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姬(原文·注释·译文)
发布时间:2016-01-03

李姬者名香,母曰贞丽。贞丽有侠气,所交接皆当世豪杰,尤与羡陈贞慧善也。姬为其养女,亦侠而慧,略知书,能辨别士大夫贤否。张学士溥、夏吏部允彝急称之。少风调皎爽不群,十三岁从吴人周如松受歌玉茗堂四传奇,皆能尽其音节。尤工(琵琶词),然不轻发也。雪苑侯生己卯来金陵①,与相识。姬尝邀侯生为诗,而自歌以偿之。初,皖人阮大铖者以阿附魏忠贤论城旦②,屏居金陵,为清议所斥。羡陈贞慧、贵池吴应箕实首其事,持之力。大铖不得已,欲侯生为解之。乃假所善王将军,日载酒食与侯生游,姬曰:“王将军贫,非结客者,公子盍叩之?”侯生三问,将军乃屏人述大铖意。姬语侯生曰:“妾少从假母识羡君,其人有高义,闻吴君尤铮铮,今皆与公予善,奈何以阮公负至交乎?且以公子之世望,安事阮公?公子读万卷书,所见岂后于*妾耶?”侯生大呼称善,醉而卧。王将军者殊怏怏,因辞去,不复通。未几,侯生下第,姬置酒桃叶渡,歌《琵琶词》以送之,曰:“公子才名、文藻雅不减中郎③,中郎学不补行,今琵琶所传词固妄,然尝昵董卓,不可掩也。公子豪迈不羁,又失意,此去相见未可期,愿终自爱,无忘妾所歌《琵琶词》也,妾亦不复歌矣。”侯生去后,而故开府④田仰者以金三百锾邀姬一见,姬固却之。开府惭且怒,且有以中伤姬。姬叹曰:“田公宁异于阮公乎?吾向之所赞于侯公子者谓何,今乃利其金面赴之,是妾卖公子矣。”卒不往。

(《李姬传》有删节)

【译文】

李姬名香,养母叫贞丽。贞丽有侠义之气,所结交的人都是当代豪杰;尤其与羡陈贞慧友善。李姬是她的养女,也侠义而聪慧,大致了解一般书,能辨别士大夫贤良与否。张溥学士、夏允彝吏部很快地称赞她。她少年时风韵格调高雅开朗,与众不同,十三岁跟从吴地人周如松学习歌唱玉茗堂(汤显祖有《玉茗堂集》集中的四传奇(指《牡丹亭》《邯郸记》《紫钗记》《南柯记》),全都能唱出声音的高低,节奏的缓急。尤其擅长歌唱《琵琶词》然而不轻易唱。雪苑侯生己卯年来到金陵,与李姬相互结识。李姬曾请侯生作诗,她自己歌唱来酬答。起初,安徽人阮大铖因依附魏忠贤论罪服苦役,他隐居金陵,被社会公正舆论斥责。羡陈贞慧,贵池吴应箕实际为首发动此事,坚持做这件事很有力量。阮大铖没有办法,想要侯生为他解除困窘。阮大铖于是借助与他友善的王将军,每天带酒食与侯生交游。李姬说:“王将军很穷,不是结交客人的人,公子何不问问他什么意思?”侯生多次问,王将军才让人们走开,讲了阮大铖的意思。李姬悄悄地对侯生说:“我小时跟着养母认识了羡君陈贞慧,那个人有高尚道义,我听说吴应箕尤其有骨气,超过一般人,现在他们都与公子友善,怎么能因阮大钺辜负了最好的朋友呢?况且凭公子的家世名望,怎么能为阮大铖办事?公子读万卷书,见解难道在我这个卑*妇人之后吗?”侯生大声称赞说得好,饮酒醉而卧。王将军很没趣儿,于是告辞离开,不再来往。不久,侯生未考中进士,李姬在桃叶渡安排酒席,歌唱《琵琶词》来送别,说道:“公子才能名声,优美的文章向来不比蔡中郎(蔡邕,董卓征召为中郎将)差:蔡中郎学问不能弥补品行差,现在《琵琶记》所流传时故事本来虚妄,然而蔡中郎曾经亲近董卓,这错误是不能掩盖的。公子豪迈不羁,又不得意,这次离开,相聚不能约定时日,希望你始终自爱,不要忘了我所唱的《琵琶词》啊,我也不再唱了。”侯生离开后,先前的督抚田仰用三百两银子请李姬相见二次。李姬坚决拒绝了他。田仰羞愧又发怒,而且用一些手段造谣污蔑李姬。李姬感叹说:“田仰难道不同于阮大铖吗?我先前告诉(赞:述)侯公子的话说的是什么呢?现在竟为了得到他的银子就到他那里去;这是我对不起侯公子的。”她终究不去。

返回目录
课外文言文
课外文言文
作者: 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