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日记】追问的文章 追问一书中的安娜是谁

残荷红花

分享人:残荷红花

2018-03-31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随笔日记】追问的文章  
  篇一:追问幸福
  你不停的追问我,是不是自己太贪婪了。哈哈,我总是无言以对。是啊,谁会止步于自己目前的幸福呢?
  我想,幸福是看出来的,痛苦是悟出来的。人们总喜欢把别人表面的幸福和自己隐藏的痛苦做比较,结果自己的痛苦指数,在不当的对比中又创新高。不是吗?人类羡慕鸟儿的翅膀能飞,觉得自己能向鸟儿一样飞翔,那该多幸福啊!于是,便有了飞机的横空出世。我想,如果鸟儿有智慧,鸟儿又何尝不嫉妒人类的双腿如飞、还有那灵巧的双手呢?说不定也会来个什么鸟类奇迹呢?!
  哈哈,与其在想得到幸福,却总是用自己的幸福来惩罚自己,还不如换一个角度来鞭策自己。人啊!与其在越比越糊涂中迷糊,还不如在越想越明白中醒悟。
  人的一生如此短暂,来来往往,擦肩而过的大多是过客,有几人会是前世今生呢?!与其在自责中生活,还不如开开心心快快乐乐度过每一天。
  
  篇二:追问
  越来越佩服那些一辈子无思无虑活过来的人,所以傻子孩子是快乐的。以前能找出让自己难受煎熬的具体事情,现在只有一种虚无的乏力感。心高远飘渺,想冲破局限去拥抱宇宙,访问苍穹,又被无力带进现实。
  在空白的时间里,我会问自己,我是什么?我在寻找什么?我有丢落了什么?只有上帝知道。这种若有所失,无所依托的状态,持续了很久。我试图用娱乐,做些其他的事暂时屏蔽这种虚无感,可当我单独面对自己时,它又会随之汹涌而来。难熬中又有种窃窃的欢欣。在它与我真诚对视时,我是绝对真实的自己。我心里回避它,又欢迎它来,矛盾交织。
  对于身边发生的事情,我都对此有种距离感,像是隔岸观火,幸灾乐祸。说不清为什么,胃病经常折磨我。我不好过,也不希望别人好过。
  胃病、交际是我心情无法舒展的两大主因。身体的痛苦,我无力消除,已经习以为然。它自身的痛楚我可以接受,附带的羞耻让我的心无时无刻不在接受针灸。我依然很无力。我要为以前放纵的感官享受付出代价。
  交际是另一个困厄所在。与父母,恋人,朋友总有种隔膜。我无法对别人推心置腹地道出我真实隐秘的感受。每个人都是孤立的存在,没有完全的理解,也不奢求知己知音。除了偶然的共鸣,我不相信有更深的领会。本身不想与别人走的过近,不允许别人越界我独享的自由。我有一片密闭的净土,只能容下我自己。那里封存着我珍藏,我快乐的,失落的,无力的,卑琐的情感都在那里,独属于我的心灵财富。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read.guanhuaju.com/essays/62/621918.html

标签:追问一书中的安娜是谁 蓝色的追问阅读答案 追问中的安娜是谁 自己的 我是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杂文评论】观电影《头脑特工队》有感 后一篇:【日志】【风筝】文字:纪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