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随笔】游惠水长顺

爱吃的肥肥

分享人:爱吃的肥肥

2016-01-28 | 阅读:

“白云寺间白云飘,杜鹃湖上杜鹃红,惠水长顺风光好,不比一路兄弟情。”这是我酒醉后喊出的一首打油诗,却也是我惠水长顺之行实实在在的感受。

偶有一个休息的周末,受朋友杨林的邀请,我与之及新老朋友十余人到黔南的惠水县和长顺县踏青。这两个地方我曾经路过多次,却如过客般从未停留。一大早,我们先来到了位于贵州中南部的惠水县,当地朋友热情地迎接我们。惠水县自五代起到如今已有一千余年的历史,世居在这块土地上的汉,布依,苗,毛南,壮,彝,水,回等民族,经世代耕耘,今天的惠水已经成为贵州著名的稻粟之地,桔果之乡。我们此行的目的地是位于惠水县西南面的九龙寺景区。这个景区有九座山峰,以左三、右三、后三的顺序排列成一把天然的大椅子,中间另有一座小山峰傲居主位,清康熙年间,开山祖师古源禅师云游至此,以其高超的佛法感得种种瑞应,定义此山乃天然的“九龙浴佛”圣地,创建了九龙寺,至今已有三百多年,只是因为历史和地理的原因,一直不为外人所熟知,寺院也于解放前毁于盗匪,片瓦无存。2007年,经过两年的翻建,一座规模宏大,殿宇重叠,蔚为壮观的寺庙再次展现在世人面前,现在已经是贵州省最大的寺庙之一。九龙寺建成后,使九龙山一时变得热闹非凡,方圆百里游人香客、善男信女云集于此,朝山拜佛,观光揽胜,络绎不绝。

站在九龙山脚抬眼望去,三棵参天古树肃穆地挺立在九龙寺的山门前,每棵都高达数丈,据当地人说已有400多年的历史,它们犹如威武的将军,日夜守卫着山门。我们沿着一道百余级的台阶进入了寺庙。寺庙的前殿供奉着弥罗佛祖,中央是一块宽阔的空地,空地中间摆放着一个3米多长的香炉,两侧是僧众们的住所和出售佛家用品的商店,香炉后面是寺庙的大雄宝殿,只见里面烛光闪闪,香烟缭绕,几名香客双手合什跪拜在佛祖面前。我并不知道他们在祈求什么,不过我想,家人平安应当是人们最大的愿望吧!

九龙山的植被保护得很好,山上树林郁郁葱葱,厚厚实实,树叶上滴滴答答地滴着清早刚留下的雨水,几处野花在层层薄雾缠绕下显得分外妖娆。山谷右侧流出一眼清泉,当地人称之为“跪井”,因为在过去想要品尝这股泉水,只有跪下才能喝到,现在已经修筑了一个半人高的池子,人们随时可以取用。下山时,我走到泉边,捧起一捧泉水洗了一把脸,泉水十分冰凉,抹在脸上感觉特别舒服,心也似乎也一下子宁静下来。

离开九龙寺,我们被当地的朋友引到了惠水县城的一个小吃城。朋友准备了一桌丰盛的午餐,主菜是马肉火锅,配上了当地的酸菜、泡黄豆等几道可口的小吃,还抬了整整一箱白酒。为了继续接下来的行程,经大伙儿商量,决定由我来开车,我也因此免去了喝酒这回事儿。

惠水马肉果然名不虚传,马肉被煸炒得很干,加上红辣椒、生姜、芹菜以及各种香料,可真是色香味俱全。我连忙夹了一口放进嘴里,感觉口味适中,而且非常有嚼头。另外的几道小吃也非常有特色,其中,有一碗酸菜特别受大家欢迎,我们连续要了三份。

“来,我们干一杯!”惠水当地的朋友端起酒杯说道,“咱们兄弟好久没有这样聚在一起了,今天咱们不醉不归!”大伙儿连忙端起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

喝酒的节奏变得越来越快,朋友们你一杯、我一盏,甚是痛快。席间,我认识的两位新朋友让我非常感动,他们从长顺县远道而来,专程来接我们去做客,打算引我们到白云寺和杜鹃湖游玩。

“来了都是客,小杨,来干一杯。”惠水的老丁端起酒杯,冲着长顺的两位朋友说道,“你们来抢我们的客人,那就得多喝几杯。”

“不行,接下来的事情我还要安排,老丁哥,你就放过我们吧,我少一点。”小杨推辞道。

杨林连忙出来当和事老,说道:“是的,我们答应小杨他们下午去长顺,老丁你就放过他吧!要不,我作陪,小杨少点。”说着,杨林端起酒杯。

老丁见状也只好作罢,抬起手中的酒杯也一口喝掉。小杨笑了笑,轻轻地抿了一口。然后,悄悄地对我说:“兄弟,你没有喝酒,你给杨哥说一下,下午的路程还长,中午就喝到这里吧!”我连忙点头答应,轻声地提醒杨林。

终于,在杨林的再三请求下,惠水的朋友总算同意让我们离开惠水去长顺,大家握手告别,说好明天从长顺回来再相聚。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来到了白云寺。

白云寺位于长顺县改尧乡北面,在海拔1442米的白云山上依山而建,历经数百年的沧桑,寺庙看上去已经有些萧瑟寥落,原来的红墙碧瓦已经失去了颜色。然而,就是这样一座破落失修的古庙却被称为“西南帝王佛教圣地”。据朋友介绍,白云寺前身为罗永庵,始建于元代至正年间,至今有前600多年的历史。传说明朝建文皇帝朱允文在朱棣兵变后,几经辗转由滇入黔,望白云缥缈而舍身于此,并改其名为“白云寺”取法名“应文”。在白云寺左侧的石崖处,当年建文帝栖身的石洞——天子硐依稀可见,洞内,一张石床静静地躺在那里,似乎在诉说建文帝的无限伤感和万般无奈。

在白云寺里,一个带发修行的居士特别引人注意,只要有香客入寺,他总是双手合什,口念阿弥陀佛迎接远道的客人,然后就向人们讲述白云寺那尘封已久的故事。刚开始,我以为他无非想让香客多捐点香火钱,可后来才发觉,我的想法是错的。后来,我知道他就是一个一心向佛的人,因为他不仅介绍寺庙的历史,还劝说人们向善,说来世会有好报,至始至终没有提钱的问题。当我们离开时,他又站在山门前双手合什目送我们。

离开白云寺,我们直奔长顺杜鹃湖。杜鹃湖是一个长达7公里的人工湖,每年的四月份,山上的杜鹃花盛开,红彤彤的,像一团一团的火焰,非常漂亮。我们来到景区时,天色已晚,天空中还飘起了绵绵细雨,只见群山环抱的湖面上烟波浩淼,山上烟雾缭绕,隐约可见几处火红的杜鹃花。

由于我们晚到,杜鹃湖上的游船已经停运。这下,可忙坏了长顺的朋友小杨。为了不让我们扫兴,他跑上跑下给景区的管理人员和开船的师傅说好话。也许被他的诚意打动,景区同意开出两条快艇送我们游览杜鹃湖的风光。

快艇飞驰在湖面上,凛凛的湖风和溅起水花狠狠地砸在我的脸上,十分冰冷。我抬头朝远处望去,天空阴沉,层层叠叠的灰云重重地压在湖面上,四周的群山也罩上了一层浓雾,看上去灰蒙蒙的。我主动与小杨聊了起来,这才知道他实际上比我年长,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而且非常爱好写作,朋友都说他在单位上是一个“笔杆子”。

暮色愈发浓重,远山近树的轮廓都已模糊,湖面的颜色也愈变愈深,景区的游人陆陆续续离开,我们也只能带着一点点遗憾离开杜鹃湖。

酒,又是狂饮!来的时候,我就听朋友杨林说县里的朋友不仅热情,而且都是海量。中午不喝酒的小杨好像换了一个人,一开始就把三瓶白酒打开,说今晚不回去了,大家要敞开喝。大伙儿都被小杨一天的热情接待所感动,也不推辞,畅饮起来。

渐渐地,我醉了,朋友杨林提议大家一起敬小杨一杯,感谢他的盛情款待。我借着酒劲喊道:“白云寺间白云飘,杜鹃湖上杜鹃红,惠水长顺风光好,不比一路兄弟情。”

杰子

2011、05、09

标签:长顺 惠水 杜鹃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游记随笔】岳阳行,岳阳情 后一篇:【游记随笔】登山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