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与佛教的渊源
发布时间:2015-12-15

提起武则天的大名,不论信不信佛教的人士,都知道这一位大名鼎鼎的女皇帝。不过谈到武则天时,大家就会想到她是个*秽不堪的坏女人,因为历史记载和小说的描绘,对武则天皆是极尽侮辱之能事。如果这时有人出来说武则天是好人的话,我想很快就会遭到口诛笔伐的围攻,难道她是一无可取?一点好的地方没有吗?也未见得。

 童女捧沙献佛

相传佛陀在世时,有一天托钵行化,在路上遇见一位太妹型的女孩子,与一班小孩子在路中堆沙嬉戏,她远远看见释迦佛率领弟子们鱼贯而来,她就半开玩笑半认真的用双手从地上捧了一棒土沙,走到佛陀面前,往世尊钵内一放,世尊居然接受她的沙土供养,大弟子舍利弗实在看不下去,心想这女孩岂有此理,怎么可以用沙土向世尊开玩笑。在路上实在忍不住,就问世尊道:“世尊,刚才那个女孩子,把沙土放进你钵内,你为什么让她胡闹?”世尊微笑的说:“你们不知道,此女千百年后,因缘成熟,要在东震旦国为王,这时如不受她沙土供养,她将会破坏佛教的,这样让她种此善根因缘,她将来做皇帝时,会保护佛教弘扬佛法的。”有此因缘,所以在武则天王朝,对佛教尽力推动与弘扬。

 笔者不愿为她的人格辩护,可是她对佛教的贡献,也不能因此就缄默。

 

 女主武王 代有天下

 在贞观廿一年唐太宗得谶云:“唐三世而后,女主武王,代有天下。”太宗密召太史令李淳风,商量此事,李淳风奏道:“依臣据术推之,其兆已成,其人就在陛下宫内,三十年后,当有天下,诛戮唐家子孙殆尽。”太宗道:“现在将所有姓武者杀之如何?”对道:“天命不可易,况且真王不死,徙使疑似者,妄遭诛戮,祸及无辜,今既在宫内,已经是陛下的眷属,再过三十年,又当衰老,老则心慈,虽然有变制易姓,于陛下的子孙,或者所损不大。今若杀之,复生少壮,那就更加严毒了,况又立仇,则陛下子孙必无遗类了。”太宗善其言,停止查究。

武则天是荆州都督武士彟的女儿,太宗召入后宫为才人,那时只有十四岁,当时想不到将来的女主就是她。太宗驾崩后,因为她是姓武的女人,所以就把她送到感业寺落发为尼,则天落发披剃后,还规规矩矩过了四五年的青磬红鱼的生活,高宗登位后,有一次到感业寺行香,一见钟情,就于永徽五年诏入后宫,封为昭仪,第二年又册为皇后。

 

则天造字,作开经偈

 武则天也是天纵之才,她也没有好好读过什么书,她不但能问政治国,而且自己造了十八个字,武曌的曌字,就是她所造的十八字之一,她不但虔信佛教,而且通佛理,她作了一首赞叹大乘法宝的四句偈,千百年后的今天,成为佛教徙诵经的“开经偈”,我们每天在未诵经文以前,要先念四句“开经偈”:

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

这就是武则天所作的“开经偈”,其它如翻译经论,度僧弘法都是尽力协助,本文只介绍则天掌政时,对佛法僧的贡献和恭敬,其它不在本文之例。

 

 菩提流志,来华译经

 南天竺沙门达磨流支法师,在长寿元年来中国,高宗曾闻法师之名,特派专使前往敦请,至是抵达东都,则天召见,并为他改名为菩提流志,翻成中国话名觉。敕住佛授记寺译经九十部,廿八卷,中宗神龙二年,法师移住京城崇福寺,译大宝积经,皇帝并自笔受,睿宗景云元年,在北苑白连花亭内,召开翻译宝积经的会议,仍由皇帝,亲躬笔受,敕王缙贺知章等润色*经文,中书陆象先,魏知古监护,睿宗御序标于经首,直到玄宗的开元元年,流志法师才将自己所译和旧译合成一部,共有一百廿卷完成。法师译完此经后,不再翻译经论。专心持诵静修,因为年龄太大了,他到中国的那年,就一百廿三岁的高龄。到了开元十五年入灭时,世寿一百五十六岁,法师前后在中国译经五十三部。共一百一十八卷,圆寂后谥号为开元一切遍知三藏,名德之重。梵僧中古之未有也。

 

义净法师 取经回国

义净三藏法师从十五岁就发愿往西域求经,直到高宗咸享二年,三十七岁时才能实践其愿。往天竺求取佛经。孤身万里西征,经过二十五年游学三十余国,直至天册元年五月间才回到中国,取得梵本经律论,近四百部共有五十万夹,金刚座真容一铺,佛陀舍利三百粒,则天亲往上东门外京郊,跪迎佛经舍利入京,将佛经等奉安在佛授记寺,敕请法师翻译经论,初与实叉难陀法师翻译华严经。长安三年译金光明最胜王等经,由成均(大学)助教观监护,则天亲制新经圣教序,中宗神龙元年译出孔雀王等经,中宗皇帝制序,名大唐龙兴三藏圣教序,神龙二年随驾回到长安,法师在大荐禅寺,别置了翻经院,译一切庄严王等经,由兵部侍郎崔湜,给事中虑粲,润文正字,秘书监附马都尉杨慎交监护,景龙二年召请义净法师入内殿共同翻经,睿宗景云元年,义净法师又译出浴像等经论廿部,共八十八卷,由学士李峤,张说等润色*经文,仆射韦巨源,苏环监护。中宗在房州时,时时祈念药师佛,

命法师于大佛光殿译药师经两卷。法师于玄宗开元元年七月圆寂,世寿七十九岁,僧腊五十九年,法师前后共译经律论五十三部,共二百三十卷。法师另撰仪传九卷,法师遍译三藏,而自己偏以律学教授学者。

 

 

 迎请华严,觉喜来华

则天太后听说于阗国有梵本华严大经,特派专使前往迎求,并请一位善于梵文的法师随经同来,那时唐朝是大国,边邦小国,见到上国来使请求,当然欣然接受所请,于是于阗国王以尊者实叉难陀,中国语名觉喜,对华严的宗旨,研善解,因此就请法师随经于通天元年,来到中国的京城,则天得此大经来华的消息,大为喜悦,诏入大遍空寺,与菩提流志,复礼法师等,共同翻译,后来法师住到佛授记寺,则天不时亲自到寺,参加译经工作,亲究笔削,并供养法师们的饮食,到了圣历二年十月,才将新译的华严经译成,则天亲制序引,并在太极殿宣示百官。长安四年,实叉难陀又译出楞伽经七卷,法师共译经论一十九部,一百七卷,法师于睿宗景云元年入灭,火化时舌根不坏,皇上下诏送他到于阗本国起塔供养。

 

 

 则天向法藏法师问道

法藏法师号贤首,康居国的人,到长安来寻师学道,后来师侍智俨法师,尽得俨师之教,实叉难陀译华严经时,他与义净法师一同参加译场。万岁通天元年,有旨诏沙弥法藏在太原寺,对大众开示新译华严经的宗旨,在开示时有白光从口中而出,事后则天有旨,诏京城十位大德僧伽,为法藏授满分戒法,赐号贤首,住大遍空寺参加译经。

长安元年,诏请贤首法师,在东都佛授记寺,开讲新译的华严经,讲到华藏世界品时,大地震动,因此诏入长生殿问道,并寻问华严经中,帝纲十重六相之义,藏法师为其说法道:“天帝纲义,十重玄门,海印三昧门,六相和合义门,普眼境界门,这些义章,都是华严经中总别义纲。”则天闻华严经玄义,茫然惊异,申请

再三,藏法师用手,指着镇殿的金狮子为喻,并撰述金狮子章,列十门总别之相,则天阅后才豁然悟解其旨。

藏法师为了易于了解,更进一步,以七妙方便之法,取十面镜子八方安排,上下各一,相去一丈许,面面相对,当中安一佛像,燃一明灯,照亮佛像,就能看到那些镜光,互影交辉,学者因此能了悟,刹海涉入无尽之义。

则天敕奉藏法师为康藏国师,华严宗又名贤首宗者,是以藏国师之名而有。

 

 

慧安神秀,两位国师

 万岁通天元年,诏请嵩狱慧安禅师与北宗神秀禅师入京,乘着肩舆入殿,则天亲自行跪拜礼,住在宫内,朝夕问道,则天尊安师为国师,当时王公以下,闻风来谒者,望尘拜伏。

神秀禅师与安禅师都是黄梅五祖门下弟子,五祖入灭后,秀禅师住江陵当陽山中,则天慕名,诏请入京,与慧国师同住内道场供养,特加钦礼,敕令在当陽山为秀禅师建度门寺,以旌其德。

秀禅师不习惯宫中生活,累次表请回山,方肯送他回当陽山,为他新建的度门寺。秀禅师于神龙二年二月廿八日坐化。皇帝对秀禅师圆寂,为之辍朝五日,出葬时,皇帝亲自送到午桥,王公大臣们送到伊水,秀禅师住世有一百多岁,僧腊八十多。至于慧安国师在隋文帝开皇十七年遁居山谷,炀帝大业年间,大开运河,男人被拉去做工,家中的多数成为饿殍,安师不忍,出来乞食,养活那些饿殍,炀帝闻师之名,征召他入京,不肯受诏,潜入太和山登衡岳行头陀行。

安国师于贞观年间到蕲州参谒五祖弘忍大师,悟明心法。后来隐居终南山,高宗诏他来京,不肯应诏,潜往嵩山少室,此次则天遣使往请,方肯应诏入京,则天拜为国师,后来辞归衡岳,中宗赐他磨衲僧衣。安国师于景龙三年三月三日,吩咐门人道:“我死之后,将我的尸首,放到树林内,待野火焚之。”就在三月八日,国师入灭,春秋一百廿八岁。门人遵嘱,果然有野火自焚,获得舍利八十多粒,内中有五粒大的舍利,送入宫中供养,后人称之为老安国师。

 

 大安禅师,降伏妖狐

 延载元年京中来了一个女人,自称为圣菩萨,具有他心通等神异,所言皆应,轰动一时,则天召见与之相谈,所言皆验,因此留住宫内。当时有一位大安禅师来京,则天迎请入宫问道,并令那位自称是圣菩萨的女人出来相见,并为介绍经过,大安禅师问道:“闻汝善能观心,你能知我的心现在那里?”女人答道:“你的心现在塔头相轮的钤中。”稍停一会儿又问在那里?女人又答:“在兜率天弥勒宫中听法。”一会儿禅师再问在那里?女人答道:“在非非想天。”三次所言皆对,则天大悦,过了一会,大安禅师再问我的心此刻在那里?女人竟一无所知,答不出来,大安禅师大声斥道:“你还自称是圣菩萨,我心置阿罗汉地,你就不知道,若至菩萨地,诸佛地你何由能知?”该女辞屈惭惧,现出原形变作狐下阶而去。

 鬼神妖仙等都有他心通的小神通,所以处处都冒充佛菩萨之名,欺骗人民,接受善男信女们供养礼拜,如武则天这样有才智的人,尚且受其愚惑,信以为真,何况今之愚夫愚妇呢?

如意二年绛州地方有二女童,依一尼师出家,尼师每天诵华严经,有一天诵经忽然坐亡,二女失怙,每天到她师父坟土上号哭,到了如意三年,坟土上忽生莲华五,地方官以此奏闻,则天敕检莲华根,其根出自亡尼的舌上,则天召二女进京,亲自为二女童落发为尼,敕住天女寺。

 

 

 下诏改正,僧道名次

先是贞观年间,唐太宗因为尊李老君为他李家的祖宗,因此屋及乌地将道士女冠也提升在僧尼之前,因此在佛教中引起一场风波,后来玄奘法师取经回国,太宗皇帝对他特别尊敬,可惜时间没有几年,太宗就崩驾了。在太宗晚年时,玄奘法师曾与他提起此事,太宗也承允改正名次,尚未实行,太宗崩驾。高宗显庆年间奘公有病,皇上派尚药奉御蒋孝章,与针医上官琮来为法师看病,奘法师因此陈述,“先朝以释氏的名位,在道流之下,先帝晚年许为改正,同时永徽初,又有命僧尼犯罪情难知者,同俗法治罪,玄奘恐怕疾病萎顿,永隔天颜,所以在未死之前,作表附请内使,以闻天听。”当天高宗就派内使去答复奘法师的请求道:“所陈二事,因为佛道的名位,是先朝处分,事须平章等议行,至于僧尼不应同俗治罪之事,我随时敕令实行,法师安心养病。”僧道名位之事,终高宗之朝,仍未改正过来。

 到了武则天的永昌二年七月间,下诏改正僧道名次,诏文中说:“释典与玄宗,理均迹异,拯人化俗,也是教别功齐,自今以后,如有法事聚集,僧道应该齐行并集,今后已往成为永式,僧尼仍诏在道士女冠的上首。”依据历史的悠久,教理的深远,列朝的前例,佛教皆应在道教之前,则天这样下诏改正,是最公平的处理。

 

善纳忠言,大佛停建

则天笃信佛法,对译经建寺,造像、弘法,都有贡献。他在长安元年,将要建造一尊很大很大的佛像,御史张延珪上疏谏道:“佛以觉者为义,因心而成,不一定以诸相方见,经上也说:‘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真如之果,不是向外追求的,陛下信心皈依,发弘誓愿,壮其塔庙,广其尊容,已经普遍天下久矣。有为住相布施,非最上第一稀有之法,经中曾说:‘若人满三千大千世界七宝,以用布施,其福甚多,不如有人于此经中,受持四句偈等,为人演说,其福胜彼’那么陛下就是倾四海之财,竭万夫之力,穷山林之木以为塔寺,极冶之金以为尊像,劳则多矣,费则甚矣,其所获得的福报,尚不如禅方之一匹夫也”。

“菩萨所作福德,不应贪着,因为有为之法,不足为高,况且动工营建,大兴土木……那时州县征输,星火迫,人民有的谋计无所,或者粥卖以充,结果是怨声载道,和气不洽,这哪里是佛陀所标喜舍之义,不憨愚蒙,而夺其产乎!况且边朔不宁,军装日急,天下虚竭,海内劳弊,关于兴做佛像之事,尚请陛下,慎之重之。若以时政而言,应先边境,蓄府库,养人力,若以佛教而论,则应救危苦,灭诸相,崇无为,伏愿陛下,察臣之言,行佛之行,务以理为尚,无以人废言。”

 则天阅表后,不怒反喜,并在长生殿召见延珪御史,善嘉其言,赐以金帛。

 武则天很能分别忠,在她身边那些得宠的小人,在外胡作非为。经常被狄仁杰等大臣们痛打,他们被打后,回去向则天哭奏,她都是一笑置之,要他们以后在外小心,决不护短,难为大臣。有一二臣恶吏,都是蒙着她做害人的坏事,则天知道一定不容的。

记得骆宾王作了一篇“为徐敬业讨武曌檄”的文章,把武则天骂得狗血喷头。她看过那篇文章后说:“如此之才,不为我用,宰相之过也。”并没有杀骆宾王。这些地方她的容人之量,比那些昏君皇帝要好得多了。笔者并非为她说话,这也是持平之论,不知读者以为然否。

(本文参考,传灯录、高僧传、广异记、旧唐史、法茹珠林、释氏稽古略、佛祖历代通载等书。)
 

返回目录
武则天艳史
武则天艳史
作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