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暄嗜酒如命(注释及译文)
发布时间:2016-01-03

陈暄(xuān)①嗜(shì)酒沈湎②,兄子秀忧之。暄与秀书云:“昔周伯仁③渡江唯三日醒,吾不以为少;郑康成④一饮三百杯,吾不以为多。吾常臂酒犹水也,亦可济舟,亦可复舟。故江咨议有言⑤:‘酒犹兵也,兵可千日而不用,不可一日而不备。酒可千日而不饮。不可一饮而不醉。’美哉江公,可与共论酒矣。何水曹⑥眼不识杯铛(dāng)⑦,吾口不离瓢杓(sháo)⑧,汝宁与何同日面醒,与吾同日而醉乎?政言其醒可及,其醉不可及也。速营⑨槽丘⑩,吾将老焉。尔无多言,非尔所及。”

【注释】

①陈暄:南朝陈睢陵(安徽盱眙县)人。有文才,好酒。陈后主在东官时任为学士。

②沉湎:沉溺。

③周伯仁,晋安成(广西宾)人,历任尚书左仆射。

④郑康成:郑玄,字康成,高密人,东汉经学家。建安中拜大司农,收徒数百人,著书百余万字。

⑤江咨议:南朝宋考诚人,曾任骠骑咨议参军。

⑥何水曹:何逊,字仲言,南朝梁郯(江苏丹徒)人,著名诗人,天监中官书水部郎,世称何水部。

⑦铛:温酒器。

⑧瓢杓:酒瓢酒杓。

⑨营:经营、料理。

⑩糟丘:酿酒所佘的糟滓堆成的山。

【译文】

陈暄喜欢酒、沉溺于酒,他哥哥的儿子陈秀常为此而担忧,陈暄给侄子写信说:“过去周伯仁渡江只有三天是清醒的,我不以为少;郑康成一饮就是300杯,我不以为多。我常常将酒譬喻为水,水可载舟,也可覆舟。所以江咨议曾说:‘酒好像兵,兵可千日而不用,不可一日而不备。酒可以千日而不饮,但不可一饮而不醉。’美哉江公,我可以与他一同论酒啊!何逊有眼不识杯盏,我(却是)口不离酒瓢与酒杓,你宁可与何逊一样同日而清醒,还是与我同日而醉呢?谈论政事要清醒才做得,而醉人就不到。你速速为我堆起槽丘,我就要老了。你不必多说不,(这也)不是你能管的事。”

返回目录
课外文言文
课外文言文
作者: 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