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生活杂感(九)

橘子味道

分享人:橘子味道

2016-04-08 | 阅读:

生活杂感(九)

吴明强

六十一

在和平中学工作的那段时间,少数家长和家庭特不重视读书,当时那个地方有两个烧红砖的窑厂和一个渔业队,一个半大的初中生在那儿干活就可以拿到六七十元钱一月,而我那时候的工资每月就四十一元钱。学生辍学是常有的事,遇到没来上课的学生,我便骑着单车去劝学。由于我的工资太低,只抵得上一个成年男子在乡企业上工资的三分之一,劝学工作还真不好做。好在那些家长还给我面子,头几次去,还能让孩子坐在我单车后面回学校读书。后来再去时,家长便十二分不好意思对我说,孩子不在家哪,或者说吴老师你就别操心哪,等等。

可现在我们巴不得那些学习不好的同学自动退学。

六十二

在和平中学工作八年期间,换了八届校长。最短的半年,最长的一年半时间。这恐怕可以申请世界吉尼斯记录。可以说每个校长都有出息,有的进城了,有的进了县教育局机关,有的到城关的好学校当校长去了。剩下我和我那些同事们坚守在那儿。平时讲“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那几年校长溜长的速度,确实比旁边资江河里的水都要快。虽说我后来的离开不全是受这么多校长的影响,但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影响。

我要不要感谢他们呢?

六十三

一天上午,我在南湖风光带的沿湖走廊上经过,看到一个小伙子,双手撑在护栏上面对着南湖喊:“某某,我爱你,某某,我爱你”,声音不大不小。我边走边听到了三次。这小伙子是在单相思,还是怕向对方表白,所以要站在南湖边进行演练呢?

难道表明爱意也要演练吗?这种演练会有多少真实性呢?而这种爱又能经受得多长的时间的检验呢?

我想要是真爱一个人就去为她做点什么嘛。是不是现在的女孩子都喜欢听男孩子的这种表白呢。要我说,这种嘴上爱情应该是天底下最便宜的爱情,来得快怕是去得也快。

六十四

南湖广场边有个小商贩在做砸布绒娃娃的生意,交些钱砸几下,把那些布娃娃砸下来了就是你的了。一个年青家长先交了十元钱,砸了五次,一个也没有砸下来,又交了十元钱,又没有砸下来。后来那老板说,看你孩子看中了哪个就去拿一个吧。年青的家长抱着孩子走近去真的拿了一个。

是什么让那老板要破坏自己的游戏规则呢?他是一个心善的老板,还是一个奸诈的老板呢?

这老板这样做也好,他肯定没亏,而那年青的母亲,由于命中率很低,肯定不会再继续下去了,而她又想为自己的孩子赢得一个布娃娃。这时老板要她带孩子挑选一个喜欢的布娃娃,这也算是凡人善举吧。

标签:南湖 老板 校长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心情日志】手书无愧 后一篇:【杂文评论】读新闻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