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固(原文·注释·译文)
发布时间:2016-01-03

使假司马班超与从事郭恂俱使西域。超行到鄯善(1),鄯善王广奉超礼敬甚备,后忽更疏懈。超谓其官属曰:“宁觉广礼意薄乎?”官属曰:“胡人不能常久,无他故也。”超曰:“此必有北虏使来,狐疑未知所从故也!明者睹未萌,况已著乎!”乃召侍胡,诈之曰:“匈奴使来数日,今安在乎?”侍胡惶恐曰:“到已三日,去此三十里。”超乃闭侍胡,悉会其吏士三十六人,与共饮,酒酣,因激怒之曰:“卿曹与我俱在绝域,今虏使到裁数日,而王广礼敬即废。如令鄯善收吾属送匈奴,骸骨长为豺狼食矣,为之奈何?”官属皆曰:“今在危亡之地,死生从司马!”超曰:“不入虎穴,不得虎子。当今之计,独有因夜以火攻虏,使彼不知我多少,必大震怖,可殄尽也。灭此虏,则鄯善破胆,功成事立矣。”众曰:“当与从事议之。”超怒曰:“吉凶决于今日,从事文俗吏,闻此必恐而谋泄,死无所名,非壮士也。”众曰:“善!”初夜,超遂将吏士往奔虏营。会天大风,超令十人持鼓藏虏舍后,约曰:“见火然,皆当鸣鼓大呼。”余人悉持兵弩,夹门而伏。超乃顺风纵火;前后鼓噪,虏众惊乱,超手格杀三人,吏兵斩其使及从士三十余级,余众百许人悉烧死。明日乃还,告郭恂,恂大惊;既而色动,超知其意,举手曰:“掾虽不行(2),班超何必独擅之乎!”恂乃悦。超于是召鄯善王广,以虏使首示之,一国震怖。超告以汉威德,“自今以后,勿复与北虏通!”广叩头,“愿属汉,无二心。”遂纳子为质。

[注](1)鄯(shàn)善:西域一个国家的名字。(2)掾(yuàn):古代属官的通称。

译文:

窦固派暂时代理司马职务的武官班超和从事郭恂一同出使西域。班超到达鄯善国时,鄯善王广一开始用非常尊敬周到的礼节来接待他,可是后来忽然对他变得疏远懈怠了。班超对他的部下说:“你们难道不觉得广对我们的态度冷淡了吗?”他的部下说:“胡人做事没有常性,没有别的原因。”班超说:“这一定是有匈奴的使者来到这里,鄯善王心里犹豫,拿不定跟谁好的缘故。有远见的人能预见还没露头的事,何况事情已显著暴露出来了呢?”于是他召来了胡人侍者,诈骗他说:“匈奴的使者已经来了几天,现在在什么地方?”胡人侍者慌忙答到:“已经到了三天,离此地有三十里。”班超就把胡人侍者关了起来,召集自己带来的官吏士兵一共三十六人,同他们一起饮酒。饮到酣畅之时,班超借酒激怒他的部下说:“你们同我都在荒远之地,如今匈奴的使者到这里才几天,而鄯善王广对我们就不讲礼节了,如果鄯善王把我们捉起来送给匈奴,那我们的骨头就要永远喂给豺狼了,我们应该怎么办?”部下一致回答:“如今处在危亡的境地,生死我们都跟随您了!”班超说:“不入虎穴,不得虎子。如今可行的办法,只有趁着黑夜,用火进攻匈奴人,使他们不知道我们有多少人马,他们一定会非常害怕,这时我们就可以把他们彻底歼灭。灭掉了匈奴使者,那么鄯善人就会吓破了胆,我们就成功了。”部下说:“应当和从事郭恂商议此事。”班超生气地说:“吉凶决定就在今天,从事是个只懂文墨的平庸官吏,知道了我们的打算,必定害怕而使计谋泄露。到那时候,我们死得没有名堂,就称不上壮士了。”部下说:“好。”天刚一黑,班超就带领部下直奔匈奴的驻地。正好赶上天刮着大风,班超命令十个人拿着鼓藏到匈奴人的房子后面,约定说:“看见大火着起,都要一起擂鼓大喊。”其余的人全都手拿刀剑弓弩,埋伏在营门两边。班超于是顺风放火,(大火一起)营房前后鼓声齐鸣,匈奴人惊慌失措,一时大乱。班超亲手杀死了三个人,下属官兵杀死匈奴使者及其随从三十多人,其余一百多人全部被火烧死。班超第二天回到驻地,将情况告诉了郭恂,郭恂非常吃惊,接着神色又一变。班超明白他的意思,举手声明说:“你虽然没有参加行动,可是我班超怎么有一人独占功劳的心呢?”郭恂这才高兴。班超于是召来鄯善王广,把匈奴使者的首级给他看,鄯善全国震惊。班超以汉朝的国威和德行告诉鄯善王,并说:“从今以后,不要再同匈奴来往。”广叩头说:“我愿意归属汉朝,没有二心。”于是就将王子送到汉朝充当人质。

返回目录
课外文言文
课外文言文
作者: 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