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茶馆 茶馆电影

九空间

分享人:九空间

2017-09-12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早上皮包水(茶馆),晚上水包皮(澡堂)”。澡堂已找不到当年式样,茶馆或许还能觅见早时的影子。多年前在小镇开一家茶馆,还算一种职业,自从开发了“盐化工业园” ,进驻大小厂家几十家,加之城乡发展一体化,镇区和人口陡然膨胀数十倍 ,青壮年都有事做,开茶馆利润微薄,多是老年人在打理。初来小镇的 人,是找不到茶馆的,大小数十家,几乎不设招牌,当然也不是都藏巷子里,进茶馆的人都是居民和附近村民,每位茶客都熟门熟路,反之各家茶馆都拥有固定的茶客,大一点的每天一百多人,小的也有几十人。如果想了解一点古镇的历史人文,乡土人情,可以去老街的茶馆,或许茶馆还能找寻一点往事的记忆。

过去说“酒楼茶肆”,使人想到,屋宇错落,古柳参差,车水马龙,人声鼎沸,市井繁华,王健诗云“水门向晚茶商闹,桥市通宵酒客行。”酒楼仍在街市繁华区,升级的酒楼饭店,酒店旅馆,白天宾客盈门,晚间的霓虹灯闪烁夺目,也常看到“家家扶得醉人归”。 古时酒楼又叫酒肆,酒肆模样我没见过,只看到过乡客上街“靠柜”,离街十里八里的上年纪人,步行来街上买卖,不觉时近中午,饥肠辘辘,酒瘾上身,来到供销社,靠着柜台,打二两小酒,一口闷下,抹抹嘴,晕晕乎乎回家去,或许现在的酒吧就是酒肆?茶馆即是茶肆,却不在闹市,并且陈设简单,抑或简陋,有一间、两间、几间的,墙壁出一下白,地打水泥坪,不作装修,谈不上鲜亮,摆上矮方桌小方凳,天气不凉,多摆在外面,茶具也简单,白瓷茶壶,壶上绘有山川河流、花鸟虫鱼等图,无盖白瓷茶杯,不算圆润却也光滑,茶客只需花两元钱(早前,茶资更少),买一纸包茶叶,开水不限,瓜子花生另计,茶馆所供茶叶,都是一种——六安瓜片,这种茶浓而不苦,香而不涩,鲜醇回甘,汤色清澈透亮,有人说此茶曾是清朝的贡品,那可能是“瓜片”中的极品了,茶馆里所用可比不了贡品,相对要廉价得多,但浓、香、醇的味还是正宗,况且,据我所知,数十年来,茶客们喝这种茶成了习惯。

杜耒诗云“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自是茶馆,便汇聚三教九流各色人等,不过都是熟人、茶友,天蒙蒙亮茶客陆续进了茶馆,会持续到九、十点钟 ,早来晚来的,没人吃过早饭,多数来喝茶, 顺便从附近带几个包子、两根油条,边喝边吃,只有少数几个老茶客,从不吃早饭,清晨喝到日中,不下板凳,天南海北、家长里短、婚丧嫁娶、奇闻异事······添油加醋,海侃神聊,许是话语多,过于激动,半天不见如厕,本地人常说的“等茶馆”,便是他们传下来的吧,若从健康考量,不知是否有益,待出茶馆回家,心里盘算,哪有沟坎,哪有树丛,好行方便。如今茶楼开在闹市,或许是茶馆的升级版,装修豪华上档次,门堂厅壁挂地方名人字画,壁柜置花瓶、象耳瓶、五彩盘、珐琅彩碗等,不知真货还是仿品,长方形的鱼缸里,游着几尾红鲤、锦鲤?茶叶为绿茶红茶白茶黑茶,称曰国之名茶,那品味、氛围,让你肃然起敬。据说是招待贵客、老板谈生意的场所,附带中西餐饮、娱乐一条龙,抑或属于高雅的茶馆。一杯茶水,它的经济价值,却被挥发到极致。

“来不请去不辞无束无拘方便地 ,烟自抽茶自酌说长说短自由天”,这付对联用于小镇茶馆最贴切不过。天没亮进茶馆,是在菜场兑完菜的菜农,也有喝过早茶上班的,也不乏游手好闲的混混,最多在七八点钟,开三轮电动车,送孙子孙女上学的老人,风雨无阻。茶馆不大,却是新闻的发散地,信息的发射场,在这里沟通感情,自娱自乐,调解邻里纠纷,交流农作物选种、种植、管理的经验,为适龄男女说媒,帮人找工作,互相借贷,健康常识,慢性病防治······它的职能远比我们想象得多。过去,村里老人都是从小一起长大,彼此了解熟悉,常聚一起说家常聊天,现在随农村逐渐富裕,城乡发展一体化,打破村民结构的固有模式,有随子女去了大城市,有到镇上安家,有征地拆迁,也有留守原村落的,一度老年人孤独、无所适从,所以具有乡土气息的茶馆,使得老年人的情感得以释放,精神有了寄托,多少可以追忆往事的影子,他们与茶馆分不开,也有些许的无奈。瞧地上的烟头、花生瓜子壳,矮桌上泼洒的茶水——还未改变老早的习惯。

小镇的老茶馆,按年代已不可考,人们记得从解放前开到现在还有几家,像郑家李家,都是自家庭院,坐落在老街,掌柜的常说,只图大家伙一乐,如果随拓展的街镇租房开,恐怕房租也交不上。小镇的历史可上溯至东汉末,民间传为曹操伐吴,驻扎于此,支百炉冶炼兵器,称之“百炉桥”;明代高鹤主编《定远县志》载,晋代即为“西曲阳城”,北魏郦道元《水经注》称“西曲阳县”,梁武帝普通五年归定远县所辖。它的鼎盛期,明末至清代,众商云集,市井繁荣,驻有福建、山西、新安和徽州等会馆,本地道光进士方浚颐诗云:“铸铁熔金事有无,传闻故里定非诬。曲阳古治今雄镇,漫把南炉较北炉。”本地《余氏家谱》载,“咸丰间,翁大中丞(翁同龢)从定远赴寿州,过炉桥至宋家岗,连声赞到‘万室云连,足徵富庶 ’。”昔日的辉煌已成云烟,而今复兴却指日可待,一座新兴盐化工之都已然崛起,年产值千亿的梦想即将来到。

小镇的茶馆没有高大上,不似文人雅士描绘那般,香茗四溢,风味恬淡,喝心境,品人生,他甚至乡土味十足,但在中国茶文化里的内涵一样不少,如清廉勤俭、康乐长寿、和诚相处、叙友情和助人为乐等,它浸润着小镇一代又一代 人的岁月光阴,古老文化的积淀,酝酿出颛淳从容的民风人情。老去的风物在茶馆里复活,未来的愿景也在茶味里发酵的鲜明动人。(完稿于2017·9·11·23点)。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read.guanhuaju.com/essays/59/597578.html

标签:茶馆电影 茶馆话剧 茶馆电视剧 都是 也有 茶客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杂文评论】外婆家的绿草坪 后一篇:【散文随笔】先后被气死的大臣和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