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张说《论语》·连载39 论语子张篇原文及翻译

孤独蝶行

分享人:孤独蝶行

2018-02-13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张说《论语》·连载39

2.23,子张问:“十世可知也?”子曰:“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其或继周者,虽百世可知也。”

(注释:——世:古代称30年为一世。殷:商朝。因:沿袭,因袭。礼:制度,用来规范社会行为的法则、规范、仪式的总称。损益:废除和增加。)

(白话文)子张问:“今后数百年的礼仪制度可以预先知道吗?”孔子说:“商朝沿袭了夏朝的礼仪制度,但对夏朝制度有所废除,有所增加,这是已经知道的事情;周朝沿袭了商朝的礼仪制度,也有所废除,有所增加,这也是已经知道的。那么将来如果有承继周朝的朝代,其礼仪制度也会是或增或减,即使下去3000年,新朝代的制度总是对上代制度或增或减,这是可以预知的。”

(张说)子张想成为社会预言家,请教孔子:“今后数百年的制度可以预先知道吗?”孔子提出了“损益”(废除和增加)的观点,言外之意是,损益观是把握历史走向的关键,至于后世经过“损益”后,制度变化到什么程度,不可能知道,所以无需知道。

我们知道,所有对未来的具体预言都会落空,因为准确预言的条件是:掌握发展的总规律及其衍生规律,了解影响规律的所有因素及影响力度,考虑到所有的意外。但有这个能力的就不是人,而是神了。睿智如孔子者当然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对于未来制度的预言,仅提出“损益”两字。这个观点抓住了历史的关键:推陈出新。

孔子是根据历史得出这个结论的。商朝制度是对夏制的继承与发扬(损益),周朝制度对商制的继承与发扬,今后的社会制度,也必定是对上一代制度的损益。换句话说,历史演变的方式是不断推陈出新,从历史全景看,历史就是持续的量化改变——这就是制度损益观。这一点“虽百世可知也”。

孔子在实践自己所说的“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的理念。子张问未来,孔子完全可以说得更详细一点,像英国空想家欧文对理想社会的详细描述那样,以显示自己的博学,反正当时是无法验证的。但孔子知道那是无稽之谈,只说他所知道的:每一代的制度都是根据自己的需要对上一代制度进行“损益”而成——现在对未来的预言,仅此而已,岂有他哉?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read.guanhuaju.com/essays/61/616691.html

标签:论语子张篇原文及翻译 缠中说禅 论语 缠中说禅论语详解 自己的 这是 论语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杂文评论】论人的狼性(原创) 后一篇:【散文随笔】思想的火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