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张说《论语》·连载253 死了

长生门

分享人:长生门

2018-10-11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张说《论语》·连载253

11.9,颜渊死,子曰:“噫!天丧予!天丧予!”

(注释——噫:语气词,表感叹。)

(白话)颜渊死了,孔子说:“噫!上天要我的命啊!上天要我的命啊!”

(张说)颜回英年夭折,孔子非常伤心,觉得是自己的重大损失,因为他本来是把颜回来当学说继承人看待的。这种后继无人的伤痛,甚于丧子之痛。前一年儿子孔鲤死了,没记载孔子有什么大的反应,可见他对颜回的重视。

11.10,颜渊死,子哭之恸。从者曰:“子恸矣!”曰:“有恸乎?非夫人之为恸而谁为?”

(注释——恸:极度哀痛。)

(白话)颜渊死了,孔子哭得很伤心。跟从的人说:“您太伤心了!”孔子说:“太伤心了吗?我不为这样的人伤心,还为什么样的人伤心呢?”

(张说)本节跟上节一样,说明颜回的死对孔子的打击非常大。

11.11,颜渊死,门人欲厚葬之。子曰:“不可。”门人厚葬之。子曰:“回也视予犹父也,予不得视犹子也。非我也,夫二三子也。”

(白话)颜渊死了,孔子的学生们想厚葬他。孔子不同意,但学生们还是厚葬了。孔子说:“颜回啊,你像看待父亲一样看待我,我却不能够像看待儿子一样看待你。这不是我的主意啊,是你那班同学搞的啊。”

(张说)孔子不赞成给颜回厚葬,是因为颜回把孔子当父亲看,而根据礼仪,父亲不应该厚葬儿子。但弟子们厚葬了,孔子也不怎么反对——这揭示了孔子的一种微妙心态。显然,孔子不赞同厚葬的态度是不坚决的,学生们显然体会到了老师的不坚决,所以认为厚葬也是老师的隐秘愿望。本节说明孔子的言不由衷,既想厚葬,又怕带头违反礼制。说某种意思的语气神态,透露出内心是另一种意思,让拎得清的下级自己去把握,这是一种很高明的领导艺术。

11.12,季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曰:“敢问死?”曰:“未知生,焉知死?”

(注释——季路:即子路。因为作季氏的家臣,又称为季路。)

(白话)子路问与鬼神打交道的方法。孔子说:“活人的交道还打不过来,哪有空去跟鬼神打交道呢?”子路又问:“请问老师,死是怎么回事?”孔子说:“生的道理还没搞明白,怎么可能知道死的事情呢?”

(张说)本节揭示了孔子的无神论思想。全球除了中国之外的其他民族,在蒙昧时代,都信奉超自然力量,于是宗教就成为绝大多数民族国家的政治与思想主导。中国例外,中国一开始就不信任超自然力,只相信人的力量,所以宗教始终只能成为中国社会生活的亚流。这种认识典型地反映在孔子的态度中。

中华民族这种人本世界观,经典地反映在早期神话中。著名的神话寓言,如“盘古开天辟地”,“女娲补天”,“大禹治水”,“夸父逐日”,“后羿射太阳”、“愚公移山”等等,无一不在昭示人的惊天地、泣鬼神的伟大力量。其他民族都缺乏这种“自力更生”的文化基因。

子路跟孔子学了这么多年,居然还在问鬼神的事情,所以孔子的回答不是善意引导,而带有很强烈的反唇相讥意味。孔子如此说话,说明他瞧不起子路。只要对方在进步,即使进步很慢,孔子也会循循善诱。但孔子似乎对子路的悟性已经不抱希望,所以才会以讥讽口吻反诘之。

:http://www.guanhuaju.com/suibi/vuohskqf.html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read.guanhuaju.com/essays/63/639824.html

标签:死了 子路 张说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散文随笔】复兴之路永不止步 后一篇:【日志】给网约车戴上紧箍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