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孝子传》译文
发布时间:2016-01-03

《郑孝子传》【参考译文】

郑孝子名立本,父亲叫郑祖德,因为犯事被发配西域戍边。立本渐渐长大,知道这事后痛哭流涕,不思寝食。等长到十八岁,他就拜别母亲去寻找父亲。母亲一开始阻止他,他不听,临行时母亲哭着告诫他说:“你父亲左手小指缺掉一节,中间有道横纹,你如果幸运能见到他,用这一点去检验。”经过半年,郑孝子到达库车,查找军中的登记簿没有父亲名字。边疆地广人稀,又没有乞讨饭食的办法,郑立本十分困苦。

恰好高魁元军将听见郑立本说的是中原口音,盘问他,郑立本把事情全部告诉了他。高奎元吃惊说:“你父亲是我的朋友。以前在乌鲁木齐的绥来县戍边,虽然如此,但我和他分别已经八年了。绥来距这里有三千里路,中间隔着一座雪山,到那里很不容易埃”于是送了郑立本一些钱财就分别了。郑立本知道父亲的消息后,心里更加着急。当时叛党还未平定,官道阻塞不通,郑立本就带着干粮走小路。路上攀山越岭,走错路进入深山,前面是陡峭的山涧,郑立本彷徨着无计可施。忽然有头野兽从南边来,像闪电一样走得很快,眨眼之间向北去了。他据此想到这野兽走来之处,一定有路。他在黑夜中摸索前进,转来转去走到天亮,只剩下一丝气息。

有个叫赵弁的差官从山脊经过,问了情况后同情地说:“我送了粮饷后回来,就要到绥来去,一定带你一同前往。”他把郑立本托付给一个姓奇的回务主事家,奇家对他很好。郑立本在那里住了一年多,赵差官没有回来,郑立本又悄悄地离开奇家。走到戈壁沙漠中,当时夏天光酷热,郑立本捧着路边的马尿喝,因恶心而呕出来,呕了又喝,像这样过了几天,郑立本疲惫至极倒在了路上。刚好碰到一群当地番民骑马经过那里,轻抚他发现他还没断气,把他背到泉水边给他水喝,过了好一阵他才苏醒过来,番民们又拿大饼干粮给他吃。他又起来继续走了几十里路,看见从天山积雪融化而来的水,澎湃汹涌奔来。他提起衣裤徒步渡河,河水冷得像冰一样,中间还夹带着像碗和拳头般大小的砂石,撞击在胫骨上疼痛难忍。好久好久才上了岸,到了去吐鲁番的大道。

由此他经过蒙古塔,到了乌鲁木齐,赶紧跑到绥来去访察,他的父亲却已经病死多年了。立本放声大哭经过街市,痛不欲生,两次濒临死去。从前他父亲郑相德到达戍边之地时,西域的人请他当家庭教师,教过的学生很多,他死之时,学生们共同为他安排丧事。到现在听说他儿子郑立本来了,就把郑相德的坟墓所在告诉了郑立本。打开坟墓那天,郑相德的学生们全都到了。祭扫完毕打开棺木,郑相德的身体皮肤全都腐烂掉了,只有左手还存在,缺掉的那节手指和指上的横纹还像从前一样,远远近近的人们都十分惊骇诧异,认为是上天有意留下这只手,用来等待孝子的辨认埃郑立本更加悲哀地哭泣,不能停止。人们把这件事上报给都统,沿路给郑立本准备仆夫,供给驿马,保护他背着骨灰回家。

郑立本回到家后拜见母亲,母子俩抱头痛哭。安葬那天,家乡的父老乡亲、男女老少,奔走观看,都称呼他为郑孝子。

返回目录
课外文言文
课外文言文
作者: 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