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歌子·懒拂鸳鸯枕》赏析
发布时间:2015-12-06

《南歌子·懒拂鸳鸯枕》

懒拂鸳鸯枕,休缝翡翠裙。

罗帐罢炉熏。近来心更切,为思君。

【鉴賞】

全词五句都是围绕一个"思"字而展开,"懒拂鸳鸯枕,休缝翡翠裙。罗帐罢炉熏。"三句是写女子思念之苦,"近来心更切"写思念之切,"为思君"点出思念之人。主人公一系列的动作情态是女性的,最后一句更是直接用女子的口吻说出了自己的心事。在读者看来,这语言是女子的语言,这情感亦是女子的而非作者的,于是女性形象已经成为了作者的代言人。由于作者作为抒情主体往往不能被人直接感知而是以一种潜在的形式存在着,因此我们可以称之为潜层抒情主体。与此相对应的是女性抒情主体是表面可以直接感知的,因此我们可称之为表层抒情主体。在这一过程中,"我"无从显现,"我"的形象成为了幕后的指挥,"我"的情感也成为了隐性的情感,作品便呈现出一种无"我"之境的状态。同时,我们看见的是女性抒情主体的存在,"她"的自我形象显现与舞台表演,作品成了有"她"存在的状态,即有"她"之境。

返回目录
温庭筠
温庭筠
作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