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郄至》译文
发布时间:2016-01-03

《郄至》【参考译文】

晋国在鄢打败楚国以后,派郄至到周王朝告捷。在朝见周天子之前,王叔简公招待他饮酒,宾主互相都很高兴。第二天,王叔简公在朝堂上赞誉郄至。郄至见到邵桓公,也与他交谈。邵桓公把这件事告诉单襄公,说:“王叔简公赞誉郄至,认为他将来一定能做晋国的相国,做了晋国的相国就一定能深得诸侯的拥护,劝众人一定要先替他在周王面前引见,这样才可以为使自己以后在晋国得到荫蔽。”单襄公说:“有人说‘刀架在脖子上’,大概说的就是郄至吧!品行高尚的人不会自我称誉。在《太誓》中有句话说:‘百姓的愿望,上天一定会依从他。’王叔简公想结交郗至,能不跟着遭殃吗?”郄至回到晋国,第二年就遇难而死。等到王叔简公与伯舆发生诉讼争夺朝政,失败后王叔简公出奔逃到了晋国。

我反对说:单襄公指出郄至自我夸耀的错误做法是恰当的。但如果因此来列举释放郑伯、礼让楚子、追赶楚国败兵这些事,都认为是狡诈的,那就是后人根据他的失败事后附会的。(邵桓公当初告诉单襄公,说“郄至说:‘我有三件功劳:勇猛而且有礼仪,以仁爱为本。我三次追赶楚国的败兵,这是勇猛;见到楚国的国君必定谦让地跑步迎上去,这是礼仪;俘获郑国国君继而释放他,这是仁义。像这样如果我执掌了晋国的朝政,楚、越等国一定会来晋国朝见。’”单襄公说:“郄至哪里有什么三件功劳呢?仁、礼、勇,都是民众的所为埃为义舍身而死称之为勇,奉行礼仪顺从法则称之为礼,心存道义建立巨大的功勋称之为仁。玷污仁义称为轻佻,玷污礼仪称为羞耻,玷污勇猛称为邪恶。郄至有这三种奸行却想来替代他之上的大臣,他离仁德的政治还远着呢。”我认为郄至有三种奸行的说法,从郄至遇难而死后,都是后人事后附会的。)左丘明在《晋语》中说到郄至对着楚王脱下头盔行礼一事,却说:“郄至勇猛而且知礼。”对于这种说法我有不同的观点,那么我还能从中学到什么呢?(《晋语》:在鄢之战中,郄至三次追赶楚共王的士兵,见到楚王一定要跳下车子奔走,表示敬意。战斗结束后,楚共王让工尹襄拿一张弓去问候他,说:“当战斗正激烈的时候,遇到我就跳下车子,这恐怕要会受到伤害吧?”郄至身穿盔甲接见了工尹襄,脱掉盔甲听工尹襄传达楚共王的话,说:“楚国君主的外臣郄至,托我们晋国国君的福分,正穿戴着盔甲,所以不能够下拜楚王的问候,为了楚王使者的缘故,就让我行三个庄严的礼仪吧。”君子评论说:“郄至真是既勇猛又懂得礼仪啊!”我认为左丘明既然已经记载了单襄公关于郄至三奸的史实,却在这里又这样记录,本来就已经自相矛盾了。)郄至确实是个贤良的大夫,不幸遭遇晋厉公的乱暴政,被奸臣为了满足自己的私利暗中设计陷害,最终惨遭杀身之祸。我曾经很怜悯他的遭遇!现在那些执笔者以其笔力所及,一定想要找到他人的罪恶来传播于后世,既然这样那么有大的恶行的人幸而能够得以寿终正寝,就本来应该替他们掩饰埃难道世俗之情本来是这样吗?左丘明最终记载说:“王叔简公想结交郄至,能不跟着遭殃吗?”这本来没有什么值得讥笑的埃

返回目录
课外文言文
课外文言文
作者: 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