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随笔】想起了父亲的爱

半杯豆浆

分享人:半杯豆浆

2016-01-28 | 阅读:

早想写篇文章纪念已逝去的父亲,可是心中犹豫,父亲是个普通人,没有轰轰烈烈的事迹,写什么拿不定主意。写他能干吧,他是身强体壮,无论是在农村种地,还是后来在城市做工,养家糊口绰绰有余。写他善良吧,他一向人缘好,平时少言寡语,从不和别人争执,待乡亲们、邻居厚道。说他节俭吧,他一生不吸烟喝酒,唯一的爱好就是听评书。说起他对社会的贡献,那只有拉平板车运送建筑材料,算是为社会主义大厦添了砖瓦。唯有对我的爱深似海,即使我有如椽之笔也写不尽。

早年,父亲从农村来到城市,由于是文盲只有出苦力,他知道没有文化的难,为此自小就教导我要好好读书,所以我一直是个学习好的学生。他特别尊重老师和有文化的人,我的几任班主任都来过我家,和父亲成为朋友,曾记得文革期间凡需要填写表格,都是老师帮助完成的。文革初期各种书被查禁,他就托朋友到处为我借书,让我多接受知识。为此,与同龄孩子比,我真多看了不少的书。邻居都知道我是个爱读书的孩子,也为我以后的成长奠定了基础。后来我分到煤矿工作,他知道有个推送工农兵学员的机会,就四处奔走多方筹谋,最终使我圆了上学梦。再后来他病重住院,也不让我请假陪伴,以免影响学业。他没有等到我毕业就去世了,我非常遗憾。

父亲对我的疼爱真是说不尽,吃的好、穿的暖自不必说,我小时候经常喝牛奶,这在普通家庭比较少见。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家家困难,我没有挨饿真多亏了父母。记得家里的饭菜好吃的是我的,由于粮食很少,父母就吃野菜,他们饿着也不让我饿着,我儿时的伙伴谁不羡慕我。听说我小时跟着父母拉平板车,夏天爱吃西瓜,当时有种小西瓜叫“风秧”,我常坐在车上叫“我吃小风秧”、“我吃小风秧”,父亲就买给我在车上吃,他们拉着我走,我在车上吃的顺着肚皮流瓜水,天伦之乐其乐无穷,每想到此处眼中已湿润。真想再回到父母的身边,亲耳倾听他们的呼唤。

父亲对我最大的爱,就是他的处世态度,影响很大也受益匪浅。他一生秉持的原则是做老实人,好人有好报,他认为对的一定要坚持。我的伯父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在乡下饿死了,不久伯母带孩子改嫁了,父亲从此断绝了和她的来往,他还是坚持传统的观念。再有就是为了把我从井下调地面工作,他花钱送礼托矿务局的朋友帮忙,人家礼是收了没有办成,也没有回话,有人劝他去找,父亲一笑置之,说相信自有报应。我的性格也是这样,前些年单位里好朋友拉我倒卖煤炭,我干了几次发现江湖险恶,不是我等技术人员出身的能应付的了,就坚决要求退出,不惜得罪朋友。后来他们受骗了,我朋友至今没有工资,拿来抵损失款,想起来都后怕。我在单位也人缘好,后来有了困难大家多伸手帮助。父亲对我性格形成的影响,这精神财富我享用不完。

父亲的爱还有许多许多,写在这里的少之又少,我将在心里永远铭记。

标签:父亲 朋友 父母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生活随笔】雨中无泪 后一篇:【生活随笔】记忆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