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泉子·罗带惹香》赏析
发布时间:2015-12-06

《酒泉子·罗带惹香》

罗带惹香,犹系别时红豆。泪痕新,金缕旧,断离肠。

一双娇燕语雕梁,还是去年时节。绿浓,芳草歇,柳花狂。

【鉴賞】

这首作品中,一眼便可以看出是以女子口吻来抒情的。我们直接从文本上看到是女性抒情主体的意识,"泪痕"的新,"金缕"的旧,"离肠"的断需女子用自己的眼睛和心思去体会,而非词人的意识词人自身意识缺乏,形成了情感意识的缺位,这就需要女性抒情主体用她的意识去填充。因此,可以说词人在自我意识"异性化"的过程中实现了某种程度的自我的异化。

返回目录
温庭筠
温庭筠
作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