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1-2)
发布时间:2015-12-24

第四章

1

源藏和德造都躺倒在雪地上。

双方都已耗尽了体力。殊死搏斗持续了二十来分钟。由于雪深地滑,谁的杀手都未能奏效。雪把力量全吸跑了,拳头打在身上也不能形成多大打击。大部分时候两人都是抱在一起,互相卡着脖子在地上翻滚。其实,除此之外,还能怎么样呢?因为脚上穿着踏雪套鞋,双方的行动都显得很笨拙、迟缓。虽是死斗,但在旁观者看来,准还会以为他们是在打着玩儿。

最后,双方都疲力尽,不知不觉间便都停了手。

源藏仰面朝天躺在雪地上。狂风夹着雪花在树梢头肆虐,雪烟在昏暗的树林间滚荡。呜呜怪叫的风声,宛如脱僵的野马。

德造也仰卧在地上,漠然看着眼前这荒凉的景象。

“喂。”

经过长时间的沉默,源藏先开了口。

“你,见到狼了吗?”

“还没有。”德造的声音有气无力。“源藏还在,只有杀了这小子才行。”

双方都气喘吁吁的。

“你可以……把狼带过来。”

沉默了片刻,源藏重又开了口。

“你这是什么意思?”

德造不禁感到有些惊讶。

“再过不久,太就要落山了。要带着狗和狼冲出包皮围网,需要夜幕和暴风雪的掩护。”

“……”

“我并没有放弃杀狼的计划。但是,听了你的话,我确实有点儿动心。你质问我,你拿槍屠杀这些动物有什么乐趣,动物也应当有它们生存的权利。这些话对我触动很大。其实,如果可能,我真不愿伤害它们。我久有此心,可我除此而外别无生路。要生存下去,就得有东西填饱肚子,可我一无所有。你迫于生计,只好走上盗窃这条路,我也是一样……”

“……”

雪花渐渐地开始盖住躺在地上的德造和源藏。

“一个窃贼的话,居然打动了我,想想真有点儿不可思议。”

“窃贼?不要这样损我了。”

德造苦笑一下。

“你太疏忽大意了。把狗带来实在是蠢而又蠢。你带着狗和狼,怎么能逃脱?”

“我哪还顾得了这许多。”

“这也许是做贼的毛病,不计一切。”

“……”

“我去把包皮围的人引开,你乘此机会赶紧溜掉。”

“你究竟为什么要帮狼?”

“我这不是帮狼,只是在帮你。”

“就算是吧,这又是为什么?”

“我自己也说不清楚。”

源藏说着,抓把雪塞到嘴里。

“唔,原来是这样……”

“你快走!”

“我现在还不能走。”

德造坐直身子。他猛然发现不远处站着两头什么东西,仔细一看,原来是戈罗和希罗。它俩正并头看着德造,希罗傍依着戈罗。戈罗褐色的身体因沾满了雪花而变成了白色。纪州犬希罗在日本犬当中应属大型之列,可戈罗看上去远较希罗为大。在昏暗的树林里,戈罗的双眸森森地闪着寒光。

德造喉头哽阻,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只是定定地看着戈罗。几个月以来到处寻找的戈罗如今就站立在他的眼前。是它自己来的。肯定是它从风中嗅出了德造和希罗的气味,自己找来的。

“戈罗,你……””

德造好容易才爆出一声呼唤。这声呼唤包皮含着德造多少感慨!此刻,一切言语都成了多余。

德造挣扎着站起来。戈罗看着德造走近,摇了摇尾巴。跟从前一样,它的粗状的尾巴只极不灵活地摇了两三下。它那如苍穹一般泛着蓝光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德造,眼窝显得更深,相貌也愈加凶险。但是,几个月的流确实给它平添了不少威严。它身体虽然很瘦,却显得很有重量感。

“戈罗。”

德造伸出手招呼道。戈罗的眸子里什么东西闪动了一下,这是情感在涌动。德造轻轻地拍拍戈罗的头,戈罗默然承受,一动不动。对德造它所做的唯一的表示是它摇动的两三下尾巴以及它双眸当中一掠而过的情感的涌动。

德造取出绳子。戈罗脖子上没有绳。德造往它脖子上拴绳子的时候,它也没有动。

希罗扭头着戈罗的唇吻,戈罗一动不动地由它去。德造查看了一下戈罗的伤口。伤口位于左肋腹,约有一寸来长,连肚里内脏的活动都能看得一清二楚。不过,许是戈罗不断的缘故,伤口两端已经开始愈合。

德造牵着戈罗,走到行李旁边。

源藏站在树荫里,背对着这边。

“你不见见狼?”

德造问了一句。

“我不想看。”

源藏漠然答道。

德造便不再说什么。他把肉从包皮里取出来放在戈罗面前,戈罗只几口便一扫而光。

“没别的事的话,我们就下山。”

源藏催促道。

风狂雪猛,夜色渐渐浓重起来。

“走吧。”

德造背起旅行包皮。

“你跟在我后面,别太靠前。”

源藏说着迈动了步子。

德造踩着源藏的脚印跟在后面。戈罗没有表示抗拒,它被德造牵着,顺从地跟着走。德造心潮起伏,感慨万端。牵在手里的是他亲手养大的最后一匹日本狼。他拣了一只濒死的狗仔,这是一只倨傲的小狗。长大之后,戈罗抛下德造回到了漠漠荒野之中。为寻找同类,它先是直奔西北,然后又转而南下来到琵琶湖北岸这一带。戈罗走完了这么长的行程,可无论哪里都没有同族的气息。流途中,源藏的犬毙命其口,巨猪也不是它的对手。日本狼身上潜存的神奇之力,使戈罗一次比一次更深地陷入围境。理在它更因担了吃掉少女的恶名,遭到了人们的切齿痛恨。

的,德造真想大骂一声,出出心中的恶气。戈罗决无吃掉少女之理。如果能够,德造愿拿自己的脑袋担保。它曾被人抚养,而且是和狗一起长大的,它不可能吃人。源藏的的狗被它吃掉,是在它遭到狗的袭击,进行了殊死的搏斗之后,而且当时它也实在是饿急了。如其不然,吃掉猎狗,害死少女,变得极其残暴的戈罗,在和希罗邂逅相遇之后,决不可能会如此的温情脉脉。

源藏朝林子外面走去。狂风飞沙走后,刮得天昏地暗。稍一疏忽,在前面大步走着的源藏便不见了影子。德造牵着戈罗踏着源藏的脚印拚命跟上。两个男人,一条狗和一条狼,完全被暴风雪的呼号声淹没了。

德造心中也掀起了一场狂飙。

总算又见到了戈罗。经过漫长的流生活,戈罗定然已经接受了哪里也没有同族存在的严酷事实,也许它对寻找同族已心灰意懒。这样的话,从此以后,彼此或者可以厮守一处,寻个地方安然度日了。不过,只要有源藏在,他们便无宁日。德造深知,源藏决不会轻易就改变主意。况且志乃夫正昭也在紧追不舍,安和秋更是虎视眈耽。再说,狼自从出来流以后,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现在已经是名闻天下。蓬莱寺的生活已成为过去,要想再倒回去已不能够。

如今,能不能逃出小黑山尚是个未知数。若能逃出去,德造打算把戈罗放了。带着戈罗走,会要了他俩的命。德造深感痛楚。

他甚至没有余暇去体会重逢的感伤。这次邂逅来得太突然、太短促了。

夜的帷幕笼罩着小黑山,只有地上的积雪泛着白光。但是,就连这点儿微光也被暴风雪吞噬了。

源藏停下来。

“跟上了?”

“唉。”

“你在这儿别动。下边就是溪流。我先过到对岸开槍把他们引开。听到槍声,你赶紧趟过去。溪对岸是山,你就往山里跑。有人叫你你也别停。一直往前跑。我先说好,无论如何要保证狼的安全。”

“我知道。”

源藏离去,长长的身影随即消失在暴风雪中。

德造原地等着。戈罗和希罗依偎着站在德造旁边,睫毛和须子上都凝上了白霜。德造蹲下子,希罗德造的脸。德造伸出手臂拦过戈罗。戈罗站着一动不动,德造也不再动。希罗转到前面又戈罗的鼻子,戈罗也回着它。希罗的尾巴一直摇个不停,戈罗却不然。看到戈罗回希罗,德造突然情动于衷,差点儿没掉下泪来。

德造与源藏在山顶上进行殊死搏斗的时候,希罗可能就去寻找戈罗了。可以想见,它们相见时会是怎样一副场景。当时它们大概也是象现在这样亲热的互相的吧。它们当时不知有多欣喜。戈罗小时候就有点儿武士风度。当希罗象公卿贵族一样优雅地走近它时,它很威武地迎上前去,然后互相以表示彼此心中的绵绵情意。

究竟是谁给戈罗安上了食狗吃人的恶名?德造的心在呐喊。

一声槍响划破夜空。紧接着,又是一声。

德造冲到白雪覆盖的山坡上,到处是一片呐喊声。这时槍声又响了。德造跳入溪流,拼命泅向对岸。刚一上岸,眼前就有几个人影跑了过去。

德造牵着戈罗上了山。

2

源藏放槍的时候,志乃夫正昭就在附近。

连续两声槍响过后,喊声骤起:“狼下山了!德造逃跑了!”混乱中,又是一声槍响。

志乃夫拔腿就跑。

周围的警戒哨也跟着跑过来。槍声和喊叫声是从溪流对岸的小黑山传来的。志乃夫边跑边想,这事肯定是源藏干的。源藏这样做,用的是调虎离山计。“狼跑了!德造跑了!”源藏肯定不会这么喊。事情的经过目前虽不清楚,但显易见,是源藏放走了狼和德造。

沿着溪岸有一条路。跑着跑着,志乃夫的视线转到了小黑山对面的山上。很快他就发现了雪地上的踪迹。踏雪套鞋留下的印迹和动物的足印直朝山里伸延而去。

志乃夫紧追上去。

坡陡路滑,志乃夫步履维艰。他绝望地看着黑黑的树林,很懊悔自己没带踏雪套鞋。

原以为在撒下包皮围网的溪岸边的小路上即可将德造拿获,所以谁也没有准备踏雪套鞋。雪深过膝,怎么动弹也寸步难行。而且,暴风雪也越来越猛烈了。

没有踏雪套鞋,一切努力都是枉然。

足迹消失的前方是安藏山。再往前便是伊吹山地,那里是广大的山岳地带。

志乃夫悻悻而归。

德造拚尽全力顺着山坡往上攀爬。虽然脚上穿着踏雪套鞋,但却怎么也走不快。因为怕后面有人追踪,他没敢停留片刻。两腿已僵硬得如同木桩—般,每走一步都很艰难。他用双手扶着腿,继续向上攀登。

也不知道走出了多远,走了多长时间。德造浑身已经筋疲力尽,他在林子当中蹲下子。腿实在是一步也挪不动了,身体已到了极限。他背靠树干,在雪地上坐下来。戈罗的脖子上还拴着绳子,德造已没有气力再牵着它走了。他给它解开绳子,从包皮里取出干肉给了戈罗和希罗。他切了十来斤干肉带了来,现在全都喂了它们。德造自己也拿起一块放到嘴里嚼着。

然后,又打开酒瓶呷了一口酒。

戈罗吃完干肉,返身消失在暴风雪之中。希罗随后追去。目送戈罗离去,德造不禁闭上了双眼。他早料到戈罗会走,这是命中注定的事。它不能跟人一起生活,也不能跟狗一起生活。即便它对德造和希罗很有感情,它也不得不这样。野生动物的本能把戈罗引向荒漠的世界,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德造又喝了口酒。

他在想,源藏如今不知怎么样了?警方很快就会知道是他用计放走了德造。一经识破,源藏便会遭到逮捕。有人胆敢与警方作对,警方岂肯善罢甘休?源藏深知这一点,却搅乱包皮围网,打乱了警方的部署。他这样做所为何来?德造推察其意,猛然——

源藏会不会是喜欢狼?

这个念头从德造脑际一闪而过。源藏放出两头犬去追狼,他想,两头纪州犬咬死狼根本就不在话下。他对自己的两头纪州犬的实力不无自信。不然,他也不会把狗放出来。可是他却遭到了惨败。

源藏必须复仇。他要杀死狼以祭奠惨死的犬。对自己骄妄的悔恨,只有杀了狼才能得到平息。他之复仇,之所以要踏上遥远的路途也正因为此。

但是,在复仇之心的背后,对不费收获之力就咬死了久经战阵的两头纪州犬的日本狼,源藏会不会产生了敬慕之心?凶悍的猎犬令源藏心醉。狼虽属犬科动物,但比之于狗,却高高凌驾于其上。源藏正是为此才穷追不舍的。如果不是狼,而是熊或者别的什么东西,源藏会不会去追呢?他驱动自已踏上埋没自己的无际无人的旅途吗?

德造想起了在椹谷上游的小屋里和源藏的巧遇。当时源藏被从濒死的边缘救了下来。当他发现救他命的是德造时,一声不吭就往外走。这种态度,与其说是对狼主人的憎恨,倒勿宁说是嫉妒更合适些。

德造觉得他对源藏的底细已有了初步了解。

风雪仍未止息。由于暴风雪,夜显得愈加黑暗了。

半瓶酒下肚,睡意渐渐袭来。昨晚德造一夜没睡,醉意更加深了疲劳。他得等希罗回来。其实即使现在希罗回来,他也够呛再往前挪动一步了。双腿象灌了铅一样沉重。天这样黑,又起了暴风雪,追踪也极端困难。很快,足迹就会被风刮得荡然无存,也许根本就没有人追上来。

德造对形势作了乐观的估计。这样睡过去,肯定要被冻死,他拿出睡袋,钻了进去。

一觉醒来,德造发现天已大亮。

他赶忙从睡袋里爬出来,心里直后悔自己太大意了。他还为自己已经被捕了,可环视四周,不见一个人影。暴风雪已经停了,地上积了厚厚的一层白雪。天空依旧灰蒙蒙的,只有雪泛着微光。

“希罗!”

德造忽然发现希罗不见了踪影。也许它还在雪里蒙头大睡,德造这样想着叫了一声。但是四周连一丝动静也没有。德造不由得不安起来。他叫了几声,又等了一会儿,可哪里也没有希罗的影子。

德造扒开地上的雪,露出了埋在积雪下面的草。他揪下一面草叶放在嘴唇上,对着四周吹了起来。尖厉的草笛声划过雪原。在澄彻的大气当中,尖尖的草笛声可以传出很远。

德造吹了一阵儿,等了等看有没有什么反应。

将近一个小时过去了,太渐渐升了起来。到处都是皑皑的白雪。这是个无声的世界。微风不动,小鸟不啼,寂静得可以听得见德造自己呼吸的声音。

——糟了!

德造自言自语道。

他忆起了昨夜的光景。吃完干肉,戈罗消失在暴风雪之中,希罗紧迫上去。在冲入风雪的壁障之前,希罗回头望了望德造。希罗当时那探寻的目光,德造至今还记得。它是在用眼神征求德造的意见。德造现在才算完全明白了。

——希罗跑掉了。

德造叹了一口气。

猛然,他感到一阵极度的不安和怅惘,一种近于被抛弃的感觉袭上心头。他呆呆地僵立在那里。霎那间,人生变成了虚幻缥缈的东西,一种被从人世间排挤出来的情绪充溢于整个胸间。

德造绝没想到希罗会跟戈罗跑掉。希罗是狗,戈罗与它并非同类,它很清楚。没有德造希罗就活不下去。以前不论干什么,德造都和希罗在一起。可如今,这个希罗却跑得无影无踪了。

——这是为什么?

德造不禁自问。

对于这个问题,他无从知道答案。

德造穿上踏雪套鞋,把睡袋叠好,背起背包皮。在山坡的尽头,横亘着山脊,德造迈步朝那里走去。

来到山脊上,他又一次吹起了草笛。

他停立着,良久良久,不见丝毫反应。

一行脚印从林中一直延伸到山脊。新雪之上除了自己这行歪歪扭扭的脚印之外,再没有别的痕迹,就好象所有的活物都已死绝,只有自己还活着一样。这行脚印看上去是那样的孤独,谁也不知道它要去向哪里。这足印东扭西歪,毫无意昧,步态显得异常的苍老。

德造顺着山脊朝东走去。

他时不时地吹吹草笛,虽然他很清楚吹也没有用。希罗已经离他而去。它要么远远地跑掉,要么就呆在德造身边。既然已不在身边,吹草笛便没有用。

希罗居然会离他而去,德造怎么也扭不过劲。他把希罗从一捧那么点儿喂养大,虽然没有施以厚,却也从未象对待戈罗那样刻薄。他给它足够的东西吃,希罗怎样就怎样,完全由着它的子。

希罗抛弃他是毫无理由的。

——抑或是……。

有时候,德造觉得希罗的存在是个沉重的负担。没有希罗,就找不到戈罗。从这个意义上讲,带上希罗又是必要的。但是,带上希罗太引人注目。安和秋知道德造带着希罗,志乃夫也知道。而且,为寻找戈罗,在荒凉的山野上流的日子里,德造真想到旅馆里美美地睡上一觉。他需要好好地洗个澡,躺在软软的床上舒舒服服地睡上一晚,以解除浑身的疲劳。而且,为了买东西,也需要到村子或镇子上去。每当这种时候,他对希罗就有一种不耐烦的情绪。如果没有希罗,他什么时候住旅馆就什么时候去住,可以自由自在地出入于村子或镇子上。即使突然有什么变故,他也可以溜掉,不用顾忌希罗的安危。因为这条狗,他的行动不知受到了多少限制。

他忽然醒悟到,也许希罗早就看穿了自己的心思。

德造含在嘴里的草叶掉到了地上。

和戈罗一样,希罗肯定察觉了德造的意思。因为饲料的问题,还有来自世间的不断的干扰,德造对戈罗总以冷眼相待。戈罗出奔之后,德造有一种得到解脱的感觉。也许戈罗正是靠它动物的直觉领悟到了这一点才出走的。

德造一直以为它是为寻找同类而踏上旅途的。但现在看来,事实也许并非如此。不,也许只是原因之一。但从根本上说,真正的原因恐怕在于它意识到了它与德造是两个互不相容的存在。

希罗的出走更证明了这一点。

狗天生是离不开人的。俗语说:“养狗三日,三年恩义。”希罗抛下德造跟狼走,大概是确实认清了德造的本质。

——强盗?

德造不禁自嘲。

也许希罗和戈罗都清楚德造是强盗。

光的照射下,地上的雪泛着白光,刺人眼目。

凌虐

返回目录
凌虐
凌虐
作者: 西村寿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