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蒿里行》原文、注释、翻译及赏析
发布时间:2016-01-03

蒿里行

关东有义士[1],兴兵讨群凶2]。初期会盟津[3],乃心在咸

军合力不齐,踌躇而雁行。势利使人争,嗣还自相戕[4]。

淮南弟称号,刻玺于北方。铠甲生虮虱[5],万姓以死亡。

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

【注解】

[1]义士:是指讨伐董卓的各位将领。

[2]群凶:是指董卓等朝中乱臣。

[3]盟津:即孟津。古黄河渡口名。在今河南省孟津县东北、孟县西南。相传周武王伐纣,八百诸侯在此不期而盟会,并由此渡黄河。历代以为会盟兴兵的要地。

[4]嗣:接续,继承。戕:杀害。

[5]虮(jī)虱:虱及其卵。

【译文】

关东的英雄个个雄强,纷纷举起讨贼的刀槍。开始想学周武孟津会,立誓除董卓保卫汉皇。谁知道大家貌合神离,你不争先我也只观望。最后发展到争权夺势,义军内部腾起了血光。袁绍之弟淮南曾立国,袁绍也玩过刻玺伎俩。混战中士卒铠甲生虱,百姓惨死者不计其详。旷野里只见累累白骨,千里内没有雄鸡啼唱。活着的仅剩百分之一,想起来这些痛断肝肠。

【鉴赏】

这首诗被后人称为汉末的实录,是一首反映现实的史诗。它反映了自初平二年(190年),关东各郡将领起兵讨伐董卓,直到建安二年(197年)袁术在淮南(今安徽寿县)称帝这八九年间的重大纷繁的历史事变和社会面貌。重点写各路军阀以讨伐董卓为名而拥兵自重,争权夺利,自相残杀,形成新的割据局面,从而给人民带来沉重的灾难。开篇"由义而动"到自相残杀的记叙,表现了诗人英明的政治洞察力,对上层军阀的内讧以及对下层将士、百姓痛苦的描写表现了诗人忧国忧民的情怀。

前四句写诸侯起兵,讨伐董卓,以勤王灭贼号召天下。中间六句写军阀为了争夺权势而互相残杀。这六句又可分为三个递进的层次,"军合力不齐"二句,写结义兵之初,已然露出危机;"军合"只是表面上的合,"力不齐"已预示出分裂的危险;"踌躇"二字写尽这些"勤王"的英雄们畏敌如虎,拥兵自重的心理,"雁行"已预示着必然要分道扬镳。"势利使人争"两句,则进一步写出他们之间终于为了争权夺利而很快互相杀伐起来。"淮南帝称号,刻玺于北方"两句则举出其中最典型的例子,袁绍、袁术兄弟竟然成了死对头,袁术自己要称帝,大骂袁绍为家奴;袁绍则更险,想借用刘虞为帝而号令天下。袁绍出身于四世三公的名门望族,当时又兵力最强,其叔父又被董卓所杀,因而自然成了各路诸侯之盟主,曹操在这里举二袁之争,可以概见当时乱世群雄的情形。读了这六句诗,我们仿佛看到这帮军阀从暗斗以至明争,终于打得不可开交的一个历史过程。无怪乎钟惺说曹操"看尽乱世群雄情形,本初、公路、景升辈,落其目中掌中之矣"。(《古诗归》)"铠甲生虮虱"以下六句,写战争给士兵和百姓带来的灾难和作者的感慨。"铠甲生虮虱"写战乱之长,士兵连年征战,人不解甲,马不卸鞍,其苦可知;"万姓以死亡"写人民在战乱中死丧殆尽,可见战祸之烈。"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用简括的语言描绘出一幅战乱中的凄凉悲惨的图画。从视觉感受上说,弥望中,纵横于野的白骨,是那样惨白;从听觉感受上说,茫茫大地死一样沉寂,没有一点生命的气息,鸡鸣狗吠,这些寻常的庄户声气都不闻于耳了。作者收视反听,自然要痛断肝肠了。作者在写这段纷繁的历史事变时,从大局着眼,从关节处入手,提纲挈领,举重若轻,善于突出重点,使人感到诗人自是站在高处,全局在胸,所以运笔自如,简劲有力。从"史"的角度说,这首诗真不啻就是一首汉末良史。

返回目录
课外文言文
课外文言文
作者: 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