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3)
发布时间:2015-12-24

3

十一月三十日傍晚时分,静冈警察署警官志乃夫正昭来到饭田町。

志乃夫接到了密报,是关于杀害浅间藤兵卫的犯人安和秋的情况。说是两人为寻找疾风德造已经动身去了长野县的饭田町。告密者甚至还提供了两人要住的旅馆的房间号码。

虽然告密者拒绝报出姓名,但从能指出旅馆这一点来看,这个消息来源应当说是相当可靠的。志乃夫傍晚进入饭田町,他先到饭田警察署,目的是想借用几个警察。他顺便问了一下内藤屋旅馆所在的位置,得知内藤屋是一家老式旅馆,位于镇北一侧密集的住家当中。

饭田警察署派出二十个警察协助行动。在与担任指挥的警官中根一起商讨完具体的行动方案以后,志乃夫走出警察署。他计划扮作住客混入旅馆里边。安和秋什么时候来到旅馆尚不太清楚,告密者只是说可能会在月末前后。安和秋一住进旅馆,他就派人去通知警察署。铁壁合围,万无一失。

听说安和秋因为德造一古脑卷走了所有的钱,一直在拚命寻找德造的下落,志乃夫也得到了这个情报。从藤兵卫绑绳松开这一点来看,这个传闻多半是真的。德造想出卖安和秋。既然安和秋是为了寻找德造而来饭田町的,那也就是说德造极有可能就在附近一带。弄好了,幸许能一网打尽也未可知。

终于,志乃夫紧锁的眉头舒展开了。

德造一伙杀死了浅间藤兵卫,轮了他的妻女,更有甚者,还刺杀了警察。他们所犯下的罪行是不可饶恕的。内务大臣特别指示,为了挽回警察的面子,也应该尽早将他们拿获归案。

但是,德造一伙行踪诡密,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年零三个月,案情侦破仍毫无进展。静冈警察署正为此感到忧心忡忡。

志乃夫一副商人打扮住进了内藤屋。

志乃夫正昭刚住进内藤屋,德造紧跟着住了进来。

德造一副长途旅行的打扮。他还带来了希罗,一进旅馆,他就把它拴到院里,他告诉女招待为希罗准备好晚食,然后上了二楼的房间。

女招待很快给他拿来了两壶酒,下酒菜是沙丁干鱼。

德造自斟自饮着。

昨天,他看了报纸上的新闻报道,得知中户源藏受挫的消息。

报上说,源藏为给妹妹报仇。以鹿为诱饵在奥三界岳伏击直奔西北而去的狼。他放出了两条纪州犬。他对这两条狗极为珍。可这两头纪州犬竟全部丧生于狼口。第二天早晨,源藏找到了狼的血迹。狼也遭到了重创。源藏追踪至奥三界岳的北棱,断定狼潜匿于此处。但是,这里是原始森林,人根本进不去。况且即使进去了,也不可能会找到狼。源藏只好呆在外面,等狼出来。狼伤口痊愈得好几天。时间长了,狼不吃东西肯定受不了,最后总会出来的。

——一定要杀死狼!

源藏立下誓愿,出了村子。出来时,他封门闭户,把家里的门窗全钉死了。村里人部惊讶地问他所为何故,源藏不言语。他一身长途旅行的打扮出了村。

以上这些是《信浓日报》的报道的概要。

报道的内容也涉及到了有关源藏本人的一些情况。

源藏创出了两眼射法。他的射击技术简真是出神入化。这话传到松本连队,连队为此事专门派教官前去找源藏加以证实。结果发现源藏的槍法比传说的还要神。松本连队特地邀请他担任临时教练。

但是,源藏拒绝了。少言寡语,格孤癖,这是村里人对源藏的一致评价。

——源藏?

德造在心里默念道。

决不能让他得手。源藏即使有三头六臂,也决不容他杀了戈罗。德造看完新闻报道以后,就下定了这样的决心。

回到寺里,第二天一早,德造就带着希罗出发了。他决意不再回寺。德造总算与怠惰彻底诀别了。他重又到了回居无定所的状态。

德造抛掉怠情这一转变,起因在于戈罗。戈罗放弃安逸,走向漫无边际的荒野,踏上了悲壮的行程。刚刚出去不久,即陷入了困境。戈罗跑不快,很难捕到猎物。瘦骨嶙峋的它,靠近人家得到少女施舍的鱼骨头。和人完全断绝了亲近感的戈罗,却无法忍受饥饿的侵袭,打熬不住靠近了人家,结果暴露出狼的本来面目。

邃尔受挫,步履维艰。

饥饿的戈罗,在大平山袭击马车,结果导致源藏妹妹丧生崖下。

现在,它身受重伤。躲在奥三界的北棱养息,源藏正虎视耽耽地等着它。这样下去,戈罗必死无疑。它虽能斗过狗,却斗不过人。况且对方是可怕的、身怀绝技的源藏。源野对野生动物了如指掌,对山野无所不知。如果坐视不管,奥山界岳会成为戈罗的葬身之地。

决不让戈罗死——当德造决意四处漂流的时候,才猛然觉察到在自己的内心深处,对戈罗的感情竟是如此的炽烈而深沉。德造喃喃自语着“决不让你死”,不禁悲从中来,潸然泪下。掉落下来的泪水,溶化了德造内心深处的坚冰。泪水浸润的视网膜上,出现了戈罗的孤影——为寻找早已灭绝的同类,它不得不在无边的荒野上踽踽独行。背负着这样的命运,实在可哀可叹!

当德造得知戈罗是狼,得知戈罗为寻找同类踏上了征途以后,他也没怎么理会。他根本就不太在意。本来,戈罗对德造并不仰赖,德造对戈罗也没有多少感情。相互之间关系十分冷淡。彼此都把那里当做人生的中转站,暂时的落脚地而已。不过如此。因此德造对于戈罗的流,采取了放任不管的态度。

德造现在才明白,实际情况并非如此。恐惧感不断地侵袭着德造的心,对戈罗的也因此被埋没了。怠惰的生活使德造常常面对死的影,听到死的足音在迫近。死的威胁,使他对戈罗的受到了压制。

丢掉怠惰,离开废寺。当他决意再度四处流荡时,他才终于还了自己的本来面目。这时他恍惚看到了戈罗不安的孤影。那片茫茫的山野在召唤着戈罗,它必须去闯荡。戈罗的孤影引得德造止不住要流泪。戈罗并没弃下德造。德造由于不断的威胁,对戈罗不管不问,漠然置之。与此相同,戈罗也不得不如此。丢下德造,放弃安稳,望乡之念促使它踏上远征的路途。

几十年来,德造第一次落了泪。

决不能让戈罗把命丢在奥三界岳。戈罗才刚刚踏上寻找同类的征途,不能让它上路不久就死。无论它走到哪里,它都无法找到同伴。这没有关系。应当让戈罗去流,直到它对同类的存在不抱希望,尝够了孤寂的滋味为止。戈罗作为虽后一头日本狼降临到世间,为了脑中的望乡之念,它踏上了旅途。它刚路上旅途不久,就抱憾死去,德造不能忍受。

明早,带上希罗去奥三界岳。他知道源藏这样的对手肯定很难对付。源藏对山里了如指掌,德造对山里却一无所知。即便如此,德造仍然要与之对抗。源藏是鼎鼎大名的神槍手,德造也以疾风怪盗著称。德造决不会轻易认输的。

听说源藏钉上家门,带着出远门的东西出了村子。如果在奥三界岳杀不死戈罗。他会一直迫下去的。很显然,他已做好了这样的准备。报道上说源藏十分固执,是个宁折不弯的汉子。如果这样,德造想,走南闯北是自己最得意的事。不论源藏走到哪儿,他都一定奉陪。

两壶酒都喝光了。

安和秋走进内藤屋旅馆。

刚刚落山。女招待把他俩领到楼下最里边的那个房间。

“快去拿酒来!”

秋说着捏了一把女招待的屁股。女招待是个四十出头,皮肤黝黑的胖女人。丰满的屁股惹人注目。

“屁股长得不赖,五毛钱一晚上,干不干?”

“五毛钱?就这么点儿?”

一升米也要四毛钱。女招待诧异地看看秋。

“两人一块钱,这行了吧。”

“——”

女招待没有答话。

“下了班以后,到这儿来。”

秋拍拍女人的屁股说道。

安正朝院里看着,那里拴着一条狗,象是纪州犬。

“你看什么?”

“狗。”

“看它做什么?”

“不做什么。”

“花五毛钱抱抱这婆,实在没多大劲。明天出去溜达溜达,找个漂亮的小媳妇亲热亲热。”

秋说着在火盆前盘腿坐下来。

“德造这个混蛋,”安骂了一句。“抓住他以后,我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马上就可以抓到他了。我决不放过这个狗杂种!到时,我要挖出他的眼珠子。”

“可是,他到底躲藏在饭田町什么地方呢?”

安也在火盆前坐下来。

三天前,他们得到消息,说是一个月前有个象德造的人曾经在饭田町的杂货店里买过东西。

“马上就清楚了。”

秋掏出一支烟,凑在火盆上点燃吸着。

“这个狗妇,怎么这么慢!我去催她快把酒端来。”

“好吧。”

安点点头。

秋走到走廊上。这个店是专门留宿过往商人的。地方虽很大,可看上去还是住得满满当当的。人们左来右往的熙熙攘攘。秋抬脚刚要走向结帐处,却猛地停下了脚步。有个人正从接梯上往下走。那人脊背挺直,跟木桩似的。

秋赶忙退回屋里。

“德、德造!”

“看来他小子已有提防。”

安说着赶忙把刀子攥到手里。

“不,他好象还没有发现咱们。”

秋的脸色十分苍白。

德造来到院中,他是出来看希罗的。希罗正在吃食。德造拍拍它的脑袋,出了院子。不,是刚要出去,便停下了脚步。旅馆的前面是一条下坡道,在那条路的拐角上站着个男人,德造退后一步,又瞅了瞅坡道上方,那里也站着一个男人。两个人正在说着什么。在旅馆对面的民宅的二门旁边,也有几个人。

德造面色陡变。他赶忙回头解开了拴住希罗的绳子。

“喂,听到草笛声时,就快来。听不到的话你就得靠自己活下去了。明白啦?”

德造急步回到房间。他本来可以马上逃走的,但他身上已换上了旅馆的棉袍子,况且他的行李还在旅馆房间里。他装着若无其事地回到房间里。

他急速地换了衣服。他计划从楼后面房坡上跳到下边的小胡同里。能不能跑得掉还很难说。他觉得好象已被团团包皮围了。

一定要逃走——德造给自己打气。打倒警察,从重围中多路而逃!如果不能逃出去,戈罗就会被杀死在奥三界岳,希罗也会成为丧家之犬。

背后的门开了。

听到响动,德造跳后一步,右手里握着寒光闪闪的匕首。

“你跑不了啦,德造!”

安和秋拔出匕首,堵在门口。

“是吗?是你们俩!”

“怎么样?没想到,是吧?”

秋恶狠狠地瞪着他。

志乃夫和中根一起呆在旅馆的一个房间里。中根也是一身商人打扮。他们正等包皮围完毕的联络信号。按理说应该已经完毕。志乃夫踌躇满志。他们在旅馆里张网以待安和秋,没想到连德造也钻进来了。这下可以一网打尽了。他按撩不住内心的激动,恨不得马上冲出来。德造一伙残忍无比,滑得象泥鳅一样。这次为了不放跑他们,他动员了所有的警察,力争全部抓获。

“太慢了。”

中根看看怀表。

正在这时,旅馆里响起一声惨叫。

志乃夫站起来。惨叫声过后,又传来了怒吼声。很显然,旅馆里发生了什么突然变故。志乃夫抓起绳索,他身上只带着这样东西。他用身体撞开门,飞奔出去。

走廊上烟雾弥漫,黑烟之中正升腾起一片大火。翻腾的烈焰中不断地冒出滚滚浓烟。

志乃夫跑到门外。

“别让他们跑了!把住在旅馆的旅客全抓起来!”

志乃夫对着包皮围在外面的警察大喊道。但是志乃夫的喊叫完全淹没在一片狂喊之中。黑烟笼罩着内藤屋。房客们正从二楼往下跳。楼下也有不少人在往外跑,狭窄的通道很快被人流堵住了。

内藤屋周围住户密集,周围人家当中男女老少全都涌了出来。整个内藤屋烟雾腾腾,道路也被弥漫的黑烟遮挡住了。

志乃夫心急如火,他拨开人流,挤挤碰碰地往前跑着。这火肯定是德造一伙放的。而且不仅仅是放了火。当他听到惨叫,迅速跑到走廊上时,黑烟已经弥漫开来。当时,他闻到有一股油味。德造他们无疑是把几瓶灯油全倒出来放了火,黑烟和火势显得异乎寻常地迅猛。

志乃夫边跑边注意搜寻安、秋和德造三人的身影。他象疯了一样,拨开人流往前冲着。但他越来越绝望了。人们都象发了疯一样拥了出来,挤满了道路。火借风势,风助火威,越烧越猛。火势迅速蔓延,周围的人家很快地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房屋燃烧,整个镇子都在燃烧,无怪人们要疯了。

狂志乃夫彻底绝望了。对德造一伙,现在已完全失去了控制。

问题还不仅限于此。招致大火燃烧的原因在于志乃夫。要是他一个人逮捕他们就好了。或者把饭田署的警察叫来两三个予以配合,迅速采取行动,事态也不致会闹成这样,饭田町有被这场大火焚毁的危险。如果那样,志乃夫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在他的头脑里,一场更猛烈的大火在燃烧。突然他的视线落在了一头白狗身上。那狗正要钻进一条巷子里去,志乃夫紧随其后。德造带来了一条白狗,志乃夫曾看见他把狗拴在旅馆的院中央。是不是那条狗他不敢断定。如果是德造牵来的那条狗,那么说不定它会和德造在某处会合。

志乃夫攥着绳子的手不禁有些发抖。

狗穿过一条巷子又一条巷子向前跑着。人流、悲鸣和怒吼吓得它连尾巴也夹了起来。它避开人群,不停地穿着胡同。看得出它明显地不象是当地的狗。对这里它很不熟悉,不知该往哪跑才好。

紧追其后的志乃夫的双眸里面又重新射出冷峻的光。

可是,志乃夫景后失望了。

狗一跑到没有人家的地方,便不再往前跑,反倒趴了下来。它双眼盯着不断翻腾的火焰,发出了两三声凄凉的叫声。

志乃夫躲在暗影里看着它,究竟是不是德造的狗,他开始怀疑、动摇了。也许是本地的狗,发现着火以后,出于本能,逃离火场。面对这场劫难,它也不由地感到悲哀。

志乃夫沉的目光注视着腾腾的烈焰。火焰照彻了黑暗,染红了半边天空。周围的人家淹没在火海之中。风势越来越猛,腾起的火灰四处飘散,大火愈烧愈旺了。

志乃夫感到一切都完了。他的四肢变得冰冷起来。浑身的肌肉在收缩,象有无数的针在刺疼着他。

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了一阵笛声。“也许是哨音。”志乃夫重又振作起来。如果是哨音,那就说明有人在追德造。然而他马上又泄气了。那袅袅的声音,好象是草笛发出的。

他刚要叹气,随即又咽了下去。狗一听到草笛声,便冲入了黑暗当中。志乃夫紧紧跟上。看着狗那急切的样子,他那冰封的血管重又沸腾起来。草笛的声音在召唤着狗。看它疾跑的样子,肯定没错。志乃夫拼命地在后面追着。

草笛的声音仍在不断地传来,听起来有一种凄绝的韵味。这条白狗为草笛所导引,看来是显而易见了。

吹笛的人肯定是德造!德造是否有吹草笛的习惯,志乃夫也不知道。但是,在烈火熊熊燃烧的火场附近吹草笛,肯定不是一般人。毫无疑问,德造吹笛子是为了唤狗。

——看你还往哪里跑,德造!

志乃夫心中暗道。

到了镇外,狗跑入了一块草地。

“别动!德造!”

志乃夫大喝一声。他看见狗的白影子跳到一个人的面前。他声既出口,人亦随后袭到。那个人影一闪,躲开了。志乃夫紧追着,他一心只想抓住德造,杀了他。揍扁他!撕碎他!强烈的憎恶在驱动着志乃夫。

德造被草绊了一跤。

虽然他站了起来,但志乃夫趁他立脚未稳,已从后面扑了上来。两个人马上抱在一起,在地上滚起来。滚着滚着,德造拔出了匕首,志乃夫摁住他的手,匕首从他手里滑落到地上。随后两人便狠命地厮打起来,相互都急于置对方于死地。

但是,渐渐的现役刑警志乃夫占了上风,德造显然有些气力不支。渐渐地,德造的右手腕被志乃夫捆住了。到了这种境地,德造已是莫可奈何了。作为警察,志乃夫绑人是很有一套的,握在他手中的绳子缓急自在,运用自如。

“你跑不了啦!疾风德造!”

志乃夫冲着黑暗大叫道。

“希罗!”德造急促地喘着气,“快上!”

还没等德造声音落地,希罗已扑了过来。怒号声中,狗张牙舞爪袭向志乃夫。志乃夫丢掉绳索,狗咬破了他的手腕。他使劲地踢打着,但狗全然不惧。它发出一声声吼叫,一个劲地向志乃夫猛扑。志乃夫觉得命不保,他的大腿被咬得鲜血淋漓。

德造扑到志乃夫身上。

“你跑不了啦!”

德造叫着,把志乃夫摁倒在地。当警察时学的柔道,这时用上了。

希罗收敛起牙齿的时候,德造已经把志乃夫的手背到身后捆了起来。

德遗一把提起志乃夫,把他捆在附近一棵树上。

“下手吧!”

志乃夫喘着粗气怒吼着。

“快杀了我,德造!你要放了我,对你没有好处。我会继续去追你的。只要我不死,我就会去追捕你。不论你到哪里,我都不放过你,直到杀了你为止!”

志乃夫大声叫骂着。

“我不杀你。”

德造把行李扛到肩上。

“你想追就追好了。我早做好逃命的准备。我觉得那样的人生,才够味儿。如果陷在了你的手里,要砍要杀,悉听尊便。你杀了我,我也决无半句怨言。”

“你杀死了警察,烧毁了饭田町!你睁开眼好好看看,看看这场可怕的地狱之火!我是静冈警察署的志乃夫正昭。你要好好记住我的名字。”

“杀死警察的是安和秋,在旅馆里放火的也是他们。不过,我知道,说了你也不会相信。走,希罗!”

德造说完,转身离去。

夜空被火光映照得红彤彤的。

凌虐

返回目录
凌虐
凌虐
作者: 西村寿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