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乐·莺啼残月》原文及赏析
发布时间:2015-12-06

清平乐

莺啼残月,绣阁香灯灭。门外马嘶郎欲别①,正是落花时节②。

妆成不画蛾眉,含愁独倚金扉③。去路香尘莫扫④,扫即郎去归迟。

【注解】

①马嘶:发出高而拖长的典型属于马的嘶鸣声。

②落花时节:指暮春。

③金扉:装饰华丽的门扉。

④香尘:芳香之尘。多指女子之步履而起者。

【鉴赏】

这是一首描写别离情怀的小令。上阕写别离时的愁绪,下阕写别离后的孤凄,词人把叙述性情节贯穿于词的首尾,把环境、氛围和人物的情绪心态交融为一体,打破了写景与抒情前后侧重的程序。上阕四句状写凌晨时分的别离,"莺啼残月",表明天将破晓,一弯残月还悬挂在西天,似解人意的黄莺儿好像也知道屋檐下的主人离别在即,不住地对着天边的残月哀怨地啼啭。绣阁中的灯盏尚未点燃,那定然是难舍难分的一对年轻的夫妻还在喁喁话别,他们十分希望这黎明的夜色再多延长一时一刻,好让他们再相聚一会儿。然而门外已备好鞍辔的马又嘶叫起来,马嘶催人,人不能不走,此时此刻,年轻的女主人公的心非常纷乱、痛苦、无奈、难言。"正是落花时节"一句更增加了这种别离情境的凄绝。这一落红缤纷的画面,不仅在无言的镜头中使读者体察到女主人公纷乱的思绪,而且具有象征的意味,词人在白描的抒写中插入这一现实性的隐喻,使词句具有了更丰饶的内涵,使读者更深地体味到离愁别恨对青春的摧损和凋残。下阕所描写的情景,已和上阕推开了一段时间的距离。此时良人已经离去,她懒懒地梳妆过后,连蛾眉也不去描画了。平时,这弯弯的、细细的、蛾眉月一样的眉毛也许是由她心爱的丈夫给她来描画的,而此时,他已离她远去,没有谁替她描画了。她满含悲愁独自倚着门扉,痴痴地向着离人远去的道路凝望。一个可怜的、天真的念头忽然从她心中闪过:他骑马远去的路上定然会扬起一溜黄尘,这尘土可千万不要扫去呵;如果扫去了,我那心上人就要迟迟不归了。这完全是人物一种潜意识的心理活动,天才的词人独出心裁地捕捉到了这微妙的一闪念:远去路上扬起的尘土因为是他骑马扬起的,因而也是亲切的,她听不见、看不到他的音容笑貌,望望这路上的飞尘也感到一种安慰。古语有"爱屋及乌"之说,此处可谓爱乌及尘了。

返回目录
韦庄
韦庄
作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