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广(原文·注释·译文)
发布时间:2016-01-03

疏广字仲翁,东海兰陵人也。少好学,明,春秋,家居教授,学者自远方至。地节三年,立皇太子,选广为少傅,数月,徙为太傅。广兄子受,好礼恭谨,敏而有辞。宣帝幸太子宫,受迎谒应对,上甚欢悦,顷之,拜受为少傅。太子每朝,太傅在前,少傅在后,父子并为师傅,朝廷以为荣。在位五岁,皇太子年十二,通《论语》、孝经。广谓受曰:“吾闻‘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功遂身退,天之道’也。今仕至二千石,宦成名立,如此不去,惧有后悔,岂如父子归老故乡,以寿命终,不亦善乎?”广遂上疏乞骸骨,上以其年笃老,皆许之。广既归乡里,日令家供具设酒食,请族人故旧宾客,与相娱乐。数问其家金余尚有几所,趣卖以供具。居岁余,广子孙窃为其昆弟老人广所爱信者曰:“子孙冀及君时颇立产业基阯,今日饮食费且尽,宜从丈人所,劝说君买田宅。”老人即以闲暇时为广言此计,广曰:“吾岂老悖不念子孙哉?故自有旧田庐,令子孙勤力其中,足以供衣食,与凡人齐。今复增益之以为赢余,但教子孙怠惰耳。贤而多财,则损其志;愚而多财,则益其过。且夫富者,众人之怨也;吾既亡以教化子孙,不欲益其过而生怨。又此金者,圣主所以惠养老臣也,故乐与乡党宗族共飨其赐,以尽吾余日,不亦可乎!”于是族人悦服。以寿终。

(节选自《汉书·疏广传》)

译文:

疏广,字仲翁,东海兰陵人。他自幼勤奋好学,深明《春秋》,在家乡教授子弟,求学的人有些来自远方。地节三年,(汉宣帝)确立皇太子,选拔疏广担任太子少傅,几个月后,调职为太子太傅。疏广哥哥的儿子疏受,研读礼经,谦恭谨慎,思维敏捷且有口才。宣帝驾临太子东宫,疏受拜迎进见,应答宣帝的提问,宣帝非常高兴。不久,朝廷授给疏受太子少傅的职务。太子每次朝见皇帝时,太傅疏广在太子前引导,少傅疏受在太子后跟随,叔侄俩一起担任太子的老师,朝廷引以为荣。皇太子在位五年,已经十二岁,通晓了《论语》、孝经等。疏广对疏受说:“我听说‘知道满足的人不会受羞辱,知道停止的人不会有危险’,‘一个人一旦功成名就应及时隐退,这是天意常规’埃现在我们的官俸已达二千石,官居高位,名声树立,到这时仍不想离开,将来恐怕会后悔的,倒不如我们叔侄告老引退荣归故乡,颐养天年终老此生,这样不也是大好事吗?”疏广终于向朝廷上表请求退休,宣帝因为他年事甚高,就都答应了他的请求。疏广回归故乡后,每天让家人摆设酒食,请家族的人及亲戚朋友宾客,与他们一起娱乐。疏广经常过问家里积蓄还有多少,不停地花钱以设酒食宴请亲朋好友。过了一年多,疏广的子孙私下对疏广兄弟老人中他最喜欢信任的一位说:“我们子孙辈希望您在见到他老人家(疏广)时劝他多少置办些田产房屋,现在天天设筵席家里钱财将要用尽,应该在他老人家跟前,劝说他老人家(为我们子孙)置办田地房屋。”这位老人就在和疏广闲聊时谈到置办田地房屋的事,疏广回答说:“我难道年老悖情不考虑子孙的将来吗?但家中原有田地房屋,只要子孙们在那里勤力劳作,足能有饭吃有衣穿,过与普通人相同的生活。现在置买多余的田地房屋,只能使子孙懒惰罢了。有才德的人如果钱财多,就会削弱他的意志;愚蠢的人如果钱财多,就会增多他的过失。况且富人常会成为众人怨恨的对象。我既然无德教化子孙,也不希望增加他们的过失而招人怨恨。再说这些金钱是圣明的皇上赐予我养老的,所以很乐意和宗族同乡共同享受他的恩赐,这样度过我的余生,不也很好吗?”这以后子孙们心悦诚服。疏广因此尽享天年。

返回目录
课外文言文
课外文言文
作者: 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