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花慢·代州南楼》全文及赏析_赵可
发布时间:2015-12-06

●雨中花慢·代州南楼

赵可

云朔南陲,全赵幕府,河山襟带名藩。

有朱楼缥缈,千雉回旋。

云度飞狐绝险,天围紫塞高寒。

吊兴亡遗迹,咫尺西陵,烟树苍然。

时移事改,极目伤心,不堪独倚危栏。

唯是年年飞雁,霜雪知还。

楼上四时长好,人生一世谁闲。

故人有酒,一尊高兴,不减东山。

赵可词作鉴赏

赵可,原为北宋词人,后金灭宋后入仕金朝。但赵可作为一个汉族词人,入仕异族,目睹故国灰飞烟灭,山河沦丧,百感交集。登临代州故景不禁词情顿发,故国之思,民族之情借古迹倾泻在文中,使全词充满一种悲凉苍桑,哀愁怨恨之情调。

上片登临古迹,描写了词人对历史名藩的怀旧,凭吊,笔端流露对远古时代英雄业绩的缅怀之情。“云朔南陲,全赵幕府,河山襟带名藩。”云,云中郡;朔,朔方郡,皆汉代北方边郡。“代州”,即宋之雁门郡,金曰代州,治所在雁门(今山西代县)。代州在云朔的南边,战国时属赵,因此有“全赵幕府”之句。起首几句分述代州的地理位置,历史沿革、河山形胜。“有朱楼缥缈,千雉回旋。”在充满沧桑变化的代州郡,一幅幅雄奇的画面,扑面而来:历尽风吹雨打,朱楼遗迹显得那么高远,在云雾中时隐时现;绵绵不绝的古墙透迄盘旋伸向天际。雉,长三丈高一丈为一雉,古时计算城墙面积的单位,这里引申为城墙。“云度飞狐绝险,天围紫塞高寒。”承接上句,仍展现苍茫雄奇的雄美景象。“吊兴亡遗迹,咫尺西陵,烟树苍然。”“西陵”意指西陉山,又曰陉岭,也即是雁门山,古称天下九塞之一,为北方天险,汉高祖伐匈奴,北宋杨业破辽兵,皆由此进兵。回想旧时英豪事业,作者不禁又怀念起故国山河之景。

下片起由写景转入抒情。“时移事改,极且伤心,不堪独倚危栏。”世事沧桑变迁,人事兴衰不定,怎不令人感慨万千?昔日霸业已成空,即令山河依旧却早已易主,神伤黯然,怎能忍心独立倚栏。追怀故国追想故事,满腹哀愁无处可诉,无人能知,此情此境,故曰“不堪”。“唯是年年飞雁,霜雪知还。”此时作者不由想到,只有凌空的飞雁才不惧霜雪知还故乡,而词人自己呢?却只能远离故乡,欲归不能,竟连只飞鸟也不如。无可奈何之情,痴盼故乡之感油然而起。“楼上四时长好,人生一世谁闲。”

承接上句,词人不禁概叹,异乡虽好,可终生辛劳无闲期,毕竟可哀。“楼上”意指代州。结尾三句,“故人有酒,一尊高兴,不减东山。”“一尊”即“一樽酒”。“东山”,谢安曾隐居东山。表面上看,作者有美酒作伴,有退隐之闲,令人艳羡。而其实满腹哀愁却只能借酒消愁,退隐东山也不过是酒后的一种幻想。明明是内心悲痛万千,却仍要以达观旷逸视之,令人知欢乐之句,实尽为悲痛之歌。全词读后,使人备感伤感。雄关美景也难隐内心之痛,情感至深令人难以抑制。以景抒情,以情动人,此乃本词一大特色。

其二词人善于写景,善用修辞,且善于静中生动,把一个沉静的楼关活生生地呈现在我们面前,使之神采飞扬,构成一种雄奇壮丽的艺术境界。楼“乐”,且“缥缈”,顿显其壮大,如出亏霄,雉“千”,饰以“回旋”顿觉气势飞扬。此类词句笔笔皆是。字里行间,虽有一种哀愁,但读来更使人感到一种鲜明强度的“力度”。

返回目录
宋词精选
宋词精选
作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