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从纳男妾、改嫁、缠足看古代妇女地位的沦落 强迫男妾变装缠足sm

幽夜西宁

分享人:幽夜西宁

2016-09-12 | 阅读:手机版

一部《二十五史》,从一个侧面说,也是古代中国妇女的辛酸史、血泪史。所谓“三寸金莲”正是封建时代中国妇女屈辱的名片。中国古代妇女的地位,从上古之末就呈下降的趋势。汉朝董仲舒提出“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妇纲”,其中“夫为妇纲”就在強调妇女的从属地位。因当时社会并未普遍认同,妇女地位尚不十分低下,也没有守节之说。宋以后,在道学的摧残下,妇女地位乃江河日下,广大妇女坠入苦难的深渊。明清之际,广大妇女彻底沦为传宗接代的工具和男人的附属品。直到新中国建立,妇女才实现翻身解放。了解一点 妇女地位的历史变迁,对彻底实现和维护男女平等是有必要的。

古代男有纳妾之说(直到解放前都存在),也有女纳男妾之说(多为养情人)。《战国策》记载,秦宣太后(羋月)病将死,下令说:“为我葬,必以魏子为殉。”魏子是宣太后宠爱的男子。魏子听说要自己陪葬,十分害怕。庸芮替他去说情,对太后说:“何为空以所爱,葬于无知之死人哉!若死者有知,先王积怨久矣。”太后闻言,惧于死后无法向先王老公交待,只好作罢。

汉朝公主不避纳男妾(非明娶,乃明养)。汉武帝姑馆陶公主寡居,宠养董偃10余年。为使董偃见皇帝,公主献长门园地。武帝喜,幸临公主家。公主引董偃见武帝。史载: “帝大欢乐,呼为主人公。”又,武帝女儿鄂邑盖公主寡居,以长姊身份侍奉幼主昭帝。公主私通丁外人,昭帝和执政大臣霍光不以为怪,反召丁外人入内侍奉公主。后来,大臣上官桀、燕王旦竟上书为丁外人求封候。霍光不同意才没成。

南北朝的宋代,山阴公主淫恣无度,对当皇帝的弟弟说: “妾与陛下虽男女有殊,但都是先帝儿女,陛下后宫数百,而妾只有附马一人,不公平,为何如此?”帝闻言为公主安置男妾30人。

以上虽为宫廷丑闻,但也说明当时女子地位尚不太低,社会对纳男妾、养情人现象不以为怪,更谈不上对伦理的大逆不道。让人吃惊的是,在历史上最荒淫无度的北齐,竟出现了“北齐百官无妾”的现象。史载: “将相多尚(娶)公主,王侯率取后族,故无妾媵,习以为常。举朝略是无妾,天下殆娶一妻。”以至社会上“以制夫为能”,妇受屈于夫反为人笑。可见当时风俗,女权一时兴盛。《廿二史札记》说: “使男事女,夫拙于妇,逆阴阳之位,故多女乱,是汉时已有此陋习。”作者赵翼虽为一代文史双雄,却是封建头脑,难怪如此不满。

古代妇女地位的变迁,在对改嫁一事的态度上泾渭分明。大致在唐以前妇女再醮不遭非议。史称五代后周太祖四娶均为再醮妇女。适宋朝初期,范仲淹之母,邹近仁之母皆再嫁他人,由子奉养,时人不以为丑。叶适《翁诚之墓志》云: “女嫁文林郎冯遇,夫死,再嫁进士何某。”秉笔直书,当时不以为异焉。大家耳熟能详的实例: 汉朝有卓文君再嫁司马相如,还是私奔;三国有蔡文姬,曹操牵线再婚;均无人非议。可见宋初以前贞节之说尚未实行。历史上,虽《曲礼》“男女不杂坐”,《孟子》“男女授受不亲”之说由来已久,社会并不普遍实行。到北宋以后,贞节之说在道学的推波助澜下,日益猖蹶。伊川先生先有“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之言。道学的存天理,天人欲,使封建伦理变本加厉,妇女首当其害。两宋才女李清照、胡与可诗文都在男人之上,就因为再嫁,颇受后人指谪,恶声不绝。宋以后,什么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什么从一而终;什么饿死事小,失节乃大;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等等,封建枷索都套在了妇女脖子上,压得广大妇女透不过气来。还有遍布的贞节牌坊,分明就是妇女命运的墓碑!

古代妇女地位卑下的标志是缠足,缠足是古代中国独有的丑恶现象,具有残忍、愚昧、落后的典型特征。妇女守节的提倡源于道学,缠足之弊旧说源于文人,起因于男人玩弄女子。《湛渊静语》说: “伊川先生之族,尚蕃居池阳,妇人不缠足,不贯耳。”可见道学者流与缠足无关。缠足之始,无从考证,宋以后却有实证。至明清尤烈。清朝入关,曾一度禁止,然恶俗所向,无坚不摧,禁令不久就撤消。民国元年才明令禁止,然并不彻底,缠足仍苟涎残喘了若干年。

所谓“三寸金莲”,曾偶尔见过,真乃盘根错节一木桩,奇丑无比。而古代男士却视为宝,如文玩一样把玩,其审美观念的扭曲只有变态一词可说。缠足不仅损害了广大妇女的身心健康,也极大地破坏了社会生产力,是封建社会肌体上的毒瘤。我看《红楼梦》等影视剧,有时想林黛玉、宝钗、王熙凤等美女,踮着小脚在舞台上扭来扭去,可有美感?那些武艺高强的女侠,一双“三寸金莲”如何叱咤风云?

追溯历史,是为了珍惜现在。在大体男女平等的今天,常有人说应该让女人回家,靠男人工作养家,我每不以为然。妇女的解放根在经济地位的提高,失去了独立的经济地位,也就失去了家庭的话语权和社会话语权。我身边就有这样的例子,女人没工作,只好一切听男人摆布,连离婚都不敢,没有生存能力,只能忍气吞声。如果全社会都如此,恐怕还得走老路。当下,家庭还有大男子主义遗风,社会还有重男轻女倾向,真正实现男女平等还有待时日。今天的妇女,如果梦想依赖男人生活,当一只鸟笼里的金丝雀,将失去自己最宝贵的东西一一独立和自由。

标签:强迫男妾变装缠足sm 男妾 缠足 重生之极品男妾 妇女 缠足 地位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散文随笔】不是每种花都能结果,但每种花都有自己的花季 后一篇:【杂文评论】严肃公考,岂容泄题伤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