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评论】恶意欠薪几时休

橘子味道

分享人:橘子味道

2016-01-30 | 阅读:

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报道,在河北玉田打工的45岁农民工刘德军因私企老板王海拖欠工资3200元,讨要未果,喝下剧毒农药百草枯,经抢救无效,中毒身亡。在媒体的关注下,经县委县政府、县委宣传部的协调,私企老板王海答应给刘德军26万元现金的补偿。刘德军的妹妹刘莉向媒体披露,这26万元的现金,其中将近7万元用于治疗费和丧葬费,最终只能获得20万元的净补偿。

近几年来,私企老板恶意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事件频繁发生,屡禁不止。2010年12月4日,30余岁的妇女陈某爬上三亚大东海海韵路某工地20层高的塔吊上,以跳楼相威胁,向工地承包人索讨工钱,虽然拿到了工钱,但随后即被公安机关以扰乱公共秩序为由将其拘留;2010年12月26日,来自湖南隆回的在广州打工的阿涛约同乡找老板讨薪,讨来的却是“一死三重伤”;2010年12月29日,20多名在郑州打工的农民工用人体摆成“心”字形,称讨薪使其“心碎”。2011年1月9日,在广州市海珠区江南东路356号嘉宏阁楼盘前,来自湖南和四川的十余名民工在冷风中举牌讨薪;2011年1月14日,农民工魏汝稳等人找江门市江海区美艺印模厂老板彭某讨要回家路费时,彭某竟然驾车强行冲出厂区,49岁的魏汝稳躲闪不及,被挂在车头带出约800米后,撞上迎面而来的一辆大货车,彭某弃车而逃;2011年15日,新疆呼图壁县街道上,23名农民工扎帐篷在寒冷中坚守讨薪;2011年1月25日,吉林长春市绿园区阳光路上某建筑公司门前,10名工人跪在地上讨薪……。

私企老板恶意拖欠农民工工资、农民工以极端方式讨要工钱,已成了当前维稳的难点,为此,国务院会议对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问题做了专门研究布署。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也对此问题做过批示,为甚么还是频发不止,积重难返?纠其原由,其中很大的一个问题就是有些地方政府、有些职能部门无作为所至。就拿新疆呼图壁县23名农民工扎着帐篷在寒冷中坚守讨薪一事来说,如果是一个负责任的政府,能看着农民工在寒风凌冽中讨要工钱而不管吗?事情就是这样奇怪,当农民工为讨取自己的血汗钱四处奔波,讨要无门时,那些公扑们却两眼闭塞,熟视无睹。当农民工采取极端方式讨要工钱时,才引起政府要员、职能部门的关注,真可谓配员充实,措施有利。如果我们不是亡羊补牢,而是防患未燃,事情就不会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除此以外,有些地方政府、有些职能部门的屁股和私企老板坐在同一条板凳上,也是私企老板恶意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一个重要因素。有的地方政府和职能部门以发展经济为借口,对私人企业百般阿护,遇错迁就,违法不纠,以至使私企老板养成了骄横跋扈的恶习,把拖欠农民工工钱看做是小菜一碟,谁也奈何不了他。更有甚者,与私企老板同流合污,狼狈为奸,充当私企的打手和帮凶。我们以下面的事件为例。2010年12月4日,30余岁的妇女陈某爬上三亚大东海海韵路某工地20层高的塔吊上,以跳楼相威胁,向工地承包人索讨工钱,虽然拿到了工钱,但随后即被公安机关以扰乱公共秩序为由将其拘留。这些公安起码应该懂得酱从哪咸、醋从哪酸的道理。陈姓妇女为何爬上20层高的塔吊上面去?是吃反药了,还是神精出了毛病?都不是,是因为她讨账未果才采取了极端的方式讨债的。而三亚的公安们不问青红皂白,用机械的思维罗辑以扰乱公共秩序为由将其拘留,不管是主观上,还是客观上都起到了助纣为虐的作用。

在农民工刘德军以死相逼向私企老板王海索要打工钱时,这个私企老板竟以“你要死赶紧死,死了我给你双份钱”的话语相激,其狂妄状态到了何种地步。如果我们按着因果罗辑的推理看问题,刘德军喝农药中毒身亡,与私企老板苛扣工钱乃至以恶语相激是有直接责任的。我不晓得恶语中伤、致人死亡是否负有法律责任。如果私人老板的所作所为违法的话,就不是通过民事纠纷,以赔几个钱所能解决了的。

现在,我们正在构建和谐社会。和谐社会强调以人为本。而频发不止的私企老板恶意拖欠农民工工资,农民工以极端方式讨要工钱,其矛盾的两个方面以形成了不安定的因素。如果我们不采取断然措施加以解决,构建和谐社会就会增加了工作难度。农民工就谈不上有尊严的生活。所以,频发的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事件,已经到了应该引起各级领导的高度注意并制定相应措施认真加以解决的时候了。

标签:私企 农民工 老板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日志】什么是爱 后一篇:【杂文评论】写给孤单的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