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社会我黄姨 温州黄鹤姨子照片

八月盛夏

分享人:八月盛夏

2018-03-12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我黄姨年纪不大,89年生人比我大三岁;之所以称呼其为黄姨,全是玩笑话。

我们在一个公司上班,16年的时候,外卖忽然兴盛,美团、饿了吗、百度糯米几家竞争比较厉害,优惠力度也大,我们经常定外卖,而黄姨就会给我们选外卖,定外卖,久之我就有一次说,你这么天天给我们放饭就像食堂的阿姨似的,后来就开始叫她黄姨。

她也就认下了我这个大外甥,哈哈!

我黄姨经常带我们玩,女生带着男生玩挺少见的吧,我也特别愿意跟着她玩,很轻松。

我们一起打牌、下棋、光小吃街,她是那种让人特别省心的女生,要做什么直说,你要是不愿意,不强求,更不撒娇,而是直接下命令,哈哈。

她带了一条纤细精致的金项链,被我们说成是大金链子,工作中有时会用到工具刀,她桌子上有时会备一把,从而成了我口中的社会人,带一条大金链子,随手提一把刀,不服直接干。

黄姨是东北人,但是公司有斗嘴,吵吵的事情永远没有她,一有这样的事,她就在一旁当个吃瓜群众,在一边看着不说话,真的把一次意外,当做一个剧看,这种态度让我羡慕。

我是个低情商的人,我现在已经承认了这个事实,所以经常惹到人,而不自知。有时候黄姨也会教我一下,一些事要怎么做。

黄姨已经从公司离职了,忽然有点想念,所以怀念一下!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read.guanhuaju.com/essays/61/619724.html

标签:温州黄鹤姨子照片 温州黄鹤小表姨漂亮吗 温州黄鹤小表姨是谁 给我们 东北人 的人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杂文评论】我们都是汶川人(下) 后一篇:【散文随笔】得与失一念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