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 虫草》原文·翻译·赏析
发布时间:2015-12-22

《诗经·虫草》赏析

 

【原文】

 《诗经·虫草》

 喓喓草虫,趯趯阜螽;未见君子,忧心忡忡。亦既见止,亦既觏止,我心则降。

 陟彼南山,言采其蕨;未见君子,忧心惙惙。亦既见止,亦既觏止,我心则说。

 陟彼南山,言采其薇;未见君子,我心伤悲。亦既见止,亦既觏止,我心则夷。

 

【注释】

 喓喓(yāo):虫鸣声。 草虫:一种能叫的蝗虫,即蝈蝈儿。

 趯趯(tì): 昆虫跳跃之状。 阜螽(fú zhōnɡ):即蚱蜢,一种蝗虫。

 忡忡(chōnɡ): 心跳。 止:语气助词,无实在意义。

 觏(ɡòu够):遇见。 降(xiánɡ):放下。

 陟(zhì):升,登。 南山:山的代称。

 言:我。 蕨(jué):植物名,初生无叶,可食,

 惙惙(chuò):忧,愁苦的样子。 说(yuè):通“悦”。

 薇(wēi):草本植物,又名巢菜、野山豆。 夷(yí):平,这里指放心的意思。

 

【翻译】

 听着蝈蝈悠长地鸣叫,看着蚱蜢不停地蹦跳。见不到你归来,我的心里就忧虑烦躁。如果见着你,依偎在你的怀里,我心里的愁绪就会顿然全消。

 为了采摘鲜嫩的蕨莱,我爬上南山那高高的山岳。望不见你的踪影,我的心里就忧愁难过。如果望见了你,即使不能依偎在你的怀里,我的心里也充满了欢乐。

 为了采摘绿油油的野山豆,我爬上南山那高高的山头。没有你的消息,我的心里更加悲伤忧愁。如果有了你的消息,即使远隔千山万水,我的心里终归有了盼头。

 

【赏析】

 这是一首写女子怀念丈夫时的忧伤心理的作品。女子感时物之变化,年岁之更迭交替,屡屡不见丈夫归来,忧虑,悲伤,情凄凄,意切切。

 作品的第一章将思妇置于秋天的背景下,思妇听着蝈蝈悠长而又凄紧的叫声,看着已经蹦跶不了几天的秋后的蚂蚱,面对着眼前的衰败景象,难免不撩拨起思妇敏感的思绪,便想起远在他乡不曾归来的夫君,天又要冷了,夫君在外可还安好?御寒的冬衣是否还能穿?等等等等,不仅激起了心中无限的愁思:“未见君子,忧心忡忡。”“忡忡”,犹“冲冲”,形容心绪不安。本诗构思的巧妙,就在于以下并没有循着“忧心忡忡”写去,而是打破了常规,完全撇开离情别绪,诸如自己孤处的凄凉、强烈的思念,竟不着一字,而却改用拟想,假设所思者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那将是如何呢?诗云,“亦既见之,亦既觏之,我心则降。”见,说的是会面;觏,《易》曰:“男女觏精,万物化生。”故郑笺谓“既觏”是已婚的意思,可见“觏”当指男女情事而言,译为“偎着”是模糊意思,非直解。降,下的意思,指精神得到安慰,一切愁苦不安皆已消失。这里以“既见”、“既觏”与“未见”相对照,情感变化鲜明,欢愉之情可掬。运用以虚衬实,较之直说如何如何痛苦,既新颖、具体,又情味更浓。方玉润说得好:“本说‘未见’,却想及既见情景,此透过一层法。”(《诗经原始》)所谓“透过一层法”,指的就是虚实相衬法。

第二、三章虽是重叠,与第一章相比,不仅转换了时空,拓宽了内容,情感也有发展。登高才能望远,诗人“陟彼南山”,为的是赡望“君子”。然而从山颠望去,所见最显眼的就是蕨和薇的嫩苗,诗人无聊之极,随手无心采着。采蕨、采薇暗示经秋冬而今已是来年的春夏之交,换句话说,诗人“未见君子”不觉又多了一年,其相思之情自然也是与时俱增,“惙惙”表明心情凝重,几至气促;“伤悲”更是悲痛无语,无以复加。与此相应的,则是与君子“见”、“觏”的渴求也更为迫切,她的整个精神依托、全部生活欲|望、唯一欢乐所在,几乎全系于此:“我心则说(悦)”、“我心则夷”,多么大胆而率真的感情,感人至深。方玉润说:“始因秋虫以寄托,继历春景而忧思。既未能见,则更设为既见情形,以自|慰其幽思无已之心。此善言情作也。然皆虚想,非真实觏。《古诗十九首》‘行行重行行’、‘蝼蛄夕鸣悲’、‘明月何皎皎’等篇,皆是此意。”(《诗经原始》)此可谓善读诗矣。

 本诗虽是重章结构,押韵却有变化,首章一、二、四、七句用韵;而二、三章则是二、四、七用韵,译诗仿此叶韵。另外王力《诗经韵读》认为各章第三句“子”与第五、六句“止”亦是韵脚。(赏析来源:八斗文学网-蒋立甫,有删改 // 2009-05-27)

返回目录
诗经
诗经
作者: 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