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评论】永远风行的挂旗船(45) 船舶升挂国旗管理办法

关东一刀

分享人:关东一刀

2018-02-13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永远风行的挂旗船(45)

除了军阀割据,还有土匪。英国人贝思飞在其所著的《民国时期的土匪》中指出:“在1911年和1949年中国的两次大革命之间,报刊杂志充斥着内地农村土匪骚动和行凶的耸人听闻的报道。尽管一再通过‘惩治土匪’的法规,土匪数量仍然有增无减,这应验了老子的名言:‘法令滋彰,而盗贼多有。’到1930年,土匪人数的保守估计,为2000万左右,一些地方志反映了当时老百姓的抱怨:‘国家不像国家,简直成了土匪世界!’”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那个出生绿林的乱世枭雄、号称“东北王”的张作霖(1875-1928年)。也有报刊认为:“民国匪患,尤以山东、河南、四川等地为甚。”1927年3月的《上海总商会月报》也报道说,1926年,广东内河的小轮船公司和渡船公司普遍亏损,“其原因以各江海盗横行,致河道梗塞,小汽船多被匪劫夺,往往一船被掠,则损失数万。至各江渡船,因被匪勒抽不规则费用,而商货又寥寥无几,以是皆无利可获。”

民国时期的匪患是中国近代社会变迁所造成的畸形产物,无论在其活动时间、地域范围、人数规模、危害程度和社会影响等方面都是空前绝后的。川江一带土匪猖獗并不是偶然的,它与四川各种社会因素有着密切的联系:政局长期动荡不安,地主剥削严重,政府赋税繁多,自然灾荒频发,使得原本就很脆弱的农村经济遭受严重破坏。同时因为川东鄂西一带山高坡陡、地形复杂,有利于土匪的出没,加之村庄大多散居于山岭之间,在军阀混战时代,那些地方政权统治势力本身都比较薄弱,加上又有鸦片这一经济来源,因而就成了各路土匪的“天堂”。比如重庆海关1919年的报告就说:"今岁大半年,自云阳以至重庆,持械盗匪,流行甚炽,无兵士护送船只,不敢行驶其间。”

土匪众多,匪患严重,导致川江上行走的商人人人自危。最明智的选择就是把个人的出行,以及贵重物资的托运都转移到挂旗轮船上来,就是因为轮船是铁皮船、外国船、动力驱动的船,自然比一般木船防御土匪打劫的能力不知要强多少倍。而就如孟子所说:“无以规矩,不成方圆。”川匪们也有“行规”的,就是确定不能进行打劫的原则。比如,不抢红白事、邮差货郎、走村行医、算命摇卦、鳏寡孤独、客栈旅店、棺材铺等等,当然还有外国人和外国船。据说理由就是免得惹来麻烦。有些土匪遇到那些传教士和冒险家,不仅不抢劫,还会一路保护,表现得比军阀还颇有“人性关怀”、还要“尽心尽责”。

黄瑾瑩在那片回忆录中说的很清楚:“法国人每年每月拿了我们的‘挂旗费’,也势必要出面为我们撑一下场面。在这样的情况下,吉利洋行除派沙礼担任法方经理而外,船长也是由法国人来担任,每艘船上还派法国水兵五六人担任护航队。在匪风猖獗时,又有法国兵轮护送。船上不仅涂着、挂着法国旗帜,还写上‘法国商船不装士兵’,而且不许中国乘客走上轮船的三楼。我们的轮船得到这样的掩饰、庇护,所以在我们内河畅行无阻,甚至任意开辟航线。”于是可以很清晰的看出黄锡滋的算盘打得多好:每一条船上都有五六个法国水兵组成的护航队,不仅挂着法国旗,还有法国船长充门面;不仅有法国领事办外交,还有前来护航的法国炮舰。军阀惹不起、土匪惹不起、收钱的关卡也惹不起,有人敢捣乱,法国水兵可以开枪;要是出了事,还有法国炮舰撑腰,川江自然一帆风顺,做生意自然无人敢打扰,赚钱自然大大的。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read.guanhuaju.com/essays/61/616751.html

标签:船舶升挂国旗管理办法 船舶挂旗的历史 船舶航行中旗帜悬挂 也有 又有 挂着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杂文评论】为什么老师要道歉? 后一篇:【散文随笔】随笔;追梦路上无怨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