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会绽放的

残荷红花

分享人:残荷红花

2016-01-21 | 阅读:

零下15度的空间里,赶地铁,挤电梯,刷卡,面带微笑,开电脑,鼠标,关电脑。匆忙。

也许无关痛痒,可能太过麻木。

不经意间已经有多少个

日夜,我匆忙的行走在梦想的边缘,因为想要的生活,因为绽放的未来。有一些些的疲惫,因为不如人意。原来这是多少年前青涩记忆里想要的努力,这意味着我的

长大和成熟,这是一种内心的骄傲。却明白过来我们长大的代价是不断的努力不断的索取不断的展现不断的割舍和承受。

当我想要开始深深的走下去,我提着灯笼看到的是潮湿的糜烂的枯草,没有捷径,没有它路,这是我所能看到的范围,我只能走。我看到更多自己的自卑和自怜,我体会到人性更加脆弱和坚强的一面,我又开始迈向成熟。

北京的雪接二连三的美丽,冬天从来都是诗意的象征,代表着结束意味着开始。每一年里都充斥着记忆,想想还是更加喜欢现在的自己。

这些不想要的是锦上添花吧?

儿时到此时,从学习到美术到工作,我还是茫茫人海被埋没的那个群众,还是那个想要攀爬的蜗牛,还是那个热血沸腾波涛汹涌的青年。我始终是那个喜欢说话的自

己,我始终热爱着这一切……只是我开始知道我能说给人听的越来越少,我的肆无忌惮被一遍一遍的绞碎,面对工作面对领导,我想说的越来越少,严肃冷静淡定成

为必须的外衣,哪怕只是假装。

习惯了怎样开心也习惯了怎样安静。

有多少人在迷失的航程里找到了去路,驶向阳光灿烂的明天。有多少人在低潮的人生里奋力的拿出俗气的文字想要拼凑看似华丽的语句。

虽然有很多但是。

但,有没有人和我一样依然对明天充满期待 。

标签:想要 绽放 绞碎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散文随笔】反省就要像扇耳光 后一篇:【杂文评论】麻痹的十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