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两个人的南湖 自己的

幽夜西宁

分享人:幽夜西宁

2019-01-07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忧劳总伤情,静看碧水蓝天,幸得此地湖山闲逛;是非何足道,笑对功名利禄,休管他乡倾轧纷争。

我们两个男人围着南湖慢悠悠地闲逛。天真蓝,像刚用水洗过一样,清汪汪的,不染一丝儿尘埃;湖真静,粼粼微波,映照着蓝天白云;在温暖的阳光之下,到处是熙熙攘攘的游人,我们没入了这游逛的人流中。

其彬表哥从老家来筑,适逢周日,刚好有闲,天气又好,就陪他出去转转。南湖公园这边曾经来过几次,感觉还不错,就带表哥来游玩一下。表哥与我母亲同年,年近古稀,在老家我们两家是邻居,母亲的父亲与表哥的爷爷是亲兄弟,算是一房下来的亲戚。小时候,两家经常串门,互相帮衬;表哥是石匠,还记得高中时节一个暑假,我跟表哥到对面山上开采石板,扛回家来修葺屋后水井——烈日之下,挥汗如雨,不到二十岁的我,每天要喝一大塑料壶井水,一顿可以吃下一大铝钵米饭;开采一个多星期,扛了不少石板回来,又请表哥帮忙,用石板镶嵌老井,铺陈井前平地,水泥砂浆固定,使老井修葺一新,不再有枯枝败叶和砂土落入,汩汩清泉,一汪井水,遂滋养了我们周遭几户人。往事历历,二十余载已过,如今老井乃在,石板却苔藓丛生,表哥已老矣!

表哥一辈子生活在农村,与我闲聊,多是家乡旧事。他说,我们马鞍山一寨,特别是我们大岭岗一组的人,在外人眼中最难处,说起来头头是道,个个都是能人,但做起事来耍小心眼的多,吃不得亏,让不得人,人心不齐,一盘散沙,难做成一件好事。像上次修路,要占某家一点地,死活不同意,结果路修得又窄又陡;队里要修自来水,要大家集资,有些人家就是耍赖不凑钱;还有要修个停车的地方,方便大家,有些人开始说得热闹,要凑钱的时候又耍滑头;更可恶的是,个别人当组长,发展茶产业政府发给农户的补贴,私自克扣......。唉,家乡这些事太多,个别乡邻为一点蝇头小利争得头破血流,几乎六亲不认,真是可笑之至!

我离开家乡多年,再回看乡间这些小事只觉得好笑,个别人囿于自己那点小利,耍横,窝得斗,最后占点小便宜沾沾自喜;殊不知人间自有公道,是非曲直自有评判,那些自以为得计之人,在外人眼中不过一恶徒而已!不懂是非,不遵人伦,活得没脸没皮,这样的人与蝼蚁又有什么区别?跳出那个小圈子,容易辨别里边的是非曲直,倘若我还生活在乡间,是不是也如当地某些人一样,目光短浅,懵懵懂懂?人眼界容易囿于生活的圈子所限,我所生活的圈子也比较狭窄,故也需时时反躬自省,谨言慎行,免得活成别人眼中的笑话而不知啦!

表哥问我,这个公园叫泉湖公园,是不是公园里有什么比较有名的山泉?说实话,这个公园我虽然受朋友之邀来玩过几次,但公园有什么来由我还真不知道。听朋友说,眼前的这个湖原不叫泉湖,叫南湖,它是白云区映山红乡城中村的一个大水塘,受益于市政府建“千园之城”的规划,整治脏乱差的城中村,疏浚湖水,改造、修复生态,遂得今日风貌。据说,旧貌换新颜后,大领导来视察,说,南湖之名甚多,以嘉兴南湖因中共“一大”在那召开而最为有名,而白云南湖公园里边有一山泉名曰“龙泉”,此公园就叫“泉湖公园”吧!领导一言九鼎,“南湖”就变身为“泉湖”了!

整个公园依托云山、孤山、空山、泉湖、西普陀寺,重点打造“三山一湖一寺”人文自然景观,云楼、湖景、水景、湿地,还有园林绿化,景观大道,人行其中,饱览湖光山色,云楼禅影,看西普陀寺红墙飞檐,足可清心抒怀。古人云,智者乐水,仁者乐山,园中有山有水,山上可登高望远,极目骋怀;湖水可洗心涤尘,宁神静气,仁者、贤者到此都可相宜矣!

山还是那山,水还是那水,不因名字改变而改变山水的属性;人也不别因个人的遭遇或环境的改变而改变自己的初心。表哥一向是个忠厚的人,给我发那些牢骚不过是心中不平,看不惯村里有些现象罢了。我劝表哥,人生七十古来稀,都这个年龄了,不管别人怎样,过好自己的日子得啦。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守住自己,何必让别人、让别的事乱自己的心神呢?

湖边游人如织,纵有它成千上万,都是我不认识的,与自己有何相干呢?我陪着表哥闲逛,在我眼里,眼前不过是我们两个人的南湖而已。

:http://www.guanhuaju.com/suibi/vduxskqf.html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read.guanhuaju.com/essays/64/646741.html

标签:自己的 一大 的人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散文随笔】谁把流年暗偷换 后一篇:【散文随笔】绿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