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马德佐:一个企业家的写意人生 盘县

桃花源记

分享人:桃花源记

2016-07-31 | 阅读:手机版

马德佐先生,贵州盘县柏果镇土城办事处马朝地村人,父亲是当地有名的兽医医生,早年为了生计,远离故乡,到远在云南的红河州个旧市挖采锡矿,有兄弟四人,读书期间,自幼学习绘画,后到山脚树矿当工人,做宣传工作,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到贵州大学艺术学院进修习画,师从著名的国画大师杨长槐、王振中等先生,后下海经商,任盘县柏果镇煤焦经营部经理,九十年代期间,成为远近闻名的企业家,九十年代早期成为当时少许的千万富豪,绘画、经商办企业、绘画一直从未间断,是改革开放后,中国第一批涌现出来的企业家和画家。

一、 生活的地理人文环境影响

柏果镇土城乡,九十年代以前隶属盘县特区盘关区,九十年代后,撤区并乡建镇,成立柏果镇。土城乡成为柏果镇中心区。而马德佐先生从小出生和生活的村庄则叫继光村马朝地。马朝地处于半山坡之上,过去交通并不便利,人们生产和生活主要来源是农业和简单的手工业,继光村下辖四个自然村,松山头、马朝地、李家寨和万家寨。在《盘县煤炭志》和《盘县特区志》上有关于盘县煤炭开采的历史记叙始于明朝。我想应该可以追寻得更远,盘县最早的世居民族是彝族,而在盘县柏果镇境内有两个地方是彝语地名,一个是泥纳都,泥纳都在彝语中是炭槽和煤炭洞的意思,另外一个地名则是泥水迤都,泥水迤都在彝语中则是黄泥巴洞的意思。过去在当地要用煤炭和黄泥巴混合在一起晚上盖火,第二天,撬开火依然旺盛。在当地大规模生产煤炭则是三线建设时期,国家因为战略的需要,建设攀枝花和六盘水钢铁生产基地,在柏果镇周边乡镇建设了盘江煤电集团的几个矿区,土城矿、月亮田矿,山脚树矿等。在我的记忆中,八十年代,当地也有大量的小煤窑开采了,那时主要是地方居住的村民自己生火而用,煤炭价格相当低,有少部分是汽车运输于云南宣威的羊场煤矿和田坝煤矿,进入八十年代中期,当地的煤炭已经远销广西和云南的昆明、曲靖、宣威等地了。当时的生产相当的简单,人们只要有简单的生产工具就能够挖煤,从自己家的地里选一个地方挖进去,用的主要工具是锄头、背篼,少些用雷管就可以开采了。一杆大秤就可以开始创业,完全人工开采,大点的煤炭洞用人背、马驮,小一点的煤炭洞则是用撮箕从洞里栓在背上拉出来。盘县县长王云河先生开玩笑说过:那时盘县挖煤死亡的人数还比参加自卫还击战打越南死亡的人数还多。生产工具的落后简单,生产力的低下、经济的落后,当地人没有更多的劳动机会,土地承包下户,农活做完,没有其他的经济收入来源,挖煤则是当地农民除庄稼而外的主要收入了。

继光村在进入八十年代后,开始出现大学生,当地村民的主要姓氏有黄姓、高姓、马姓、朱姓、包姓和孙姓等。马姓主要在马朝地。祖上从云南宣威迁入,今天盘县境内特别是盘北地区主要的居民祖上大部分都是从云南宣威反迁进盘县的。继光村以前的人文环境有待当地和后来的人们去继续深入的挖掘,现在的人文环境则是比较兴盛的,黄姓、马姓、高姓等都是当地的大族。各姓氏人才济济。早年有从事教育的黄初科先生、有兽医专家马德佐的父亲。马氏在当地行医颇有口碑,过去农村的主要生产资料是牛与马,而老人善于医治牛、马,周边乡镇与村庄有生病的牛马,生病后也主要是请老人去医治。老人和我的祖父关系较好,笔者的祖父和马德佐先生的父亲都为当地的农业生产作出了较大的贡献。我的祖父善于制作耕地用的犁,这些都是当时农村进行农业生产的农耕机要。

改革开放后的人文地理环境,继光村则是人才鼎盛了,有亿万身价的人不少,如黄初玺、高空、黄初跃、孙从敏、马选国等,考取学校在外工作的如黄金、朱文才、包崇刚等都是县处级以上的领导干部,有的在进入二十一世纪后则远赴澳洲留学,如黄永、黄成两兄弟。马氏一族早在九十年代初考上大学的就有马德琼的四个孩子,马昆、马英、马莉、马睿,马德佐的孩子马选贵等。

任何一个人的成长与发展,都和当地的人文环境或多或少的有些影响,间接与直接的经验,或者是口碑留传,大人和家乡父老的言传身教等不无关系。

马德佐先生,从小就生活在一个人杰地灵,环境优雅的地方,当地富集的煤炭资源、加上久走世外,见多识广的父亲的启发,幼时自己学习绘画,后来进入矿山当工人,做宣传工作。

二、改革开放后,下海捞金人

进入八十年代,土地承包下户,沿海改革开放,马德佐先生那时也在矿上上班,由于消息来源较广,勇敢的下海,进入了当时的煤炭市场捞金,组建了柏果镇煤焦经营部,对于企业家的概念有很多的定义,通常的定义是:组织各种生产资料,进行生产劳动的人。从矿上出来,开始组织大量的煤炭生产和煤炭贸易,那时也远销广西、云南。用火车运输。同时这个时期组织煤炭生产运输贸易的人还有朱令稳先生。他们把柏果境内和周边乡镇私营煤矿开采的煤收购起来,运输到用煤量大的地区,从贸易差价之中获利,进行了原始资金的积累。由于煤炭销路的顺畅,同时也就带动了当地小煤窑的蓬勃发展。和地方政府的税收收入。九十年代中期,马德佐先生是当地最为出名的企业家之一,那时的万元户还相当的少,而马德佐先生也进入了千万富豪的行列,是最早下海,获得成功的企业家。进入二十一世纪,煤炭开始进行大工业化生产,马氏在盘县境内入股和组织了多家煤矿的生产,后来,搬迁至黔西南州居住,在多家煤矿也入有股份,在盘县境内,进入二十一世纪发达起家进行煤炭生产的很多企业家,都是马德佐、朱令稳先生带动起来的。常言说:商有商道,官有官路。一个地方的行业发展,都有些先吃螃蟹的人,马德佐先生今天于财富来说,也许不如后起的一些企业家,然而他却是当地煤炭行业的引导者和奠基人。如果没有马德佐和朱令稳等先生前面的拓步,我想今天柏果境内甚至盘县境内没有这么多煤炭行业方面发达的企业家。

三、企业的航海人,绘画的探索者

马德佐先生不但是故乡较早的企业家,还是故乡较早的画家,盘县境内较早的艺术家有余兴洲、余兴权、谭安贵等先生,民国时期最为出名的当数张道藩先生,而在艺术界来说,马德佐先生早在八十年代就和余兴洲、余兴权、谭安贵等先生齐名了,并且在早期就远赴贵阳和中国的写意画大家杨长槐、王振中先生等学习绘画技法,杨长槐先生擅长画山水,特别是水的大写意画,在全国来说无人能及。水的神态与神韵画得惟妙惟肖,栩栩如生。你看到不是一幅画,而是一幅幅流动、跳跃、奔腾、咆哮的山水,欣赏他的画,你会感觉的水的轻灵、水的自然、水的柔和、水的亲切都体会到了。而王振中先生则是中国山水花大师李可染的学生。笔者在2011年,因为出书的缘故,想请人在书中插一些插图,因此,联系和拜访了马德佐先生,马德佐先生虽然在我童年的时候就闻其大名了,而真正遇见则是2011年。那次在去兴义的路上,我丢失了贵阳九十多岁岁两位老人合创送我的一幅画。忘记在去兴义的火车上还是去兴义的客车上了。因此,那天,我的情绪一直是不安宁的。

在兴义,遇见马德佐先生也是晚上,我简单的说明了来意,马德佐先生说:我推荐一个人给你画。后来,由于出版社出版的原因,时间较为紧张,我联系了在中央美术学院读研究生的朋友,用版画制作了几幅插图,交出版社了事。

在兴义期间,我逗留了一天,第二天,还看了马德佐先生的画室和他收藏的画,其中有二三十幅是当代名家画的画。如杨长槐的、王振中等先生的画都有。马德佐先生对于绘画的热爱一直没有间断,在他的画室,我看到他创作的一幅还未完成的山水画,远处的青山、近处的草木,雾霭层叠,虽然还没有画完,然也可以看出笔力与功底之深厚了。

我和他说:我在云南期间,在昆明创库,遇到一些搞艺术的朋友,他们问我是哪里人?我说,我是盘县柏果的,其中有两个朋友说:你们老家哪里,马德佐先生的画应该是能够走得出来的。马德佐先生说:中年时期,忙于生计与生意,没有静下心来去作画。我说应该多举办画展,印刷画册。他说:他想把他收藏的画,先整理出版印刷出来。然后在柏果中学等举办一次画展。那时,我对画的策展、运作还不熟悉。从兴义回来后,也就再也没有遇到马德佐先生,他的电话也失去了联系。

马德佐先生至今还保存着,他从小练习绘画的手工抄写的绘画技法,他说:小时候,根本没有作画的学习资料,知道哪个地方有,都要想法设法找来,自己用手工抄写和绘画下来后,再拿去还人家。

我想,晚年后的马德佐先生,从企业的江湖逐渐的退隐之后,他从小的爱好,作为画家的梦想,应该有更多的时间去完成与实现了。企业家与艺术家双栖的人生会更加的精彩。

标签:盘县 兴义 煤炭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生活随笔】逆龄生长 后一篇:【杂文评论】浅谈知青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