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感慨

Nayardi

分享人:Nayardi

2016-02-05 | 阅读:

过了好几天了,心情还是不能平静,犹豫了几次还是决定用文字的形式来抒发一下内心的感触,这件事发生在上个周末。

对于异地恋最痛苦的也许就是火车站的分别吧,就在那天我去火车站送走了他,之后独自坐公交车回学校。这就更是一件痛苦的事了,由于火车站在修建,所以只能启用所谓的临时火车站,而进出一次火车站就算打的还要半个多小时,更别说对于我们这些穷苦的做公交车的人了。

自己独自慢慢地向公交站点走去,突然一群人吸引了我,他们大概有十几个人,围成一圈,似乎在讨论着什么,虽然还有一段距离,但不难判断出他们就是时下的热门人物,“农民工“也许是因为自己也是来自农村的原因吧。对他们自然地多了一份关切与好奇,走近听到了他们似乎在讨论怎么出火车站的问题,大家七嘴八舌,但都没有注意,听到有人说做面包车吧,也许他们不知道这里都是打的,已不是农村的面包车了,但这一提议立刻被否决了,大家又开始七嘴八舌,那得好几辆才能放下我们,也许好贵吧,肯定很贵。大家说来说去都是舍不得花钱,我不免鼻子一酸。想到了在家的父母,虽然他们没有大老远跑来城里打工,但他们在家也一定是每天算计着,能省一毛是一毛。听着,想着,我也到了公交站点。看他们还在离我不远的地方讨论着,现在说什么我已听不清了。

过了大概两三分钟公交车来了,而排队等公交车的人已经一大堆了,我也在其中,临上车之前我也不忘了再看他们一眼,正在纳闷怎么不见他们的时候,突然听到我旁边一个女生没好气的抱怨,这人们怎么这么没素质啊,不知道后门不能上人啊。我急忙向后门望去,看到了他们,他们提着农村那种装粮食的大袋子,应该是装着被子吧,还有小塑料袋,总之一大堆行李准备从后门上。同时那个女生还在不停的抱怨,似乎想引起别人的主意或是不满吧。说实话那一刻我真想狠狠地骂那个女生几句,他们一群初来城市,背井离乡,扛着一堆行李的打工者。也许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后门是不能上人的,说话间,公交车司机已走到后门,狠狠地把后门关上了,同时瞪了他们一眼。我看到了他们眼中的不解与无奈。我旁边的女生笑了,满意了。殊不知在这一刻她已被所有有同情心的人所不耻,也许我用词严重了些。他们不得不赶紧拖着重重的行李往前门走,而此时车已经几乎满了,过了会,车走了,挤在人群中的我也没看到他们都上来了没有。司机突然喊话在后门上来的那两个人赶紧交钱,我看到后面的两个农民工叔叔慌了,不知道怎么交,前面的好像是他们的同伙说我们交,多少钱,司机说行李多,一人两块,总之一片嘈杂,之后我也不知道钱怎么交的,我的心也没精力听了,陷入了沉思,两块,行李多,这几句更使我气愤了。我不知道司机出于怎样的心理,忍心在把他们赶走之后再和他们要两块。从始至终我也只能做个旁观者独自愤慨,我恨自己不能做点什么。

一路上我都陷入了沉思,我想起了农民工是时下最火的人群,社会各界都在关注农民工,关注留守儿童,中央新闻频道的”一封家书“专题,更是以他们为题材,播出着留守儿童对父母的想念,农民工在城市的心酸。我们都以为自此农民工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然而此刻我却并不已然。也许他们需要的只是尊重,不再是白眼与嫌弃,也许他们需要的是大家温和热情的告诉他们后门不能上应该从前门,而不说咒骂与憎恶,也许他们需要的是有人能帮他们提一下行李,或是让他们提着这么多行李先上车。那些所谓的城市人,高素质的人难道所谓的素质就是和他们挤公交吗?我不解,有太多的不解。他们只是一群为了养家糊口无奈只能背井离乡的普通人。回头看看他们,已是四十多岁,穿着朴素的棉大衣,抱着一堆行李的农民工。此刻我真的只能沉思了。

标签:农民工 后门 行李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非主流日志】相亲 后一篇:【非主流日志】风儿吹吹,雨儿飞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