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评论】麻痹的十一月

夜狂乱

分享人:夜狂乱

2016-01-21 | 阅读:

整个十一月,我都处在自我麻痹的状态之中,有种酒醉整整一个月的错觉。

传说酒是杜康发明的,这已无从考证,毕竟这物件由来已久,或许如其他传言所说是猿猴酿造了酒,总之,这发明实在让人惊叹。数千年来有多少人借酒撒疯、借酒消愁、借酒逞能,又有多少人嗜酒如命、把酒言欢、举杯成仙。虽然现在人们对酒的看法总是喝酒误事、喝酒伤身,但还是有大把人沉溺于酒精之中,自我麻痹。在心情极差的时候,我也会这样。

传说杜康酿造第一碗酒的时候加入了三滴血,第一滴为书生的血、第二滴为武士的血、第三滴为呆子的血,酒字的三点水旁也就代表着这三滴血,所以现在人们喝酒的时候刚开始像一个书生一样彬彬有礼、谦让有加,酒过三巡,便像一个武士一样到处撒酒疯,待到喝醉之后,就像一个呆子一样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关于此,我深有体会。十一月份我喝酒不少,唯有一次记忆尤为深刻,那是我们宿舍毕业前的最后一次聚会。那天,我们几个人坐在酒吧里,畅谈着未来与理想,浅斟慢酌着,很是潇洒,颇似古时文人相聚、吟诗作对的场景,也许那就是酒中的第一滴血在作祟。一直到晚上十一点的时候,F和Y一起去向隔壁间的几个人敬酒,那伙人也是本校大四的学生,但与我们几个的交集甚浅,也不知道怎么,就发生了矛盾,双方叫嚷了起来,我不明真相,只看到这伙人骂骂咧咧地下了楼,F和Y追了出去。我意识到情况不妙,随即跟了出去,当看到他们由骂仗转为了肢体接触时,我也走上前去,以壮声势。本来我是抱着充当和事佬的心态上前的,没想到对面那厮出言不逊,触我底线,也许是那酒中的第二滴血怂恿,我冲上前去,一个抱摔将其放到在地,然后骑在他身上挥拳相向,那场景倒是像极了武松打虎。当年武松喝了十八碗透瓶香,上景阳冈怒锤老虎,我乃是几瓶雪花下肚,下了楼梯暴打醉汉。要知道当时我是戴着眼镜的,第一拳挥下去,眼镜就不知道飞去哪里了,只顾得上一拳接着一拳乱砸。随后被众人拉开,我也是干瞪眼,看不清任何东西,乃至我到现在也不清楚我到底打了谁。第二天,回到宿舍之后,我果然是被酒中的第三滴血给感染了,化身为呆子,居然一整天都在担惊受怕的状态中度过,我努力回忆当时的场景,我害怕我出拳过重,万一将他打死,那可如何是好。我幻想了种种场景,想到他浑身是血瘫软无力,想到他躺在病房命在旦夕,甚至想到了我入铁窗时的场面,即便当时我十分困乏,这些不停切换的画面也让我无法入睡,直到晚上听闻一切安好时,我才稍稍宽慰。

后来想想,我可真是杞人忧天。

十一月末的时候,我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放弃实习机会。我用了整整两个星期的时间,才说服自己,因为我明白,放弃意味着我又会回到我最痛恨的那种庸碌无为的生活之中。我实习的初衷并不是要学会多少人情世故或是专业知识,纯粹只是为了充实自己的生活,让空虚感消失。在最初的某些时段里,我很有成就感,以为自己能够承担很多工作,以为自己能力已足够强。这样的盲目自大,让我第一次有了贪念,我不仅要以这实习来填充自己,还想要得到更多,最好是能直接省去找工作的麻烦。所以在得知这单位对待实习生的政策改变之后,我明白我所要的可能无法兑现,顿时觉得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要知道那时候我已经可以承担很大一部分的日常工作了!所以,我选择愤然离去,即便内心偶有不舍,也立即强迫自己打消这眷恋。而后来的日子,也一如料想的那样毫无起色,我一直沉溺于平淡的生活中完全没有生气。恰逢此时,临近毕业的恐慌感又把持了我的内心,我深陷其中,迷茫感、失落感、空虚感折腾地我无法呼吸,我开始痛恨这无所事事的状态。

也就是在那段时间,我持续做梦,每天早上起床之后,梦境中的滋味会延续好一阵子,让人胸闷压抑。我会重复做一个相同的梦,那是关于过去的梦,一切都是那么真实,熟悉的场景、熟悉的对话和熟悉的人,梦的开始都是那么的甜蜜,过程是那么的辛酸,而结局,无一例外都是我自杀。这可真让人恐惧,有时候会觉得梦中的场景是那样的真实,让我沉浸其中不能自拔,可当我睁开眼之后又无比清醒,不断地劝服自己打消这么多的念想。我不懂为何这样的梦会一再出现,我也不明白这意味这什么,我只好对自己说:只是因为压力过大才会这样吧。

我就在如此的煎熬中重复着无趣的生活,在分不清现实与梦境的状态中不断挣扎。自我安慰也无济于事,我听到的只有指责、只有唾骂、只有催促,我真想一直沉浸在梦中,不再醒来,那样我就可以尽情地麻痹自己,这远比灌醉自己要来得舒服。但无奈,我总是处于一种无路可退又无处可躲的境地,逼得我最后只得自寻死路。

这就是我麻痹的十一月,对,麻痹的!

标签:麻痹 场景 呆子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散文随笔】会绽放的 后一篇:【散文随笔】困境自勉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