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牛村长,拿着低保盖别墅,住着别墅吃低保 武陟大司马村长家别墅

半步颠

分享人:半步颠

2016-11-16 | 阅读:手机版

牛村长真是牛,拿着低保盖别墅,牛村长真神气,住着低保盖别墅。

牛村长,1959年9月份出生,在土地承包到户不久,由于占着他那个干爹干妈的一个亲戚在镇上当什么领导的关系而被提名成为村长候选人,在选村长的时候又加上老丈人与干爹干妈拉选票而最终当上了村长。

在当上村长以后,就把村里已经承包给村民而还不到承包期限的土地大量贱卖给外单位,因而引起全村村民的不满,并且反映到了县级机关。可是当县级机关以及镇上的工作人员派人来调解的时候,牛村长居然当着县、镇一众干部说对老百姓说:“土地被我卖光了,你们要做贼的也好,嫖娼的也好、卖淫的也好,贩白粉的也好,我不管你们。是人才的都出去了,剩下的只是一些烂铜、烂铁、烂烟锅、烂弯的(牛犁田的时候套在牛脖子上一个木头做的V字行工具),烂壳角(牛踢壳)。”当场引起了群众的强烈抗议。”还弄的县、镇一众当场干部下不了台而迫使他辞了职,不过在他当村长期间却混得个党员的称号。

牛村长虽然下台了,但是人们依然还是叫他牛村长,也不知道村民这样喊他的意思是什么。

牛村长年纪轻轻的,身体无疾无残的,也不知是什么原因,2014年7月居然开始拿低保了。

牛村长的老婆原来在属于国家企业的印刷厂上班,前几年因印刷厂改制下岗以后成为了四龄五龄人员。本来牛村长的老婆没有什么文化,而是靠牛村长当村长期间卖土地给印刷厂作为条件弄进去的。后来由于印刷厂改制,印刷厂的原领导班子也都靠边站了,所以靠关系进去的牛村长老婆也就理所当然地成为了首批下岗人员了。

牛村长老婆下岗以后,先是作为四零五零人员由当地政府安排工作做了几年,后来又辗转去了宁州香上班。2014年12月牛老婆到了退休年龄就办理了退休手续开始拿退休工资了,不信的话可以去查。

牛村长在2015年5至6月间开始盖别墅,所盖的别墅与周围住户比起来可谓是鹤立鸡群,到2016年5月4层楼的别墅已盖好装修完毕,已经居住,不信的话可以去查。

牛村长夫妻两个一共生有两个儿子,一个早在低保政策出台之前得癌症死了,一个儿子早在7年前当兵去了,在昆明某部队开车,按照国家三年兵役制(早由义务兵转为志愿兵拿着工资)。所以他家现在一共是三人,并且上无老可养,下无小可养,不信的话可以去查。

说到田地,由于我们村里的土地前几年被牛村长所卖,所以相应地进行过几次的调田重分。

在最后一次调田重分的时候,牛村长的田根本没有拿来群众会上摸牌而是在党员会上他就就定了,所以别人家一个人才90到110个平方(因田的干湿以及肥瘦不同,所以面积不一样)。他家的田则是每个人220个平方,两个儿子以及他。

老婆的户口在印刷厂,因此,实际上他一个人栽着三个人的田地,并且他还占着村子里的一个已经死了多年的五保户的2公田共440平方米左右的田地。

我曾经问过现任村长,五保户怎么会分有田地,回答是划给五保户栽菜吃的,五保户死了以后他就一直霸着栽,因此他的土地原比别人多。

由于我们村的土地本来就少,在所说的国家征用之后土地更是一个人才有90到110个平方米了。其实牛村长卖土地的时候,每个平方米卖的都比市场上卖的一斤小菜还低,即便如此那些个费用也到不了农民的手里,据说是留在村里,不过,久而久之就没有了。

剩下的土地每一家每一个人每一年靠栽田的的收入绝对不到一千元钱,所以根本解决不了温饱问题,因而大部分人家的田都租给外地人,而牛村长则不需要打工,因为牛村长把自己的大部分田租给外地人之后还有田栽,而别人却没有。

若论经济收入而言,他的租田钱都比任何一家人高,不信的话可以去查。

我国2015年农村低保最新标准和2016年农村低保最新标准都明确规定:有下列情况之一的不予享受农村低保待遇

1、三年内因购买、修建或装修住房(必要的维修除外)造成家庭生活困难的(因拆迁安置购买、修建房并进行简单装修的除外)。

2、好逸恶劳,有承包田(地)且有劳动能力但不耕种的。

3、家庭成员有赌博、吸毒行为或者进行高消费文娱活动的。

4、家庭拥用非生活所必需的高档消费品,如汽车、奢饰品及贵重饰品的。

5、家庭生活水平明显高于最低生活保障标准的。

6、弄虚作假骗取农村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待遇的。

7、其他法律、法规规定不能享受最低生活保障待遇的。

请问地方政府低保个别执行人员,不知道我们地方政府的规定是不是与国家规定的一个样。如果是一个样的话,按照国家2015年农村低保最新标准和2016年农村低保最新标准 “1、三年内因购买、修建或装修住房(必要的维修除外)造成家庭生活困难的(因拆迁安置购买、修建房并进行简单装修的除外)。”的规定,牛村长明显是不能拿低保的,可是牛村长却依然享受着低保,而每次有人去向你们反映情况的时候,你们都说调查调查。

在2016年的在6到7月份期间,全国各地对拿低保人群就进行过一次全面普查,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普查的。还弄的牛村长去当面质问一个去反映情况的村民,说给是你们去告我,实话告诉你们吧,你们是告不倒我的,我的低保是吃定了“。后来那个村民还告诉别人,说有一个执行的人还说牛村长之所以能吃低保,是因为牛村长是癌症家属。这就奇怪了,牛村长的那个癌症儿子还在低保政策出台以前就死了,死人吃低保听说过,没有死人家属吃低保的案例啊,如果谁有本事就把牛村长死了的儿子从坟堆里拉出来吃啊。那样就无话可说了。如果说地方规定与国家规定不一样的话,那么老百姓就无话可说了。

标签:武陟大司马村长家别墅 老村长 村长打天下 村长 土地 印刷厂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杂文评论】随心的记忆之六:老大之殇 后一篇:【随笔日记】【博客自传】有些紧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