴谋。看见此事件后的第一时间,诸位除去愤怒更应该查阅相关资料来证实这一做法的合理性,游泳比赛不同于拳击等比赛,因为奥运会拳击比赛不设有三四名决赛,三四名并列铜牌,所以场馆内的旗杆较长。而游泳比赛的胜负能精确在毫厘之间,选手成绩相同的概率比较低,所以场馆内的旗杆并没有充分考虑到这一情况,而将亚军国旗并排升起,将冠军国旗挤在旁边也是不具备可行性,这样的做法也的确是奥委会规定过的,况且在北京残奥会中也出现过这一情况,所以这本身是一件无可厚非的事情。问题出就出在当时奥委会并没有经过双方的同意并且没有向观众和选手进行解释就做出这一举动,而主流媒体在第一时间并没有来解释这样做的理由反而充当起了谩骂先锋,才导致了观众不理解,不认可,试问如果当时因为姓氏首字母的原因,我们的国旗飘扬在韩方之上,这是不是又该激发起这些人强烈的“民族自豪感”?我们既然能够接受运动员在规则之下为我们争金夺银,为什么不能接受国旗在规则之下正常升起。

再者,争议最大的,关于中国羽毛球女双选手于洋、王晓理被剥夺奥运参赛资格的事。首先,赛制的确是有漏洞,但并非跟风党们口口相传的小组第一内战小组第一的情况,很多人不明白她们为什么非要输球就盲目指责。这届中国队有两组选手,一组在A组,一组在D组,如果两组选手都能取得小组第一,那么就可能顺利会师决赛,毫无问题,但是D组的田卿、赵芸蕾在第一场比赛输给了丹麦组合从而落到小组第二,如果于洋和王晓理取得了小组第一,那在淘汰赛阶段就会遇到,不能包揽金银牌,所以于洋和王晓丽要故意输掉比赛,获得小组第二从而避开另一对中国组合,然而很不巧的是,韩国组合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们联手合演了一台大戏,激怒了花钱进场的观众们,世界羽联不干了,为了以儆效尤,必然重罚,八名运动员当了牺牲品。他们既是世界羽联制定新赛制的牺牲品,又是自己头顶上的决策者为求利益的牺牲品,这其中运动员本是无辜的,他们永远是决策者的替死鬼。只能说羽毛球这种项目不适合小组赛,为了让更多的选手避免“一轮游”的情况弄出的小组赛出现这种漏洞是必然的,如果还是之前的单循环淘汰赛,那OK,一切问题都不会出现,而更改赛制从而让运动员钻了空子,世界羽联自己要反思,既然处罚已经不可更改了,中国代表团就要吸取教训,总结经验而不是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不清。

其次,在网上盲目抨击的人很多是没有看过比赛视频的,口口声声说:你凭什么断定就是消极比赛?我想,但凡看过视频就会有个准确的判断。发球故意不过网,故意将球打出界避免得分,从一开始就是向输的方向而努力,如果“部分人”非要说世界第一就应该有这种不比业余选手的水平,那我也可以自豪的说,我的羽毛球水平在世界第一之上,当然指得是昨天的他们。这种做法无异于足球比赛中一开场就向自家球门射乌龙,当年东南亚老虎杯足球锦标赛上也出现过这一幕,事情的始作俑者最后被终身禁赛。同样的,这里还有一个例子,02年的时候,巴里切罗在一路领先的情况下最后时刻为了让排在他身后的舒马赫刷更多的积分来确保车手总冠军,受到车队的命令突然降速“让”舒马赫拿到了冠军,这没有违反相关规定,也是符合车队利益的战术要求,但是由于欺骗在场观众的行为而受到了处罚。同理,在奥运会的赛场上向花钱进场的观众们“献上”这样一场比赛的确是惹了众怒,我们姑且不道貌岸然的以所谓奥运精神来苛责运动员们,但是以职业操守来说,这样的应付了事也太过不尊重观众,我们不应袒护这种行为,但是更多地指责应是针对决策者,运动员们多年努力付诸东流,他们才是最大的受害者。

跟风者们是管不了这么多的,他们只在乎满足自己的虚荣心,你要问他们奥运会男足比赛允许几个超龄球员参加,奥运会跆拳道比赛的允许进攻区域是哪些,奥运会跳水比赛的打分规则是什么,他们指定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所以跟风者们,请跟着风的脚步飘走吧,我注定无法跟随着你们的脚步,因为“我不知道风是在往哪一个方向吹”。

标签:比赛 开幕式 奥运会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时事评论】奥运,梦三叠 后一篇:【散文随笔】我相众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