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随笔】梦在三峡

梅兰君子

分享人:梅兰君子

2016-01-28 | 阅读:

我喜爱长江,源于从小喝母亲河的乳汁长大;关注宜昌,源于多年前邂逅生命中重要的朋友和工作于此的同学;而迷恋三峡,却是源于对举世瞩目三峡大坝的震憾以及对三峡风光的心驰神往。今年的国庆黄金周前期,天公不作美,恼人的秋雨飘落不停,我于是改变张家界自驾游的计划,首选到宜昌乘船而上,了却心中多年来畅游三峡的夙愿。

18年前的深秋,我第一次到宜昌,那是一个霜叶红于二月花的季节。我有幸被安排到宜昌一家国有交通单位实习,实习地点就在葛洲坝下游的三江口处,依着秀丽挺拔的笔架山,傍着日夜流淌的三江水,我做着未来的梦。不管是俊美的山峦,还是清清的河水,宜昌的一草一木,都是那么多情。

宜昌干净、整洁、文明,身在城市,不见城市的喧嚣,安静得像一位身在闺中的少女。是一泻千里的峡江,在楚蜀交界的地方,冲出她少妇般柔美的身段,两边是逶迤的群山,中间的一片树木葱笼的地方,就是宜昌城,这是上帝的杰作。她依山傍水,四季分明,一年四季,鲜花绽放。每年的八月,大街小巷,都是丹桂飘香。每到夜晚,躺在床上,推开窗棂,望着一轮明月,呼吸空气中流动的花香,那是神仙的日子。所以,凡是到过宜昌的人,大都会爱上这里。

从此,我与美丽的宜昌结下了不解之缘。唯一的缺憾,就是实习时间太短,没有机会游览雄浑壮美、如诗如画的三峡奇景。

离开宜昌后,我经常在梦中,与宜昌亲密接触。我知道宜昌有很多值得我留恋的地方:这里素称柑橘之乡,占全国柑桔总产量的6%-8%;还素称石头之乡,得名于三峡石的奇形怪状,神态万千;还素称美女之乡,是沉鱼落雁之美的和亲使者王昭君的故里;还素称电都之乡,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工程为中国的动力之肺;宜昌还素有巴楚文化之乡的称呼,远古卓越的政治家、爱国诗人屈原的出身地就在这里。

勤劳文明的宜昌人,因水而生,因水而媚,因水而荣。这样一个山青水秀,人杰地灵的地方,有谁不原意去欣赏她,又有谁不忍心去赞美她呢?

18年后,我终于有机会重返宜昌。旅行大巴在青山绿水中穿行,抵达宜昌三峡客运中心站,已近黄昏。接团的导游清点人数之后,带领我们换乘翻坝专用车。经过一个小时的车程,赴太平溪登船。

踏上“咚、咚……”作响的甲板,迈过狭窄的跳板,依栏缓行,一种久违的亲切感油然而生。离开船上的生活已有18年之久,18年前,与同学、船员们朝夕相处的日子历历在目。而18年后的今天,故地重游,物事人非,宜昌比以前更繁华、更美丽,在感叹岁月无情的同时,我突然想起一句成语:什么叫苍海桑田?

沐浴在三峡的秋风里,远方的青山在夜色中逐渐模糊,弥漫夜空的铅灰色的浮云,遮掩了月色和星空。

江面上灯火闪烁,寻着光亮觅去,是渔火?是航标灯?是盘旋山路的车灯?还是迎来送往的船舶照明灯?……在朦朦胧胧的夜色中,愈发显得扑朔迷离起来。

伴随耳边的,是船体破水前行的“哗哗”流水声,夹杂着过往船儿忽远忽近、忽密集忽稀疏“隆隆”的机器轰鸣声。

借着星星点点的弱光,岸边的群山,见不到它的葱翠。只是随着船只的移动,变幻着它们的轮廓,神秘莫测,似一幅幅黑压压的巨幕倾倒过来,伸手可触,却又不及。

登上观景台的甲板,凉风轻袭。让江风,肆意翻飞起我的头发,亲吻着我的脸庞,抚摸着我每一寸裸露的肌肤。作一个深呼吸,离开尘世的喧嚣,洗净一身的尘华,让心儿飘在这风中,伴着这渔火,环抱这群山,附和这夜空,随着激起的层层波浪荡漾开来……我就这样,情不自禁地沉醉在这三峡的夜里。

不到7点,游船上传来清脆柔美的广播:“乘客您好!今天是10月6日……”惊醒了清晨的宁静。游船不知何时泊于这如此幽深静谧的山峦脚下,清清的泛着浪花的溪流入口。洗漱完毕,从甲板上、船尾处传来阵阵隐隐约约的欢呼声。

匆匆用过早餐,按捺不住好奇,迫不及待速速聚往船头。

江中冷气迎面扑来。仰望高处,峰峦叠翠的山顶云遮雾绕,一位亭亭玉立维妙维肖的神女俏立岩壁。我想,这大概就是巫山十二峰中最让人叹为观止的神女峰吧。中国古代神话中的巫山女神,也称巫山之女。传说神女本名瑶姬,未嫁而死,葬于巫山,因而为神。千百年来,任风起云涌,她依然痴痴地守护着这一方净土,这一块圣地。

我在想:她是在遥望远方的家乡呢?还是思念心中的情人?是眷恋脚下千帆东去的滔滔大江呢?还是牵挂远离家园的三峡百万移民?我无从考证,但我知道,她就是那么执着,就是那么痴情,以至于专注得只用一种姿势守望,电闪雷鸣,千年不变。

在神女峰的对岸,是位于巫峡腹地的神女溪。我们乘着一片柳叶扁舟进入神女溪中,峡谷的空气受地形的影响,湿气很重,犹如一个天然的大氧吧,让人顿感神清气爽,阵阵惬意直沁心脾。两岸植被郁郁葱葱,巫山神茶———林禽,野生何首乌就是生长于这深谷茂林中。

全长30公里的溪谷两侧,远远望去,稀稀落落有几个小黑点,当游船渐渐靠近时,才看清是停泊的乌蓬船。正在纳闷:如此原始古朴、群岩蔽日的溪流旁,会有何方圣人隐居于这世外世外桃源中?恰时,茂密的丛林中炊烟袅袅,导游的话印证了我的猜想———山高谷深之处,方圆十几里才一户人家不足为奇。山民们世代依山而居,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以种植形如袖珍的土豆、玉米、红薯为主食,吃上一顿外购高价大米饭,对他们来说就是打牙祭。陡峭山壁中,或攀爬岩缝、或系索悬空的“蜘蛛侠”就是他们挖药采茶留下的身影,溪边那飘摇的轻舟,是他们捕鱼和通往山外的交通工具。真可谓是一户一村落,哪里有炊烟,那里就有人家。

轻舟缓缓淌过溪谷,壑谷曲折,时而高山阻隔,时而峰回路转。穿过其间,身于其中,才能彻底领悟“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无边的困境和瞬间的豁然。山谷深处,峭壁万千,怪石林立,竞秀的群峰直耸云端,意欲天公试比高。山涧中,云雾缭绕,恰似神女轻舞纱缦,飘逸在连绵起伏的群山峻岭中。身临其境才能真正感受到描写巫山云雨诗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意境是如此的贴切,如此不为过。如痴如醉,恍如隔世。

溪流深处,海拔1300米的净坛峰(又称伟人峰)巍然矗立,与宜昌三斗坪“毛公山”遥相呼应。山顶之端,一位身披风衣,神态自若的“伟人”凝目北望,腑视群峦指点江山……

神女溪轻快地流淌着,耳畔飘来了导游纯朴的宜昌山歌“六碗茶”:“喝你一口茶呀,问你一句话,你那个爹妈呀,在家不在家?喝茶就喝茶呀,哪来那多话,我的那个爹妈呀,已经八十八……”婉转的歌声回荡在山谷中,悠扬、委婉,空灵得宛如天籁,久久地飘荡在幽深的峡谷……

船在溪中走,人在画中游。是仙境?还是天堂?我就这样身不由己的活在梦里。

游完神女溪,游轮自东向西穿行在峡江之中,两岸满是溢翠浮香的橘林,巫山大桥如一道架起的彩虹横跨大江,一座拔地而起巫山新县城映入眼帘。涛涛江水无情淹没了巫山人民的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土地,却淹没不了勤劳智慧的巫山人建设新家园的决心。在这瘠薄的山梁台地上,他们凭着勤劳的双手、黝黑的双肩,为后辈子子孙孙开辟出了一片广阔的天地。

据说,全长8公里的瞿塘峡,在长江三峡中,虽然最短,却最为雄伟险峻。郭沫若过此曾发出“若言风景异,三峡此为魁”的赞叹。眼前的瞿塘峡随着三峡大坝的蓄水,水位抬升了100多米。江面宽阔,水流平缓,虽不见大江在悬崖绝壁中汹涌奔流气势,依稀却能看出她曾经的雄奇和壮观。两岸碧峰万仞,山似拔地来,峰若刺天云,象一页页巨大苍翠的屏风,又似一幅幅天然的山水画。刀劈斧削的峭壁,时而相逼甚近,时而遥首相望。

瞿塘峡中部西端的夔门,自古就有“险莫若剑阁,雄莫若夔”之誉。只可惜,昔日那云天一线,怒江奔腾天下雄的夔门永远沉封于江里。真想对天长问:“既是天工斧作门户,何让平湖掠夺雄风?”

瞿塘峡口北岸,有一幢幢飞檐楼阁,这就是闻名遐迩诗城——白帝城。史称“刘备托孤”的白帝庙内,塑像栩栩如生,再现了当时刘备托孤的历史场景。踏上那一级级的花岗台阶,寻着古人的足迹,歇座在年代久远石桌旁,眼前仿佛呈现出李白、杜甫、白居易、刘禹锡、苏轼、陆游等文人墨客极目远眺,举樽邀月,挥毫泼墨,吟诗作赋的一幕幕……尤其是诗仙李白的一首“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脍炙人口的千古绝唱,把彩云、猿声、轻舟、重山活脱脱地呈现在世人面前。真想乘一叶轻舟,披一江星月,在猿声的啼鸣中,躺在湍急的波涛上面,把酒临风,一夜漂到江陵……

第三天,游轮开始返航,直奔西陵峡。西陵峡贯穿巴东、秭归、宜昌。位于西陵峡中段宜昌境内,有世界上第一大三峡大坝水利枢纽工程。三峡大坝制高点——坛子岭,形如一个倒扣的坛子而得名。登上262米高的坛子岭,15。28平方公里的三峡大坝全貌尽收眼底,一览无余。奔放的喷泉、飞溅的瀑布、潺潺的溪水,表达了人水合一、化水为利、人定胜天的鲜明主题。左侧的万吨永久性五级船闸,过江船只秩序井然按照上下两条航线竖“一”字排列,等待通行。右侧的三峡大坝,宛如一条出海的蛟龙腾空而起,又如一条银白的丝带连接两岸。

站在185米的水平线上,平视大坝,江面上波光粼粼,一条婉蜒绵长的分流堤,将汇聚大坝的江水一分为二,静态水域通航,动态水域发电。放眼望处,远处银灰色的护河坝若隐若现。与之相邻的是秭归新县城,座落在对岸的半山腰上。临江处,与三峡大坝遥相呼应的砖灰色建筑群,就是新屈原祠。听导游介绍,老屈原祠的屈原墓、名人石刻、山门等,一砖一瓦、一梁一木都是从原有建筑迁移而来,新祠的装饰、灰塑、彩绘均继承老屈原祠的地域特色和传统工艺。

经过一条专用的大坝通道,我们来到了以三峡工程截流为主题的截流纪念园。它的落成,让截断巫山云雨有了历史的见证,使高侠出平湖成为了永恒的丰碑。依立在大型的工程设备下,觉得自己是如此的渺小,脑海中不由得浮现这里曾经的人声鼎沸、如火如荼的施工场面。仰望稳健气魄的三峡大坝,心中不禁暗问:有多少个混凌土浇筑的大型三角体截流块,制服了雷霆万钧咆哮的江水,奠定了大坝的根基?巍然屹立的大坝,承载着几代中国人的梦想,将在防汛、发电、航道方面发挥出最大的效益。巍然屹立的大坝,是三峡建设者用了17载的奋斗、17载的奉献、17年的创新筑起的民族精神大坝。它浇灌了一个民族的脊梁,嵌入了一个民族记忆,见证了一个民族的历程。

巍峨的青山不会忘记你们,滚滚的长江水不会忘记你们,世世代代的后辈子孙不会忘记你们……

回首凝眸,感叹三峡的山之峻、滩之急、水之秀,坝的雄伟、谷的幽深、林的苍劲、溪的欢畅、云的闲暇、雾的迷朦;又感叹于二千多个原貌景观覆水难收永沉江底的遗憾;还感叹于才子、侠客揽尽一江风流的豪情壮志;更感叹于130万三峡人,舍小家为大家,顾全大局的移民精神。峡江滔滔,青山隐隐。带着家乡的泥土和三峡石,离开魂牵梦萦的船歌帆影,叩别黄土下的祖辈魂灵,挥手世代相傍的峡江水,远赴新疆、上海、山东等十几个省市。真想道一声:纯扑的山民,你们在他乡还好吗?终是诉不完,道不尽三峡父老乡亲浓浓的故乡情!

……

游轮缓缓靠近码头,心中却有万般的不舍。慢点,再慢点……别了,美丽的宜昌;别了,多姿的三峡,待到满山红叶时,我会再次投入您的怀抱。只是,我那流连的心儿不知何时才能登岸……

标签:宜昌 巫山 瞿塘峡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岁月随笔】史海沧桑弔名媛 后一篇:【岁月随笔】魂归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