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翠花嫂与铁牛哥的过年生活 皇甫铁牛 苏翠花

枯灯石佛

分享人:枯灯石佛

2016-09-01 | 阅读:手机版

翠花嫂与铁牛哥的过年生活

杨广虎

我和翠花嫂、铁牛哥是小学同学,他们俩小学没有上完就回家种了庄稼。翠花比我小,只不过因为铁牛比我大,翠花跟铁牛结婚后,按照辈分,我要叫嫂嫂了。

我上高中的时候,铁牛就和翠花结了婚。农村人爱开玩笑,有人开玩笑:“嫂子的沟蛋子,兄弟的一半子”。我们三个关系很好。铁牛哥从小就长的五大三粗,跟个黑炭似的,但身体健壮,力大无穷,打架没有人能摔倒他,扳手腕没有能斗过他。就是太瓷实,学习不上劲,爱抄我作业,我俩关系不错;长大了,他还是老样子整天嘻嘻哈哈,没有心眼,像个弥勒佛。聪明灵光的翠花因为母亲常年有病在床,就退学了。离开学校的时候,我看见她偷偷抹着眼泪。平时见不上,结婚后,地里也刨不出个啥,铁牛就和翠花去城里打工。一年只有过年的时候,回家碰上,喝喝酒,聊聊天。

当我上大学的时候,翠花就和铁牛接连生了两个“带把的”白娃娃。铁牛他父亲去街上痛快地买了一只奶大超凡的山羊,要给孙子喂奶。村里人有人骚情说,铁牛不光力气大能把碌碡举起,还在翠花的自留地里能喋活。翠花屁股大,走路一摇三摆,一看就是生娃的料。铁牛听了,笑笑而过。过年回家,父母就催我结婚,有时候还要我像铁牛学习,早早结婚生娃。见了铁牛,我都有些不好意思。铁牛倒很大方,掏出烟来,发我一根,我说,不抽不抽。铁牛装作生气,说,这又不是毒品,怕啥?难道你瞧不起我了?我忙说,喝酒喝酒。

不胜酒力的我,自然被喝倒,在他家吐得晕天黑地。铁牛醉醺醺抽得满屋都是烟味。翠花嫂静静地打扫了卫生,说,你们兄弟一年难得见面,好好闹闹。

铁牛拉起我,又喝。我说不敢再喝了。铁牛说,喝!是兄弟就喝!农村人图个啥,不图升官发财,就图人丁兴旺,挣了钱不喝酒弄啥?不像你读书买书作文人光祖耀祖!我连忙说,我羞先人呢,还光祖耀祖搞文雅呢,都不如你!媳妇还不知道在哪个丈母娘的腿上抽筋呢!喝喝喝!

又是一场大醉。

毕业后,我忙于找工作,当房奴、孩奴,很少回家。过年也是匆匆忙忙。碰上了铁牛,也是说几句话就走。明显地感到,我们都老了。我的孩子在上小学,铁牛的两个娃娃都上大学了。听母亲说,两个孩子很争气,一个毕业留在了广东,一个毕业去了北京。铁牛和翠花两口子也没有闲着,离开了村里,一个给广东的儿子看娃,一个给北京的儿子带娃。

这是好事。没有关系,没有后台,没有气质,只能靠实力。不想今年过年回家,我碰到了铁牛和翠花。老哥俩、弟兄们不免喝上一次。

铁牛说,哎,忙活了一辈子,老了老了,却要背井离乡去广东给大娃看孙子。那里天气阴湿,米饭吃不惯,人人开口必讲钱,我天天想回家,窝心很。可又一想,自己不去看咋办?儿子要看丈母娘、老婆、孩子颜色,自己不去谁去管?

翠华接着说,为了儿子,我也豁出去了。北京那个雾霾,比咱们这里黄土地的龙卷风还厉害!啥也看不到,像是呆在坟墓里,嘴里好像吃了胡基疙瘩让人难受很。我也给儿子帮不上啥,说是看孩子,咋啥文化也不懂,就是接送一下,怕孩子给拐卖了。你说说,过去农村有人拐卖,现在咱城里也有人敢明目张胆了?

我没法说,这是一两句话说不清楚的。村里秀嫂更可怜,催着三十好几的儿子结婚,不知道儿子从哪里领回个大肚子姑娘,奉子成婚,生了孩子两个人跑了,听说搞传销发大财了,跟失踪一样,不给钱也不打电话,害的秀嫂一把年纪管着孙子不知道何时是个头。

喝喝喝,喝酒!铁牛和我喝着酒,指挥着翠花去弄菜。他说,我都六年没回家了,亲戚朋友都没了,空心的村里没有人气,连狗都懒得叫唤了。

我也是。我说,回来连找个喝酒的都没有。

老了老了。天各一方。铁牛喝着喝着,老泪纵横。

老了老了,你们分居。我连忙止住铁牛,不喝了,不喝了。

喝喝喝!翠花端起来酒,我自从嫁过来,给铁牛父母当保姆,送走后,又给铁牛当保姆,接着给儿子、孙子当保姆,一辈子也亏欠自己了!不要说出国开洋荤,铁牛连个悄悄的情话也没给我说过,不要说年轻人兴的那个情人节送朵红玫瑰!

红玫瑰能当饭咥!铁牛睁着铜圆眼说,翠花,你不要喝了,给我们擀面去,吃完饭,还要去山后面你娘家看你大,老汉七八十了,也不愿去敬老院,一个人孤零零守着那座山不愿意离开。

不吃了不吃了。我说,你们两口六年了,难得过年团聚一次,我就不掺合了。

吃,要吃!铁牛明显有些醉了,说,电视上有句话叫,翠花,上酸菜!酸菜不上了,面要吃的,不吃面,咋算吃饭!喝倒了,咱们三个人就今晚睡在这热炕上看春晚!

哈哈!喝喝。自酿的。我说。

喝!让我也尝尝这酒味道。翠花说,你们男人说酒是好酒,酒是好味道,怎么这么苦呢?哎,男人们都是骗子呀!

女人骗子也不少!我说,你看看,那些骗婚骗钱的,女的还有越南的呢!

这个世界,谁也骗不了睡,谁也被谁能骗,哈哈,自己把自己先骗醉!铁牛说。

那当年,你们是谁骗谁的?我问道。

当然了,是她先看上我的。铁牛吹起了牛,嘴上跑马。

你羞先人羞先人呢。翠花说。

我喝的颡疼了,看来回去要跪搓板了。我趁着有几分清醒说,你们好好团圆一下,六年了!我回去也要和娘说说话。

挨球的,当了城里人,扎啥势呀!继续喝!铁牛说,不过,和你娘应该多唠唠。那面不吃了!

都是兄弟,地球村的。不吃了,明天再吃!我忙提溜走了。

明天一定来!翠花嫂招了招手。

2016年2月22日元宵节

来自杨广虎个人新浪博客.

标签:皇甫铁牛 苏翠花 黄埔铁牛 苏翠花 皇甫铁牛和苏翠花原文 铁牛 儿子 孙子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散文随笔】留给儿女子孙最救命的财富是什么 后一篇:【读书随笔】蒲伋:由《故乡》而想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