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5-6)
发布时间:2015-12-24

5

从早上开始,外面开始下起了雨夹雪。

仓田克久站在报社的窗口,看着雨雪朦朦的街头。再过半个月,雨夹雪就会变成雪片。他在想象着被白雪覆盖的山峦会是什么样子。——狼究竟到哪里去了呢?

自打上次回来,他就再没有得到狼的半点儿消息。狼不见了,源藏也消失得无影无踪。源藏出了奥三界岳的小屋,向着御岳山方面,消失在老松林里。在雪花飘扬、一片萧索的气象当中,渐行渐远的源藏的背影至今还留在仓田的脑海里。

转眼又过去了将近十天。狼去了何方,尾追它的源藏又去了何方,现在全无消息。那个偷走仓田父子和源藏的饵肉,被认为是狼主人的带着狗的人也如石沉大海。报纸上曾一再催促狼主人出头申明,可一直未见回音。

一切都沉寂下来了。

《信浓日报》关于觅狼的报道也被迫打上了终止符。狼脖子上套着项圈,这说明狼有养主。这样的话,狼靠近人家的可能极大。捕获狼就不是一件特别难办的事。但是,狼虽非出自本意,却使源藏妹妹致死,还吃掉了源藏的犬。狼现在直奔西北,消失在漠漠的群山之中。它的后面,源藏死死地咬住不放。面对这种情况,《信浓日报》也一筹莫展,莫能助。

最后一匹日本狼。自从它降生的那天起,它可悲的命运就已决定了。命运的安排实在是太残酷了。为寻找同类,它必须无止境地流下去,不得不放弃安稳的生活。何处是故乡?

也许正是基于这种考虑,狼主人把它放了出来。狼主人肯定从狼的双眸中看到了那不可抑止的、如饥似渴般的望乡之念。狼主人自己不敢露面,其中也必有某种隐情。他明知狼终会被源藏杀死,却又无可奈何。他所能做的,只能是偷偷潜入奥三界岳,拿走饵肉。对自己一手养大的狼,他竟无力保护它免遭伤害,亦深可痛哉!

还有源藏。源藏身背大旅行包皮,带着猎槍轻装出发,高大的背影渐渐消失在漫天的飞雪当中。不杀死狼,他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从他的背影上,可以想见他的信念执着和坚定。能否杀死狼,源藏自己也不敢打保票。虽说他久居深山,练就了一双锐利的双眼,但在如此广漠的山野里追踪一头狼,无疑于大海捞针,谈何容易!也许他一开始就知道杀死狼的希望是很渺茫的。但明知其不可为,又不得不为之。推察其心,亦复可叹。

三者各各不同。

勤杂工走进来,后面跟着一个面色沉的中年男子。看其装束打扮,可知是远道而来的。

“您贵姓?”

仓田边问,边指指椅子,示意他坐下。

“志乃夫。我想打听一下有关狼主人的一些情况。”

这个人正是志乃夫正昭。

志乃夫是在两天前看到《信浓日报》上报道的有关狼的消息的。报上说,源藏与仓田父子欲在奥三界岳捕狼。这时,有人来偷走了饵肉。据判断这人很可能是狼主人。这样,捕获狼的行动便告失败。这个人带着一条纪州犬,据称他曾用草笛召唤过狼。

志乃夫久久地盯着报纸,报纸在他手里微微地抖动着。报纸后面浮现出德造的面容。德造带着一条白狗,他是用草笛叫的狗。

——肯定是他!

志乃夫不由地喊出了声音。

这绝不是偶然的巧合。狼是德造养大的。所以《信浓时报》虽再三吁请,狼主人始终没有反应。当他得知源藏要在奥三界岳杀死的狼的消息以后,便从藏匿的地方动身了。那天晚上,他住进饭田町正是为此。

——是他!

志乃夫又说一遍。

他的脸色也随之大变。

那天,志乃夫出了静冈。他已经向警察署提出了辞职报告。上司虽再三挽留,但他执意不肯留下来。饭田町一场大火,烧毁了六十余家房屋。志乃夫被人发现时,还被绑在树上。

要么,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要么,拚死去迫杀德造。对志乃夫来说,二者必居其一。

“我也没有见到狼主人,了解到的情况都写在报纸上了,其余的一概不知。”

仓田不过是把源藏的推测写进了报道。偷走饵肉,割破跳网都是事实。但他既未见到人的足迹,也未见到狗的足迹。一切都只是源藏的推测而已。

“那个叫源藏的,可靠吗?”

“可靠。”

源藏目光锐利。对这一点,仓田毫下怀疑。不,也许目光锐利这种说法对源藏并不恰当。源藏不喜与人交往,他的大半生都是在与世隔绝的山里度过的。可以说他自己已经化作了自然的一部分。正因为此,他观察自然的眼光,便极为严厉。对于人和野兽留在山野上的痕迹,即使是一根毫毛,也休想从他的眼皮底下溜掉。如果没有这样的眼力,那么他就决不可能连带着狗的那个人曾经吹过草笛这样小的事情都会发现了。甚至,也不可能发现阿寺川上游人和狗的痕迹。

发现狼已经离开也是同样。

源藏身材高大,膂力过人。当他知道有人为抢狼设置障碍,破坏他的捕杀计划时,他彻夜在山上疾奔的身影历历如在仓田眼前。当时源藏一定焦燥得如火烧火燎一般。因为他很清楚,不是今天就是明天,狼就要离开那里。

如果源藏不是一个意志坚定的人,那他就决不会对奔向御岳山方面去的狼紧迫不舍,踏上漫天飞雪的山峦。连父亲对源藏都挺害怕。父亲长卫是个经验丰富的老猎人,连他也说源藏这人了不得。

对这一切,仓田都向志乃夫做了说明。

当他解释这些时,他注意到这个自称志乃夫的人神态黯然。而且他觉得似乎在哪里听到过志乃夫这个名字。这样的姓氏不是很常见,他记得他曾经觉得这个姓很新鲜。

“你刚才说你姓志乃夫,是不是——”

“对,”志乃夫点点头。“我不久前还在静冈警察署供职。”

“这么说,前些日子,在饭田町——”

“是的。”

志乃夫一点儿不加隐瞒。

“对狼的主人,你是不是有些怀疑?”

“是的。不过,目前还不能证实。”

“明白了。”

仓田点点头,把视线从志乃夫身上移开。

志乃夫一直在追查杀死浅间藤兵卫和警察的罪魁祸首。毫无疑问,凶手是疾风德造与安和秋三个人。但是,结果,志乃夫反被德造绑了起来。

——德造带着一条白狗。

仓田脊背后不禁一阵发凉。

“请你告诉我,源藏去追狼,你认为在杀死狼之前,他会一直追下去吗?”

“我认为是这样。如果中途退却,他一开始的时候,就不不会去追。”

源藏把家全封起来了。如果在奥三界岳杀死狼的计划遭到挫败,他打算一直追下去。仓田有种预感,也许,源藏会在追踪狼的过程中湮没无闻,销声匿迹。

“狼主人去了奥三界岳。狼虽然暂时脱离了危险,但是源藏还在追击。狼主人会怎么办呢?”

志乃夫直盯着仓田问道。

“——”

“他会不会尾随源藏呢?”

“你是说德造吗?”

“我没有说是德造。”

志乃夫冷冷地纠正他。

“依我看,他也许会去追的。”

仓田望着空中,沉思着说道。

仓田只从报纸上了解到了一点儿德造的情况。据说他已五十多岁,他居然把警察制住了。眼前的志乃夫四十五岁左右年纪,看那魁梧的样子,决不可能束手就擒。虽说有狗帮忙,但是能迫志乃夫就范,并把他绑起来的人,决不会是等闲之辈。且潜入陌生的奥三界岳这种举动,也非一般人所能做到。

——他肯定会去追。

仓田更坚定了自己的看法。

德造从报上看到了有关源藏的报道。即使为此他仍然来了。这说明他做好了与源藏一争高下的思想准备。为了保护狼平安无事,即使是杀掉源藏他也在所不惜。也许只有德造才能做到这一点。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源藏既已踏上了追踪狼的征途,德造便决不会按兵不动。

他的眼前浮现出德造带着狗,在山野里迎风冒雪、穿山越岭紧追源藏的身姿。

“再见。”

志乃夫站起身来。

“你也要进山——”

“是的。”

志乃夫微微点一下头。

“德造的事,我一定保密。不过,关于狼的情报,你能不能提供给我?”

仓田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嘶哑。

“如果有消息,我会跟你联系的。”

志乃夫点点头,转身离去。

仓田目送着他的背影。

志乃夫刚一离开,他就叹了口气。

——最后一匹日本狼?

他在心中自语。

最后一匹狼受着望乡之念的驱使,为寻找业已灭绝的同类径奔西北而来。源藏为追杀它紧随其后。而盗贼德造又在追源藏,警察志乃夫为抓捕德造也踏上了漫长的旅程。

不久,山上就要下雪了。

三个男人,还有一头狼,都将被雪的世界埋没。

仓田的视线落在下着雨夹雪的街头上。

他觉得这帮男人的行动很有一种悲壮之感。

日本列岛最后一匹狼真是命运多舛,可怜亦复可叹。

6

以烧炭为生的助国的小屋,在王泷川上游。

助国烧炭之余,还用套子捕猎野物,捕获对象主要是野兔。他把用铁丝做的套子放在兔子必经的路上。这事儿他做起来一点儿不费劲。兔子一碰上套子,就会被套住。有时一晚上就能套住两只。不过,有时却会一连好几天毫无所获。

这天,助国天还没亮就出了小屋。他手里提着一根用青冈栎制成的六尺长的术棒,腰里别着一把磨得飞快的镰刀。

事出有因。连着两个晚上,有两处被套住的兔子给东西吃掉了。套子附近被撕破的兔子的皮毛狼藉不堪,遍地都是。助国闹不清楚究竟是什么东西夺去了野兔。因为是草地,所以地上根本没留下足迹。

捕食兔子的野兽不少。如果是中了圈套的野兔,占便宜的就更多了。狐狸、貂,还有猪和熊。如果是在白天,乌鸦和猛禽也会插足。当然,野狗、野猫如果见了,是它们的运气。它们会一拥而上。

不管是什么东西吃掉的,助国都忍无可忍了。如果是被过路的野兽吃了,那倒还罢了。但是已连续两个晚上一连两次被劫掠。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对方好象已经在坐地生根了。要逮住活蹦乱跳的野兔,决不是轻而易举的事。而中了套子的兔子这种现成的食物,则可以手到擒来,何乐而不为呢?所以,它赖在这里不走,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这样下去,助国不可能会赚到钱。

——必须除掉这个家伙。

冬天的野兔值钱。肉和皮毛加起来,一只可卖到一块多钱,和一草袋木炭的价钱差不多。这可不是个小收入。

昨晚上,助国想出了一个好办法。他把野兔肉挂在树枝上,下边放着好几个套子。如果是狐狸,为够到肉跳上跳下的当口,必然会被套子套住腿。如果有夹子就好了,可惜助国没有。

他急急忙忙地赶往安置套子的地方。

昨晚上,助国没有在别处下套子。所以,他想,这家伙肯定会上圈套。

“狗东西!”

助国大叫道。来到套子近前,助国发现在熹微的晨光中,一个大个子野犬模样的东西被夹住了腿。一瞬间,助国热血上涌,他挥起六尺长的木棒就扑了上去。

跑到野犬身边的时候,助国停下了脚步。

野犬张牙舞爪,尖利的牙齿看上去十分怕人。上翻的嘴唇下边,两排牙齿在朦胧的晨雾中发着白光。

啦、啦、啦、啦——

野犬嚎叫一声,头向下低垂着。这叫声震动着大地,从脚下传到了他的全身。听起来既象“啦”又象“啊”,给人一种凄怆悲凉之感。

助国咽了口唾沫。他看着野犬,感到一阵恐惧。如果再靠前,恐怕就会遭到攻击。野犬伏下头,眼睛直盯着助国。那双眸子森可怕。幽灵似的,令人直发悚。助国浑身象僵住了一样和野犬对峙着。

野犬的左后肢和右前肢被套子套住了。肉被拖到了地上。

“我宰了你!”

助国低喝了一声,挥起了六尺棒。野犬两条腿上带着套子,一般情况下,是不会脱落的。虽然他感到心里很恐惧,但是在此情况下,野犬只有坐以待毙了。

“叫你贪嘴!”

助国边叫边挥棒打了上去。但是,他不得不边打边后退。野犬非但不往后退,反倒直往前扑。突然它沉下子,差跳跃了起来。助国不由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尖叫。

跳起来的野犬,后肢上的套子脱落了。助国看到以后,不由得叫出了声。但是,前肢上的套子还在牵制着它,还没等它的身体落地,助国的棒子又打了上去。棒子打在什么部位不清楚,但手感告诉他确实打上了。

野犬一下子扑倒在地上。

助国挥起六尺棒,什么也不说,发疯般地一阵乱打。他认为已经把野犬打死了。其实,棒子全打空了,野犬不停地跳着向后退去。

助国“啊”地一声大惊失色,野犬前肢上的套子也脱落了。

晨雾当中,野犬的双眸死死地盯着助国。

助国拔出镰刀,全身的血液凝固了。很明显,野犬准备反击了。如果它反扑过来,后果将不堪设想。他真后悔,当初真不该打它。

突然,野犬的身体摇晃了一下。直盯着野犬的助国还以为是大地在颤抖。野犬的腿打了个趔趄,身体开始摇晃起来。接着,它慢慢支撑不住,歪身倒在了地上。

助国扭头撒腿就跑。此刻,他只想到要跑,别的什么也顾下上了。他拼命地往回跑着,脊背阵阵地发凉。

一回到小屋,他便紧闭屋门,插上门闩,一下子瘫了下来。全身的肌肉仍处于紧张状态,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他大口喘着粗气,呆呆地望着空中。

——跟牛犊差不多。

助国跟前重又浮现出野犬的身姿。现在想起来,其个头可与牛相比。还有那一双鬼魂似的夺人魂魄的眼睛。那双眼睛至今仍在他脑海里发出幽光。助国想该不会是妖怪吧。

那天,助国没离开小屋。整整一天,他只在小屋近旁把烧炭用的原木截了截。他想也许野犬已经死了,但他却没有勇气去查看。即使光是看看尸体,也够令人恐怖的。他甚至不再打算下套子捕野兔了。

翌日一早,助国到山里去砍伐原木。烧炭当中最重要的活儿就是砍伐原木。窑周围的原木伐完以后,就得把窑移到有原木的地方去。为此,烧炭的人必须不断地换地方。

刚一进山,助国就愣住了。野犬从灌木丛中钻了出来。它挡住助国的去路,站住不动了。它把视线盯在助国身上,深深的眼窝里面嵌着刀子般细长的双眸。眼光鸷,牙齿露在外面。

助国惊叫一声,连他自己也不清楚叫了句什么。他一把抱住身旁的一棵树。现在要跑回小屋是不可能的了,那样野犬会很快把它撕碎。于是他便拚命地向树上爬去。

野犬一动不动,眼瞅着助国往树上爬。

助国抱住树干骑在树枝上。野犬绝不可能会上树,因此,他目前可以说是脱离了险境。但他想也许已经完了。他身上只带着一斧头。装有锯、绳、干粮的背板在上树前他已经撂下了。野犬很显然是为着昨天的事进行报复。如果野犬在下边守上一、两天,助国便无路可逃了。一打瞌睡便有从树上掉下来的危险。掉下去那可就完了,野犬肯定会把他撕成碎片的。在树上连续两天两夜不眨一眼,难保不掉下去。

即使呼救,也别指望会有人来,烧炭的小屋与有人家的地方相距很远。

“求求你!”助国喊了一声。“是我不好,请别见怪。我求你了,放我走吧。”

野犬毫无反应。两只眼睛寒星一样,仰望着助国。这只野犬面目狰狞,唇吻很长,眼窝深路。它个头很大,但仔细一瞧,则会发现其实很瘦。象头饿狼似的,一副凶恶残暴的样子。

“唉,求求你,走开吧。我再也、再也不那么干了,求求你。”

助国几乎是带着哭腔哀求道。

野犬盯着助国,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

——野犬看来是非要了他的命不可。

助国这样想。

凌虐

返回目录
凌虐
凌虐
作者: 西村寿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