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5-6)
发布时间:2015-12-24

5

在伊吹山地的北边,福井、滋贺。岐阜三县的交界处,有座山叫三国岳。安藏山位于三国岳西南,滋贺县最北部。

二月二十日。地处安藏山山麓的半明村,有个少女的失踪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少女名叫叶子,刚满八岁。

那天,叶子和邻家的孩子在一起玩耍。可是到了傍晚,叶子没有回家。直到夜里,也不见她回来。她的父母慌忙挨家挨户地去找她的小伙伴们打听,结果发现叶子失踪了。

这是个小村子。村里人提着马灯,点着松明子找遍了全村的各个角落,哪里也没见到她的踪影。

大概是被山神领走了,众人窃窃私语。过去曾多次发生过这样的事。一旦被山神领走,这个人就永远不会在世上露面。一发现有谁失踪,村里人便全体出动进山。一边猛敲钟、鼓之类的东西,一边跑着高喊:“放人!放人!”大家都相信失踪的人是被山神领走的。

明天村里人又要依例全体出动进山去。大家匆匆地做着准备。

翌日大早,村里便开始动起来。村里的猎人发现了叶子留在雪地上的足迹。小小的足迹直通向山里。

搜索队随后紧追上去。

在安藏山的中腹,有个夜叉池。叶子的足迹时有时无,直奔夜叉池而去。追踪的人都感到鬼气森森,心头直发毛。叶子是在傍晚之前和小伙伴们分手的。她究竟在想什么呢?她爬上夕下的山路,到夜叉池去干什么呢?一种超自然的摄人魂魄的东西压得人们透不过气来。

——神在召唤她。

大家心里都这么想。

足迹到了夜叉池畔。走在搜索队最前面的是通晓山情、富于经验的猎手。他叫又八郎,五十来岁年纪。又八郎细心地顺着足迹往前走着。动物留下的足迹可以提供给人丰富的讯息。又八郎具有读懂它的能力。映现在又八郎眼里的叶子的足迹没有丝毫的犹豫。好象夜叉池就是目的地,一路上她毫不迟疑,顺着池畔走着。

又八郎感到森可怖。叶子到达这里的时间是昨天黄昏时分。一个八岁的少女独自一人在夜幕下的湖畔行走,那情景真让人不寒而栗。

夜叉池波诡云谲,波翻腾。

绕池走了半圈的时候,又八郎停下了脚步。

“都停住!”

又八郎挥手止住大家,他的声音在微微的发抖。他看到叶子的足迹后面紧跟着野兽的足印。野兽的足迹和叶子的足迹叠印在了一起。又八郎蹲下子,久久地端详着地上的足迹。

“是狼!叶子被狼……”

他猛地收住口,没有再说下去。他顺着足迹纵目望去。叶子和狼的足迹离开池畔上了山。山顶上白雪覆盖,布密布。

“叶子!叶子!”

叶子的父亲哭喊着朝山顶奔去。

安藏山西边有个大黑山,海拔三百二十米,属私人所有。半明村的猎人五助正在小黑山旁边的那座山上走着,身后跟着打野猪的猎犬“戈罗哈赤”是一头大型杂种犬,它有个癖好,见什么咬什么。五助已经年过五十,他是个很普通的猎手。加之“戈罗哈赤”也不是什么名贵的猎犬,所以他所获无几。到目前为止,他只打到了三头野猪。

这天出猎,他没抱什么指望。

这一带野猪很多,这与这里特殊的地形有关。除了琵琶湖北岸有一块开阔地之外,其余全是人迹罕至的山峦。山势险峻,无路可通,这为野猪的生息创造了极好的条件。

从日本海上吹来的风为西北的两白山地和铃鹿山地所阻,骤然变冷,降而为雪。

夏天的时候,躲在深山里的野猪也为冰雪所苦,不得不离开老窝。

五助在山谷里坐下来。

“戈罗哈赤”钻入山坡上的草丛中。五助一边掏出烟袋着烟,一边在想着叶子失踪的事。叶子是前天失踪的。五助也参加了搜索。因为叶子的足迹和狼的足迹在山顶上被雪淹没,搜索无法再继续下去,大家只好返回。

《中央新闻》以“少女遭狼袭击”的大字标题报道了这件事。五助并没有看到这篇报道。听人讲报纸是说,流中的最后一匹狼袭击了一名少女。狼究竟吃没吃叶子,五助也不敢断定。据说,以前狼也常跟在人的后面,谁也不清楚它跟踪人的目的是什么。只是跟踪而已,从没听说过有人被偷袭。

不管怎么说,叶子生还的可能是微乎其微的了。

远处传来戈罗哈赤的吠叫声。戈罗哈赤的叫声很独特,它嘴里总象唾沫很多,声音听起来呜噜呜噜的。

五助闻声跳起身来。

声化作悲鸣,随之又恢复原样。五助边跑边想,大概是碰上野猪了。戈罗哈赤的叫声一直在同一个地方。如果是猪以外的其它野兽,早就该跑远了。而野猪则十分蛮横,毫不在乎。狗一近身,它就用屁股去蹲,故意挑逗。不时传来的戈罗哈赤的悲鸣,告诉他狗跑得离野猪太远,遭到了野猪的利牙的威胁。

五助目此欲裂。

戈罗哈赤又发出一声尖厉的悲鸣。

——也许是“白胡子”。

五助向前跑着,头皮直以炸。戈罗哈赤在同一个地方叫得时间太长了。再怎么蛮横的野猪,也不会跟狗周旋这么久的,因为它们知道猎人就在附近。

只有白胡子,才敢如此肆无忌惮。

这头野猪看上去约有二百多斤重,脸上和下巴上长满了仙人一般的白胡子,它的绰号很有一套,在此之前,已有好几条猎犬丧生于它的齿下。

如果真是白胡子,那戈罗哈赤的处境就危险了。戈罗哈赤情凶暴,对手再强,它也不会退缩。

——但是,这次能打死白胡子也未可知。

恐惧和欲望同时涌上他的心头。

五助拨开茅草,疾步循着叫声奔去。

许是觉察到了五助已经靠近,野猪开始跑起来。这头野猪个头可真够大的。五助端槍瞄准。刚要开槍,他看见戈罗哈赤咬住了野猪的后腿。野猪猛地回过头来,摇晃着脑袋用牙一挑,戈罗哈赤发出一声悲鸣。

戈罗哈赤被甩出去好几米远。

眼见戈罗哈赤的血撒向空中,五助扣动了扳机。

白胡子被打断了前肢。它脖子上的棕毛倒竖起来,拼命向前狂奔着,两边的茅草被它的牙齿挑得到处飞散,它的身后随之出现了一条路。

地上的雪飞溅起来,到处乱崩。

五助紧追过去。白胡子跑过去的地方血迹斑斑。地上的芦草也都被踏开了。五助瞅瞅四周,转身朝戈罗哈赤奔去。

戈罗哈赤的肚子上裂了个大口子,已经气绝。它的嘴里还咬着一块白胡子身上的肉。脸上一副倔犟不屈的表情。它把自己的生死都置之度外了。

五助为戈罗哈赤合上双眼站起来,他顺着血印去追白胡子。血印出了茅草丛,沿溪流而下。突然血迹不见了,野猪显然已跳进了溪流。跳到水里,可以使伤口冷却,身体变凉,气味也随之消除。大部分野兽在被追赶的时候,都要跳入溪流。这样做,目的之一是为了伤口和身体得到冷却,但更重要的是可以藉此除掉气味,摆脱追踪的猎犬。

问题是要弄清楚它是从哪里上的岸。

五助对溪流两岸做了周密的调查。

五助来到对岸,发现岩石上有血迹。这里是小黑山。注目良久,五助转身离去。

天上开始飘起了雪花。

翌日,天还没亮,五助就进了小黑山。雪虽然住了,但昨天的踪迹却被埋没了。他虽打算搜索白胡子,但他心里清楚,十有八九只能是徒劳。如果有猎犬那还好说,但现在戈罗哈赤已经死掉,五助只有靠侥幸了。他希望白胡子已经死在什么地方了。但是,他连子弹打在什么部位都不清楚,这种期待显然只能是他的一厢情愿。

他在山里转悠了三个多小时,一无所获。地上除了一层新雪之外,别无他物。

正要回去的时候,五助猛的停下了脚步。山坡上是一片杂树丛。有什么东西从斜坡的上方往下冲来。灌木丛被弄得东倒西歪的动静很大。五助瞪大了眼睛。他想肯定的白胡子。不管是野猪或是别的什么东西,跑起来都不会弄出这么大的动静。虽然五助还有些怀疑,但看样子只能是白胡子。

看到白胡子从灌木丛中跳出来,五助不禁慌了手脚。白胡子带着一溜雪烟直奔五助而来。五助意识到野猪可能是要复仇,他拔腿就跑,可是由于太紧张,一脚踏了个空,踉跄欲倒。槍口一下子插到了雪地里。这下五助更慌了。槍口里一灌进去雪,就不能再射击了。如果开槍,极有可能槍身炸裂,身负重伤。火药产生的空气膨胀压力极高,如果槍口有阻塞物,槍身便有炸裂的危险。

既然不能开槍,就只有坐而待毙了。五助趴在雪地里,绝望地看着扑来的白胡子。

但是,白胡子对他视若无睹。它卷起一股白烟从五助近旁飞奔而过。五助呆愣愣地看着。不明白白胡子究竟是在追什么东西还是被什么东西追赶。它脖子上和脊背上的棕毛根根竖立。猛然,有个黑影映入了五助的眼帘。黑影从坡顶上扑扑腾腾地卷着雪朝白胡子冲过来。速度之快,令人咋舌。它企图挡住白胡子的去路。

黑影一跃而起。跳跃时,身下卷起了一溜白烟。黑影象鹰一样从空中向白胡子发起了攻击。五助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脚下踩的不知是石头还是木头滚了一下,五助向后一仰,倒在了斜坡上。随即使头朝下直朝坡底滑下去。槍也脱了手,他象一个雪球一样怎么也收势不住,一直滑到山坡底下。

过了一个多小时,五助才找到槍回到原处。

五助查看了一下白胡子的身体。白胡子鼻头被咬破,脖子也被咬断了。流出的血把周围的地面都染红了。从血泊当中,有一条痕迹伸向这处。痕迹近旁也淌着不少血。

五助盯着足迹审视了好久。

——狼。

这些足印和在夜叉池畔留下的足印一模一样。

五助又回到白胡子的尸体旁边,查看了一下弹着点。猪的左前肢齐根断掉。原来白胡子是在用三条腿奔跑。他听说过猪三条腿照样能跑。虽说野猪的一条腿断了,但仅一头日本狼就咬死了这么一头野猪,也着实太令人吃惊了。五助简直看傻了眼。

象是为了追悼死去的白胡子似的,天上纷纷扬扬地下起了雪。从漫天飞雪当中走来了一个人。

“又是你。”

那人在五助面前站住。

“哥。”

五助皱了皱眉头。这人是五助的哥哥十助,小黑山是他的财产。

“把猪留下快点儿走开!”

十助的口气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

“有狼,是吃掉叶子的那条狼!喏,你看。狼去了山顶上,它受了重伤。现在把猎人都集中起来……”

“这是我的山,谁也不许进!”

“可是现在……”

“少废话,你快走吧!”

“好,我走……”

五助十分生气。不过生气也没用。十助一出来干涉,说什么也无济于事。十助肥胖的脸上满是横肉。鹰钩鼻居中而坐。圆圆的小腿深陷在眼窝里面。

十助在这一带相当出名。

小黑山周围溪流环绕,是个独立的小山。全山归十助所有。十助把全副心血倾注到了小黑山上。他从年轻的时候开始一点点购进,现在整座山都成了他的。十助视小黑山为掌上明珠,珍备至。他在山上植树、除草,花了不少功夫。当然收入也相当可观。他可以从山上采到松蘑和竹笋。

不管是谁,十助都不容许进山。在溪岸边,到处都可以看到“严禁入山”的木牌。十助并不因此而放心。他手执双筒望远镜,每天沿着溪流到处巡视。发现有人进山,他便追上来将其赶出去。另外,他还在自家住宅的屋背上安装了望远镜,进行监视。

两年前的冬天。

五助在小黑山射杀了一头受伤的野猪。野猪是在中弹后,被追赶到这里来的。恰在这时,邻村的三个猎人在狗的引导下追了过来。三个人连句感谢的话也没有,便砍下树枝准备把猪抬走。

五助对他们不近常理的举动十分生气。野猪即使受了伤也不会马上倒下。虽然受伤的部位不同,情况也不同。但一般情况下,猪在挨第一槍之后能跑好几里远。所以最后射倒野猪的人有权利得到七份。鹿抵抗力差,与之相反,打第一槍的人可以得到七份,补槍的人可得到三份。这是猎人当中普遍公认的不成文规定。接道理五助可以分得七份。

三个猎人的话激怒了五助。“没有你那一槍,猪也会死的”——他们这样回答五助。五助一气之下上前拦住他们,不让他们把猪抬走。气氛骤然紧张起来。

这时十助气喘吁吁地跑来了。当他发现三个猎人砍了他的树枝之后,气得脸色都变了。

他大喊大叫道:“把猪和树枝都给我放下!被砍坏的树也得赔偿!”如此大叫了一遍之后,他威胁说:如果不答应,就告到法院,一定要评出个是非曲直。

吵到后来,三个猎人丢下猪走了。这时只剩下五助和十助两个人。十助对五助大发雷霆,要他即刻离开。五助也不示弱,他坚持自己对猪的所有权。双方你争我夺,相持不下。谁也不肯做出让步。因为解决不了,所以这事闹到村长那里。村长和驻村警察居中调停,判为各得一半。猪也实在不能久放了。五助同意了,可十助却只是不肯。在自己山上猎获的东西当然属于自己,而且那几个贼盗还砍了他的树,踩折了他的小树苗。他坚持要上告法庭。

调解未能成功。就这样猪最后也腐烂变臭了。

十助既然出面了,那白胡子只能不了了之了。狼也是同样。近乡人当中,没有谁甘愿为平治狼去和十助发生纠纷。

——难道就这样善罢甘休?

五助恨恨地看了看十助粗短的脖子。只要能找到惩治十助的办法,即使是与恶魔结盟,五助也干。

6

源藏二月二十一日离开了小窝棚。

当天,他到了美浓。在那里,他买了张报纸。上面报道了狼的最新消息。

袭击少女的恶狼已被包皮围。

恶战巨猪,带伤避匿林中。

据猜测,在夜叉池畔,少女被日本狼追上,并在风雪弥漫的山岭上惨遭不幸。两天之后,狼又在附近的小黑山露了面——报上赫然这样写道。

源藏匆匆看完报道,扬起脸来。

事情的经过,报上有详细的记述。

十助和五助为白胡子争持不下。十助的蛮横无理激怒了半明村和邻村的猎人们,他们联合起来执意要杀死躲在小黑山上的恶狼。十助拼死阻拦。没有办法,大家只好把小黑山团团围住,采用守株待兔的战术。报上还说狼在与白胡子的殊死搏斗中受了重伤。等侍痊愈,需要十来天时间。在此期间,狼可能不会出小黑山山顶附近的原始森林。

——真令人奇怪。

夜幕即将降临,源藏抬头看看灰蒙蒙的天空。

据说小黑山海拔三百二十米,周围为溪流所环绕。即使山势再陡峭,海拔既然有三百米,那它的山麓的面积肯定不会小。纵然把当地的猎人都集中起来,也不会有多少人。凭这些人很难保证不使狼逃脱。要形成包皮围,至少得有上百人才行。而且,小黑山的主人十助与猎人们的纷争也让人觉得十分蹊跷。

报上说以半明村的猪人们为主体,为给叶子报仇,猎人们拥上小黑山,而十助仅一个人就把他们拦住了。这是不可能的。十助怎么挡也没用,大家一拥而入不就完了?而且,如果想悄无声息地进去,那么一大片山麓,哪里不可以进去?事情很简单。进山去把潜匿在山顶跗近的狼找出来杀死就行了,何必如此大造声势?

其中必有缘故——源藏暗想。

——德造?

刚走几步,源藏猛然停下脚步。

他的眼前浮现出投身溪川后销声置迹的德造的面容。德造也在寻找狼。为了不让源藏杀死狼,他带着狗奔波在横无际涯的山野之上。志乃夫知道这一点,他死死地盯住德造不放。德造一听到狼的下落,便会动身前往。他知到源藏一直在追杀狼,所以他不可能无动于衷。即使明知志乃夫会闻讯赶来,德造也不会按兵不动的。

——会不会是警察设下的圈套?

志乃夫因流而疲惫不堪的暗的脸在他的脑海中闪现。志乃夫也许已经不堪流之苦,放弃了漫无边际、无休无止的追踪。被认为遭狼袭击的半明村的叶子失踪一事,志乃夫一定从报上看到了。他料定狼肯定会在附近一带再次露面,遂向静冈警察署求援。静冈警察暑在半明村周围张网以待,在得知狼与白胡子的恶战当中身负重伤之后,即大肆报道,极力渲染。报纸上一报道,源藏必会前来。自然,德造也不会不来。因为即使是源藏不来,狼也极有可能被当地的猎人打死。

——事情很可能会是这样。

源藏重又迈步前行。他在想,志乃夫这老兄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点儿,这样的人可真少见。即使是潦倒得如同乞丐一般,为一顿饭给人劈柴,做体力活,他也不放弃自已的初衷。

但是,他可能也认识到了自己一个人的局限。

——狼和德造完了!

源藏心中暗道。

虽说是在配合警察的行动,但很显然,半明村的猎人们恨不得马上就把狼打死。因为他们深信是狼吃掉了叶子,所以他们都同仇敌忾。张网的目标是德造,但狼也极有可能在劫难逃。狼真会吃了少女?——源藏不禁自问。他是从买猪肉的人那里听到狼袭击少女的消息的。他对这一事一直持怀疑的态度。他不相信狼会害死少女。如果要吃人的话,它早就吃了。

但是,走在夜叉池畔的少女被狼追踪却是事实。想到此,源藏的心凉了半截。到底是什么原因促使少女独自一人走向夜叉池的?而狼跟在少女背后又是出于何故?

源藏似乎听到了深夜当中吹过夜叉池的凄怆的风声。

忽然,他闻到了朱美的气昧。

源藏环顾四周,哪里也没有朱美的影子,事实上也不可能有。源藏象是为了摆脱这种气味似的加快了步代。

他的脑海里又出现了在朽腐不堪的小屋前,朱美为他送行时那眼泪模糊的脸。

半明村笼罩在灰蒙蒙的雪雾之中。

天上没有风,四周围静悄悄地,纷飞的雪花直落地面。

《信浓日报》的仓田克久从叶子家里出来,已是午后将晚的时候。他顶风冒雪走在雪地里,耳边仍回响着叶子母亲的啜泣声。

吹草笛是叶子的拿手好戏——她的母亲说着,止不住的眼泪扑籁籁往下掉。这句话,使仓田茅塞顿开。狼跟踪叶子的理由找到了。叶子的神发生异常,深夜登上夜叉池。她边走边吹草笛,正从附近经过的狼听到了笛声。

狼驻足细听。

狼以为是德造。它虽然离开德造,为寻找同类,在山野里走南闯北,但它对自己的养主德造并不曾忘怀。狼想兴许会是德造这种想法驱使它到池畔去探个明白。结果却发现是个少女。少女对狼毫无察觉,她边吹草笛边离开池畔朝山顶走去——。

仓田的脑海里清楚地浮现出这样一幅场景。

仓田确信,狼根本没有袭击叶子。狼从池畔跟着叶子爬上山冈,并不是为了要袭击她。它这样做,完全是出于对少女的亲近感。犬科动物都对人有一种亲近感。这一点谁也无法解释清楚,但这种亲近感确实存在。狼袭击人类的例子世界上还从未有过。

在西伯利亚,有狼群袭击列车的记载。在欧洲,有狼群袭击村庄,人和狼展开了凄绝的殊死搏斗的记载。但这些狼都患了狂犬病。江户末期,患了狂犬病的狼也曾跑到村子里,疯狂地对着人和牛马乱咬。

没患狂犬病的狼袭击人的例子还未曾有过。不仅是狼,所有的犬科动物都是如此。非洲大陆上的豺狗和西伯利亚荒原上的鬟狗都属犬科,据说连猛兽见了它们都躲得远远的,但它们却从不袭击人。

狼对人的亲近感尤其强烈,甚至有“护送狼”之称。它常常悄无声息地跟在人的后面,却毫无偷袭之意图,不知不觉间便不见了踪影。有人说它是想要盐。因此,有些地方的人进山有带盐巴的习惯。

狼跟在人的后面是不是就为了要盐,谁也不清楚。食草动物从草木当中获取盐分,而肉食动物则靠喝草食动物的血获取盐分。谁也不知道狼对盐分是不是有更多的需求。

西方的动物学家用亲近感一词来说明犬科动物对人的兴趣。

仓田进行过详细的调查,他现在对这一点也深信不疑。

他相信狼决无袭击叶子的企图。

但这句话他并没对叶子的父母说起。在现在的情况下,说了他们也不会相信。深夜之中,少女独自往山上走去,一匹恶狼紧随其后——这样的图景实在是太可怕了。对狼的恨他可以从叶子的双亲的痛哭当中看出来。其实,这也是事所必然。

叶子怕是回不来了,仓田思忖着。自打失踪之后,已经六天过去了。在风雪弥漫的山野里,她不可能会活下来。

狼和德造都在劫难逃。在冰雪地里,最后一匹日本狼将灭亡,而狼的主人也将落入警察设下的圈套当中。一到半明村,仓田便动身前往小黑山。在各个紧要的关口,都有很多猎人把守。猎人们有一百好几十个人,其中有百分之七十是警察装扮的。剩下的百分之三十是附近的猎人和警察找来的年轻人。一切都是警察事先安排的。当然,猎人们为叶子复仇之心也很急切。但是,如没有警察的约请,为杀一头狼,这么一连好几天昼夜戒严,是不可能的。

只要把狼堵在这里,德造就一定会来。狼是吸引德造的诱饵。

仓田到处寻找志乃夫正昭。

他一定要找到设圈套的志乃夫。仓田没有理由去责难志乃夫,而且他也不想那样做。他只想提请志乃夫关照一下狼。

志乃夫找寻不见。谁也不知道志乃夫在什么地方。搜查本部设在村长家里。静冈滋贺两地警察的搜查总部都设在此处,志乃夫肯定在这里。

志乃夫不得不这么做,对于他的变节,仓田感到可悲。

夜里有个人来到搜查本部。

这个人打扮和乞丐没有两样。他要求会见静冈署的负责人。

静冈警察署保安科的吉成警官出来接待了他。

“还是你。”

那人压低声音说。

“我们一直等待你来,志乃夫警官。”

吉成轻轻地点头致意。

“你是叛卖。”

志乃夫表情黯然。

“叛卖?”

吉成早料到他会如此说。志乃夫怒气冲冲的脸上疲惫不堪,与从前相比判若两人。

“我曾经帮过你的部下角田的忙,你就这样报答我?”

志乃夫的声音在微微地颤抖。

角田一问,志乃夫便把追捕德造的事情告诉了他。他失口说出狼的主人就是德造。话一出口,他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策,只好叮嘱角田别把这话告诉别人。

“我只是想帮您一把……”

“别说了!”

志乃夫打断了他。对自己原来的部下吉成品,志乃夫是再清楚不过了。他肯定拚命追问角田,志乃夫怎么会无缘无故地跑到歧阜深山当中的温泉疗养院给人劈柴的?德造说不定就在那一带。不光是吉成,整个静冈警察署的人都知道志乃夫是为了追捕德造才出来的。如果可能的话,吉成想赶在前面抓到德造。

角田说出来以后,吉成便开始寻找机会。

刚升为警官的吉成立功心切。而且内务省严令一定要把德造一伙逮捕归案。至于志乃夫追捕德造是何动机,吉成根本没有想过。

“请您耐下子听我讲完。我打算让您逮捕德造。”

“果真如此?”

“至少我是这种打算。眼下两暑联合行动,共投入警察一百二十人,加上猎人、青年队、消防队等四十余人的配合,参加包皮围的共计一百六十人。小黑山已被团团围住,没有一处死角。山的四周溪流环绕,对包皮围十分有利。包皮围圈昼夜换防,严阵以待。只要德造一露面,就跑不了他。您从此便一劳永逸,不用再四处奔波了。——唉唉,您要去哪里?”

志乃夫已经站起身来。

“我有我自己的打算。”

志乃夫迈步出了屋子。

外面正下着雪。志乃夫冒着雪朝小黑山走去。刺骨的寒风直吹得他通体透凉,这风好冷,好凄怆,志乃夫觉得浑身的热量一点点被吸走了。

他在想,自己追踪德造究竟是为什么?追踪的目标马上就没有了,不,应该说马上就要消失了。

只要德造到这里来,就必然要落入圈套。好在六十多人严加警戒,一被发现。他就是插翅也难以逃脱。

——但是,德造真会来吗?

他有些吃不准。德造决不会轻易上钩。也许他会看出报道背后警方设置的圈套。即使不是如此,他也会有所警戒的。即便来了,如果包皮围的态势被他窥破,他也会悄然离去的。志乃夫想但愿如此。德造只能是志乃夫的猎物,而且只能是志乃夫一个人的猎物。

饭田町的那场大火一直在志乃夫的脑海中燃烧。那痛楚的一幕他将没齿不忘。当时,自己被绑在树上,眼望着大伙,屈辱象火一样地炙烤着他的身体。在他的心里和视网膜上,耻辱的烙印象镌刻上去的一般,永远也不会消失。如果警察逮捕了德造,志乃夫内心便会为失落感所充斥。失去了神支柱的志乃夫将何去何从呢?

看来,结局大概只能如此。

德造肯定要来。看到包皮围网以后,他会觉察到警方设下的圈套。但即使如此,他也决不会退缩。小黑山上有自己养大的狼。如果丢下不管,它就会被人杀死。德造肯定会舍命潜入小黑山。

志乃夫想起了在椹谷与德造进行的格斗。德造跃身入谷,决心与志乃夫同归于尽。这不是一个寻常人物的举动,它显示了德造所具有的果敢神。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决不会去和神槍手源藏进行较量,如果有必要,德造将不惜杀死源藏以救狼。为了保护亲手养大的狼,德造已把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了,他随时准备舍弃自己的生命。

雪花变得浓密起来。

在雪花织成的帷幕当中,志乃夫踽龋前行。

源藏到达小黑山山麓的时候,雪已停住了。

他径奔小黑山而去。包皮围的人一见,“呼拉”一下上来把他围住了。他们盘问了一番,源藏据实相告。

“你就是中户源藏?本部正有事找你。快随我们走一趟。”

一个警察说着伸手抓住源藏的手腕。

“放手!”

源藏低喝一声,一把推开警察。

“干什么?你想抗拒?”

“我犯了什么罪?你们凭什么抓我?”

“你到本部问问,自然就知道了!”

警察脸色大变。不只是他,另外几个人也向源藏来。

“我要上山去。”

“这座山禁止任何人入内!”

“别过来!”

源藏把槍口对准他。

“你敢威胁警察!”

“少啰嗦!”

丢下这句话,源藏跳入溪流里面。

就象等待源藏进入黑山似的,天上又纷纷扬扬地飘起了雪。很快,雪越来越大。雪加风,整整持续了两天。

第二天午后,源藏在高山顶不远的地方,驻足停立。这里是原始森林。小黑山自山腰以上全是原始森林。树林被暴风雪所包皮围,狂风在树枝间呼叫,好象树木自己在哭号一般。雪粒铺天盖地打过来,搅得四周围天昏地暗。

源藏定定地看着地上,目光冷。

在一棵大树背后,残留着一个脚印。这是踏雪套鞋的印痕。源藏盯着看了好半天。

——德造!

终于,源藏自语了一声。

肯定是德造留下的。猎人不可能会进来。猎人们都死死地把守在山麓下面。源藏一进入小黑山,就起了暴风雪。暴风雪刮得人眼睛都睁不开,警戒必然要松懈下来。德造便可乘机摆脱监视。

德造乘下雪的工夫溜进了小黑山。也许老谋深算的德造早就潜伏在附近,等待暴风雪的来临。

源藏又迈动步子。

他眼睛充血,显得十分焦燥。小黑山只有一点点儿大小。狼隐伏在山腰以上的原始森林当中,潜伏场所更是狭小。德造吹着草笛,不须半日即可转过来。如果赶得巧,他很有可能马上就见到狼。现在也许德造和狼已经汇合一处了。那个残留下来的脚印大概是三、四十分钟以前留下韵。如果过去一个小时的话,那么即使是在大树背后,脚印也会荡然无存的。

如果让德造带狼出去,那就什么都完了。德造纵使长三头六臂,带着狼从这重重包皮围中溜出去,也是没有指望的。狼注定要被打死。

源藏在林中穿行着。

他在雪地上艰难地跋涉,整个神经全都集中到了耳朵上。林中寒风怒号,他想从这声音中分辨出草笛的声音,但这根本无济于事。耳边只听风声呼啸,就如成百上千的鸟在狂噪。源藏恍然大悟,在这样的情况下,吹草笛只能是徒劳。细细的草笛之声根本就传不出去。

搜索本部进入了紧张状态。

黎明时分,包皮围人员发现了雪地上进入小黑山的足印。足印从溪边直通到山坡上。其实与其说是足迹,还不如说是一条深沟。看上去象是熊划拉出来的。夜里,更加上暴风雪,无法进行监视。接到报告以后,本部大为震动。德造必然已乘隙进入了小黑山。

吉成和大津署的烟田警官临时从邻近的村子里强行召集了不少人。德造这是自投罗网。如果再让他跑了,实在有损警察名誉。

过午以后,动员起来的人陆续到场。本部连稍稍休息的时间都没给,就把他们投入了包皮围阵中。新加入一百人,总人数已达二百六十名。半明村的女人们全力以赴烧水做饭。二百六十人全部上阵,昼夜戒严。如果吃不到热乎的东西,这么冷的天谁也受不了。小黑山山麓进入了临战状态。绝对不能放过!就是一只老鼠,也不能让它跑出小黑山——本部下达了这样的死命令。

吉成现在已忘掉了志乃夫。听说志乃夫在包皮围阵中不停地走动,那就随他去好了。吉成也双眸充血。

一种难以遏制的兴奋在他心头激荡。

源藏停下脚步。

他看到前面树丛当中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他举槍直指过去。树林当中依然风怒号,小小的雪花化作雾状随风飘荡。刚才的动静发自于前面不远处迷朦的雪雾当中。

——狼?

源藏凝神细看。

什么东西又动了一下。

源藏的槍口悄悄一转。

洞的槍口直指向那个移动的东西。随之源藏又放下槍来。原来是条狗。是德造带在身边的那条纪州犬。狗也发现了源藏,透过雪幕,可以看见它正窥视源藏。

源藏十分惊讶。他万没有想到德造会如此疏忽大意。他一个人尚且不容易混出包皮围网,他居然连狗也带了进来。对德造的意图源藏有点儿弄不明白了。

德造可以把狗寄养起来。他只消吹吹草笛,就能够把狼叫出来。

德造想带着狗和狼从包皮围网中突出去,他想得也太简单了。源藏不禁有点儿来气。

——或者,德造老糊涂了?

源藏又迈动步子。

狗已经消失在雪织成的帷幕当中。它的身后留下了一道深沟。源藏尾追其后。树林当中一片混沌,深深的印痕象一条通向冥界的路。

源藏停下脚步,同时急速地掣身后退。在他刚刚走过一棵大树的时候,从树干背后,突然有个黑影向他扑来。

“看刀!”

黑影发出一声低喊。

正是德造,他右手当中的匕首划破了源藏的身体。源藏横倒在雪地上。

“老子跟你拼了,源藏!”

德造朝源藏直扑过去。

倒地时,源藏的槍口插到了雪地里。他端槍迎向德造,却不敢开槍。槍口灌进雪以后,如果开槍,槍身肯定要炸裂。德造的匕首直向他的胸口刺过来。

源藏就地一滚,躲开了匕首。德造一刀刺了个空,也倒在了地上。他们都穿着踏雪套鞋,雪又很厚,行动起来极不灵便。

“混蛋!德造!”

源藏挑掉背包皮,滚了几滚,终于站起身来。

德造也已经站了起来。

“开槍吧,源藏!”

德造想自己必死无疑了。他没能刺死源藏,匕首只划破了源藏身上的熊皮大衣。

源藏端槍站在那里。他手里有槍,德造只能徒唤奈何了。

我命休矣!德造已经死了心。

“杀鸡焉用宰牛刀,收拾你我用不着槍!”

源藏放下槍。然后,朝前迈出一步。

“你也太不自知了,源藏!”

德造也朝前迈出一步。

两人中间狂风怒号。树梢上不断落下来的雪遮住了视线。

“你这个可恶的强盗!”

源藏又上前一步。

“胡说八道!你惨无人道地杀死了多少无辜的生命!你拿槍杀害这些生灵,有什么乐趣!动物也有自由生存的权利,你却一直在屠杀它们。你于心何忍?源藏!”

“……”

德造的喊叫声发自肺腑,源藏无言以对。

“你怎么不说话?源藏!”

“你快闭嘴!”

“你身上没有一丝慈悲。今天我一定要杀了你!我生来还从未杀过生。今天我很高兴能开开杀戒!”

“德造,你少废话!”

“哼!”

德造照着地上的雪飞起一脚。

源藏也不甘示弱。他抬起穿着踏雪套鞋的脚踢在德造握刀的右腕上。匕首飞落在雪地里,源藏自己也因用力过猛,收势不住,摔倒在地。

德造骑在源藏身上,两手紧紧地卡住了他的脖子。源藏又把他掀翻在地,两人抱在一起在雪地上滚来滚去。

一大块雪落下来,劈头盖脑地把源藏和德造埋住了。腾起的雪烟在四周飞散开去。

林中的风吹得更紧、更急了。

凌虐

返回目录
凌虐
凌虐
作者: 西村寿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