郅都(原文·注释·译文)
发布时间:2016-01-03

郅都者,杨人也。以郎事孝文帝。孝景时,都为中郎将,敢直谏,面折大臣于朝。尝从入上林,贾姬如厕,野彘卒入厕。上目都,都不行。上欲自持兵救贾姬,都伏上前曰:“亡一姬复一姬进,天下所少宁贾姬等乎?陛下纵自轻,奈宗庙太后何!”上还,彘亦去。太后闻之,赐都金百斤,由此重郅都。

济南瞷氏宗人三百余家,豪猾,二千石莫能制,于是景帝乃拜都为济南太守。至则族灭瞷氏首恶,余皆股粟。居岁余,郡中不拾遗,旁十余郡守畏都如大府。

都为人勇,有气力,公廉,不发私书,问遗无所受,请寄无所听。常自称曰:“已倍亲而仕,身固当奉职死节官下,终不顾妻子矣。”

郅都迁为中尉。丞相条侯至贵倨也,而都揖丞相。是时民朴,畏罪自重,而都独先严酷,致行法不避贵戚,列侯宗室见都侧目而视,号曰“苍鹰”。

临江王征诣中尉府对簿,临江王欲得刀笔为书谢上,而都禁吏不予。魏其侯使人以间与临江王。临江王为书谢上,因自杀。太后闻之,怒,以危法中都,都免归家。孝景帝乃使使持节拜都为雁门太守,而便道之官,得以便宜从事。匈奴素闻郅都节义,居边,为引兵去,竟郅都死不近雁门。匈奴至为偶人象郅都,令骑驰射莫能中,见惮如此。匈奴患之。太后乃竟中都以汉法。景帝曰:“都忠臣。”欲释之。窦太后曰:“临江王独非忠臣邪?”于是遂斩郅都。

(选自《史记·酷吏列传》)

【注释】

郅()彘()请寄:邀请,委托递送。问遗():慰问,赠与。中():适合;()正好合上。倍亲:加倍亲近。

【译文】

郅都是杨县人。孝丈帝时担任过郎官,孝景帝时,邪都担任中郎将,敢于直言进谏,在朝上当面指责大臣的过失。曾经跟随景帝去上林苑,贾姬上厕所,一只野猪突然进了厕所,景帝用眼睛示意郅都去救贾姬,郅都没去。景帝想自己拿着武器去救,郅都伏地上前说道:“少一个贾姬会有另一个姬进上,天下少的难道是贾姬这样的人吗?陛下纵然不看重自己,又如何对待国家和大后呢!”景帝回转身,野猪也离去了。大后听说这件事后,赐给邪都一百斤银两,并从此看重郅都。

济南的瞷氏同宗有三百多户人家,强横不受法度,地方官不能管制他们,于是景帝任命郅都担任济南大守。郅都一上任就将瞷氏的头号恶人诛灭三族,其余的人都吓得两股战粟。一年多以后,济南郡中出现了路不拾遗的安宁景象。济南旁边的十几个郡的大守像惧怕丞相一样惧怕郅都。

郅都勇猛,有力气,公正廉洁,不打开私人求情的信件,不接受亲友的馈赠,也不答应别人的请求嘱托。他自己常常说:“既然已经离开家人出来做官,自然应当在官任上奉公尽职,守节义而死,终究顾不上妻子儿女了。”

郅都升任为中尉。丞相条侯很尊贵傲慢,而郅都只是以向丞相行礼的礼节对他作揖而已。当时的民风纯朴,百姓害怕犯罪,人人自重,而郅都却率先严厉执法,执法时不回避显贵要人,侯王和皇室宗亲看见郅都都侧目而视,人们称他为“苍鹰”。

临江王奉旨到中尉府对证,他想要纸笔写信向皇上谢罪,而郅都禁止吏卒给他纸笔。魏其侯派人乘隙给临江王送去。临江王给皇上写完谢罪的信后,就自杀了。窦大后听说这件事,很生气,以危害法律中伤郅都,郅都被免职回家。汉景帝于是派使者拿着使节任命郅都为雁门大守,不必入朝谢恩,直接上任,可以不须请示,自行处理政务。匈奴人一向了解郅都的节义,听说是郅都守边,便带兵离去,一直到郅都死也不敢*近雁门。匈奴人曾经做了像郅都的木偶,让士兵骑马用箭射击,但没人能射中,他就是这样让人害怕。匈奴人很讨厌郅都。窦太后后来却用汉朝的法律来中伤郅都。景帝说:“郅都是个忠臣。”想要释放他,窦大后说:“临江王难道不是忠臣吗?”于是将郅都处死了。

返回目录
课外文言文
课外文言文
作者: 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