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随笔】抽烟 吸烟正确的吞吐方法

血色妖姬

分享人:血色妖姬

2016-11-03 | 阅读:手机版

我不太爱抽烟,但也不是说不抽烟,但相对于那些老烟枪来说,我缺少的是一种“瘾,”和嘴上炉火纯青的口头功夫。

大多数人抽烟更多的是为了一种“瘾”,这种“瘾”一声声的催促他,要吧嗒几口,吞云吐雾。我则不同,因为没有“瘾”的存在,我抽烟显得很随意,朋友相聚高兴时,吧嗒几口、偶遇知音时,吧嗒几口、忧闷孤寂时,吧嗒几口。抽烟,烟在我看来更多的事一种宣泄和表达喜怒哀乐的一种工具,吸进去的是往事,吐出来的则是故事。

我有一朋友,叫林成,个子高挑消瘦,皮肤白皙像是得过一场大病一样,估计来场大风,就能看到人体风筝。相貌怎么样,不用多说,很英俊。在学校是名副其实的学霸,三好学生。

我们待在一起的时光不长,后因为一点事我到了我爸哪里,待了几个月,期间也没怎么跟他联系,但从空间可以看出,我知道这小子,刚开始谈恋爱了。

去年我回去过一次,见到过这小子,但他早已不是老师口口称赞的三好学生,学校的学霸。染着一头红不红,绿不绿的头发,口里时不时叼着香烟,一根接一根,皮肤有些泛黄,黑色的夹克穿在他身上,显得更为消瘦。

“(。・∀・)ノ゙嗨,好久不见”他坐着一辆破烂不堪的二手女士摩托车上跟我打招呼。

我回过神,带着一些不可思议的语气回了一句“(。・∀・)ノ゙嗨,是有一年多没见了,”“你....”我还是没说出口。

”走,上车吧”

“去哪?”

“我家”

“去你家干嘛?”我很疑惑。

“还能干嘛啊,当然为你接风咯,不然你以为干嘛,嘿嘿...”

“我去,你小子又打什么歪主意啊”

“哪敢啊。”他嬉笑的回我,随后又很正经的说“这不是你回来,想给你接接风,但最近遇到了点事,所以下不了馆子了,你不介意吧?”

“不会”

“对了,你遇到什么事?看我能帮上忙吗?”我问他,等待他的回答,但一路上我们都没有再次说话。

十分钟后,我们便到了他家,一栋二层小楼,一楼门口就有一道楼梯可直上二楼。推开门,房里坐着两男一女,头发和林成一样,年龄也一样,正坐在沙发上吧嗒吧嗒。

“(。・∀・)ノ゙嗨”出于礼貌,我打招呼。傍边一穿蓝色衣服的男子,举了举手中的烟,应该算是作为回应吧。

“你抽烟吗?”坐下后,穿蓝色衣服的男生问我

“谢谢,我不抽。”用手推了推,那只早已递过来的香烟。

“哇,又是一个好学生啊”蓝色衣服傍边女生差了一句。

我笑了笑,并没有说话。尴尬的气氛一直维持到他们离去才结束,这时已是凌晨2点。

在经历一个巨大反差后,我有些睡不着,便开口问一旁的林成。

“你为何,变成了这样?”

林成似乎早就猜出我会这样问,便掐灭了手中的烟,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天花板上的灯。

“我们从出生哪天开始,就在变,每一天甚至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变,区别在于有些人快,有些人慢。说实话,不只是你想知道,我有时也想知道,为何成了这样。但更多的时候,我又不去想,干嘛要给自己添加这些烦恼呢?干嘛不活得快快乐乐,自由自在。”

我听完,一阵苦笑“林成,你真的快乐,现在这样的你,真的活得自由自在?”

他没立即回答我,只是从桌上又拿了一根烟,独自吧嗒起来。我见状,也拿了一根吞云吐雾。一根完了又接一根,直到地下烟头零零散散不下十几,他才站起身子,说了句“我要睡了,明天还得送你。”

“林成,是不是因为她?”

“不是"他很坚定的回答。

"我告诉你,她不值得你这样做,根本就不值得。"我几乎咆哮的吼道,用手指着他的后背。但他并没有像我想象中的那样,回过身跟我吼道,跟我诉说,并没有。“啪..”门关上了。我知道我们或许很难像以前一样侃侃而谈,谈笑风生了,因为我们,貌似,貌似两个世界里人的。一个在内,一个在外。

手机在墙角闪烁微弱的光,像是在提醒,夜不长了,还是入眠吧!

翌日清晨,估计也就7~8点的样子,我从床上醒来,来到客厅,只看见一碗冒着热气的汤粉,木耳加豆腐,少许的油炸花生。但未见林成,心想可能有事去了吧。

8点23分,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最后一眼看了看布满半墙的奖状,轻轻的关上了门,下楼。

在一楼楼梯口,我看到了他,还有昨天那三位。黑色的夹克,一辆二手破烂不堪的女士摩托车。

“走,上车吧”

“去哪?”

“车站。”

摩托车的尾声很大,一个劲的吞吐着黑烟,时不时的咳嗽几声,像个年迈的老者。

我们的速度很慢,没有像昨天那样飞驰。这有可能是林成故意的,毕竟离别总会有不舍,总会有伤感,但路在那里,终点在那里,终究还是会到。区别在于有些快,有些慢。

“到了,一路顺风。”

“嗯,谢咯”

“你小子,怎么老是搞得这么见外啊”林成貌似有点气愤。

“哈哈哈,那就不谢,有机会下次再见。”

“会的,一定会的”他看着我,手指弹了弹烟灰"走吧。"

“嗯,走了”我回过身,低头看了手机,8点55分。

刚到车门,后面就听到林成的声音“人其实很渺小,渺小得只能顺从,因为我无法改变世界对我所做的改变,哪怕会让我很痛,也只得忍受,所以我只能换种方法活着,起码痛会轻点。”

我很好奇,他为何这么说,但当时我没有时间思考,因为汽车即将发车,我说我知道,便上了车,连手也没有招,就这样了。

回家后,我试图通过以前的同学,了解他发生了什么事,但消息很少,支离破碎。原来在我离开后不久,他爸妈便闹离婚,签协议的那天,也正是他休学的那天。说是休学,但从未去过,老师的劝说丝毫不起作用,只能默默地哀叹一声,之后便迷上了香烟,当上了社会二流子,为自己所做的找个借口,“请原谅,我放纵不羁的生活,因为我爱自由。”

人其实很渺小,渺小得只能顺从,因为我无法改变世界对我所做的改变,哪怕会让我很痛,也只能忍受,所以我只能换种方法活着,起码痛会轻点。我似乎明白,林成抽烟,或许不是烟本身,而是这烟背后的一张纸,一张可以让家支离破碎的纸。所以,他得换种方法活着。

他得焚烧这张纸,他得麻醉自己,而烟无疑成了宣泄的工具。

烟本身是难闻的,但烟后的故事,却是津津有味的。我没有“瘾”,也不太会,所以抽烟我显得很随意。因为我知道,烟吸进去的是往事,吐出来的则是故事,我喜欢听故事,也就不得不时不时吧嗒几口。

标签:吸烟正确的吞吐方法 抽烟的危害 抽烟的好处 吧嗒 抽烟 改变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情感日志】坚持是一种痛苦,喜欢是一种享受 后一篇:【岁月随笔】在那遥远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