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随笔】不一样的情人

橘子味道

分享人:橘子味道

2016-01-24 | 阅读:

人类对于感情的感受是丰富的,情人之所以产生就是因为人们的“情不自禁”。

演员朱媛媛在剧中的一段表演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二虎的情人方芳(朱媛媛饰)回到了二虎的老家,和他的老婆在经过争吵后终于在一个夜晚开始了心平气和的交谈。

方芳详细地讲了她和二虎认识到了解,到相恋的过程。镜头中,有炉子上的开水冒着热气,朦胧的气雾中,是朱媛媛的侧脸,卷发,配上黄色的柔和光的背景,画面十分美丽。

朱媛媛的讲述历时十分钟左右。中间二嫂的插话只有三四句。

所以整个情节几乎成了一个演员的独白。

朱媛的表演十分投入,独白中几次哽咽得说不出话来。其对角色情绪转变的表现也十分到位。

讲到他们一起创业,她的嗓门儿就大了起来,而讲到最后又似乎是因为自己最终的身份而声音一下子低了下去。

“我们就那样折腾了四五年,最后,最后就变成现在这样了。”先是神采飞扬,说到“最后”立即低着头,但抬着眼睛怯怯地看着二嫂,声音就低了下去。

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

而从她的讲述中,我们听到这是一个生死不离,感人至深的故事。

方芳的母亲在她三岁那年就去世了。父亲给了她幸福的童年。上高中的她懂事地每天晚上去给工作在车站的父亲送饭,有一天,她在车站的货场附近看到有一个倒在沙堆边,奄奄一息。这个人就是当时来北京打工,却穷困潦倒,抱病在身的二虎。后来二虎登门致谢。在方芳考上大学那年,父亲摆酒席庆祝,也请来了二虎。父亲却因激动和饮酒过多,突发脑出血而离开了人世。

二虎执意要供方芳上大学。每学期为她准备好学费,甚至听她说想和男朋友、同学去海南玩,就额外汇去三千元钱,满足她一个女大学生的所有合理不合理的愿望。

在她大二的寒假,她发现寄给二虎的信被退了回来,写着“查无此人”。

本来她写信告诉二虎,过春节不回去了,要在男朋友家过春节。但是现在她有些担心,不顾男朋友家人的劝阻,回家了。

她几经周折,最后是在河边的桥下的水泥管子里找到了二虎,他已经冻得近乎昏迷了。

她再次送他去医院。

这个春节她带他回到自己家的小平房,两人一起度过。

后来发生的事情是方芳怀孕了,在学校影响很不好,她无法再继续上学。就退了学回家。然后赶上旧城改造,房屋拆迁,她家的房子补了十五万元钱。

她就和二虎一起做起服装生意。几年下来,也拥有了自己小小的公司。

他们的恋情似乎蕴含着感恩、感动。方芳说,当她看到供他上大学的人此时躺在水泥管子里,冻得快要死了。

她说:“就算是我救过他,可是,要他这样一报恩吗?用自己的命!”

所以,她被他如此报恩深深地感动了。

当她讲述完的时候,已经泣不成声。而坐在对面的二虎的妻子美凤,终于理解了丈夫。

“二虎在我的眼里这么多年就是奸懒馋滑四个字,可是听你这么一说,整个就是侠肝义胆的一个人。二虎的妈妈活着的时候和我讲过,她说这男人就像是大白菜。女人就是装白菜的缸。你要是腌酸菜,他就是酸菜味,你要是腌咸菜,他就是咸菜味,你要是做成辣白菜,总之,你放不同的调料,最后就变成不同的味道。”

她用一个农村妇女的理解方式去理解这件事。去理解她的男人。

最后她说:“我同意离婚。”

情人身份的方芳最终在两个女人的战争中胜利了。因为她做情人的经历,她和二虎的相识、相恋的故事的确有些特殊,不同寻常。

“色可抵,情难防。”感情的世界里,有时是无法用道德的标准评论是与非的。

当一个孤独的人面对一个可以倾诉的朋友,当一穷困的人遇到雪中送炭的帮助,当一个病重的人被好心人送到医院得到及时的救治。

感情世界里,就会波澜起伏。这是感情的自然流露,甚至是无法控制的。

剧中,这三个人在各自的感情的世界里,受着煎熬,爱得真,却也爱得痛。男人是左右为难,一边是爱,一边是愧。

二虎被兄弟几个吊在了天花板上,大哥拿起皮带要抽他。美凤还是心疼,上前劝阻。

二虎说:“美凤,你就是打死我也是应该的。”

对美凤,他心怀愧疚。

感情的世界纷纷扰扰,永远都说不清楚。

标签:感情 情人 父亲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文化随笔】一曲流水千年情 后一篇:【思想钩沉】不朽的土地,不朽的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