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评论】质疑新词

莫迪卡

分享人:莫迪卡

2016-01-29 | 阅读:

??社会发展快了,新词也造得快,以前市井小民口里的“PK”、“恐龙”、“美女”也都落后了。但媒体造词从不显山露水的,听起来还那么亲切。不像市井流行的新词那么生硬还让人难以琢磨。如果把造假和造词做个比较,其手段都是欺骗。一个目的是效益,一个目的是效应。??法律盲区??常在媒体上听某专家辩解说;“这件事碰到法律盲区,以后要加强立法。”首先该讨论一下法律有没有盲区,该不该有盲区?从大类上有宪法、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行政规章、特别行政区法、国际公约等。再细读一下法律后面常有一条:“其它适用于本法律的。”“法律、法规规定的其它情形都适用本法。”应该不会再有盲区的。说是法律盲区难免有开脱包庇之嫌。??古人云;“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不是还有一个“莫须有”的罪名么。当然,而今是法制社会,不能以莫须有的罪名强加于人。试想农民工能不能闯进“法律的盲区”呢。不大可能!从这点上是不是可以理解法律就不是刚性的呢,说直接一点,法律是不是偏袒某些权势呢。如果真是这样,如果权力凌驾于法律之上、如果法律受权力的制约,人们也就永远摆脱受封建制度约束,无从谈起民主、自由和平等。??也听到某专家说叫农民工兄弟拿起法律武器。这里的法律武器和法律盲区如果把它比成一个是矛,一个是盾。“以子之矛,陷子之盾。何如?”看来“矛”只会选择有的放矢。??弱势群体??既然是群体,应该就有一大帮人。到底弱势群体指的那一帮人呢?是不是以前叫的“无产阶级”。如果弱势群体专指贫困一类也有点牵强。如果指在某一些方面受制于人,又没有主动权。这样面就大了。消费者是弱势群体、无权势者是弱势群体、身体残障都是弱势群体、学生是弱势群体、妇女儿童是弱势群体…可以说全人类是弱势群体,这样说来狮王才是真正的王者。说狮王是真正的王者也不妥,人类才是站在食物链的顶端。可谁又愿意逃脱弱势“群体”去与“王”为伍呢。??讲个故事更能说明问题。某城在建设一个形象工程,其中涉及到拆迁。就有这么一个钉子户,(俗称刁民)左说右说就是不搬迁。拆迁办通过调查,钉子户并无背景,也无朋友在媒体,拆迁办果断采取必要的,非常人性化的措施。断水断电自不必说,一是在其出入路口挖取5米深的壕沟。二是子女遭学校遣返。三是其表妹夫在地税局停岗,直到其搬迁后再上岗。是谁乖乖就范自不必说了。这里到是拆迁办在扮演弱势群体的角色,一没有把钉子户五花大绑地游街示众,二没有让其受牢狱之灾,只是“放之任之”。这些措施和“诛九族”没有关联的。我觉得到是刁民有意为难政府。一点也不从大局出发,支援国家建设。后来钉子户搬迁了,再讨论谁是弱势群体也就没有必要了。??但在许多领导口中一提到“弱势群体”一般是要冠名“关怀、关心、关爱。”可谁又从中真正体验到其中的“爱”呢。爱是行动,爱是发自内心的真情流露,而不是口号,也不是形势。最可怕的是领导者和被领导者有一方是弱势群体,将是封建时代产物沿袭。??农民工??听起“农民工”这词好像还是原来划分的阶级成份。地主是永远脱不掉的帽子,让你羞辱一辈子。有“农民作家”、“农民企业家”、“农民义务工”……这些人一定要冠以“农民”的帽子给别人,好像和农民有着某种渊源。要不是取笑这些人的出身低微。??现在“农民工”一词应该是农民身份的人从事了其它产业的劳动。为什么要在前面定义为“农民”。其目的为何呢?其价值又有几许呢???听得看得最多的当然算农民工,试举几例。“农民工手醮着吐沫,喜滋滋地数着要回来的拖欠工资。”“老大娘接过干部送来的粮油声泪俱下的地说;感谢政府。”“农民工手拿着春运火车票高兴地说;今年可以回家过年了。”“在工地,领导头戴安全帽,一边鼓舞人们的士气,一手送瓣西瓜给农民工。让农民工激动得泪流满面。”“今年丰收了,老大爷守着金灿灿的稻子喜笑颜开。”天呐,这是关心农民工,还是把农民工当作导具使用呢。??在某些人心里如果不能除去农民的帽子,恐怕永远也摆脱不了对农民工的歧视。当然这和美国的种族歧视有着本质的区别。他们是“资本主义”,而我们是“社会主义”。其实在农民工的心里没有更的多奢望,贫点苦点不算什么,受点委屈也不算什么,只是想不再导具了。??听证会??大凡许多农民工还不知道听证会是舍玩意儿。听证会可以理解为,听取各方意见,再通过专家论证其可行性。但也有许多听证会是农民工参加的。如春运火车票、通信费、水暖费提价等等,都要通过听证来解决问题。提价真的就要通过听证通过吗?农民工一票否决权就有这么大的作用吗?其实不然!??通常听证会参加方很少一部分是消费者,其中有运营商、物价部门、主管部门、还有些权威学者或法律界人士等。按照民主程序来说,其中消费者的一票有多大的分量不言而喻。这样的听证会不是在做秀,也是某项决定的护身符了。上次长春提高暖气费,收费方从各个角度列举一大筐提价理由,而消费者只能从“个人利益出发”说点意见。又有那个消费者能从经济、法律、个人承受能力分析出个十条八条理由来呢。更有甚者,某水厂水费提价,弄个民主测验,水费从1.2元/吨提高到2.4元/吨、2.8元/吨。3.2元/吨。三个答案供人选择。人们选那个答案就不必猜了。到是水费100%的提价顺利通过了。??这样的听证会有多大的意义呢?其实听证会只是掩人耳目罢了,收费部门更是理直气壮了。

标签:农民工 弱势群体 法律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散文随笔】【雪~魂】 后一篇:【时事评论】当理想照不进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