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塘江夜潮》文言文翻译
发布时间:2016-01-03

原文:

浙江之潮,天下之伟观也。自既望以至十八为最盛。方其远出海门,仅如银线。既而渐近,则玉城雪岭,际天而来,大声如雷霆。震撼激射,吞天沃日,势极雄豪。杨诚斋诗云:"海涌银为郭,江横玉系腰",是也。……吴儿善泅者数百,皆披发文身,手持十幅大彩旗,争先鼓勇,溯洄而上,出没于鲸波万仞中,腾身百变,而旗尾略不沾湿。以此夸能,而豪富贵宦争赏银彩。江干上下十余里间,珠翠罗绮溢目,车马塞途。饮食百物,皆倍于常时;而僦赁看幕,虽席地不容间也……

译文:

钱塘江汹涌的海潮是天下雄伟的景象。从每年的农历八月十六至八月十八,这期间海潮最为壮观。当潮远远地从浙江入海口涌起的时候,几乎像一条银白色的线一般,慢慢地越来越近,玉城雪岭一般的潮水连天涌来,声音大得像雷霆万钧,震撼天地激扬喷薄,吞没天地冲荡太,气势非常雄壮豪迈。杨诚斋(即杨万里)诗中说:“海涌银为郭,江横玉系腰”(海水涌起来,成为银子堆砌的城市;钱塘江横着,潮水给系上一条白玉的腰带。可直译)就是指这样的景象。每年临安府的长官到浙江亭检阅水军,数百艘战船分列两岸,一会儿全部的战舰都往前疾驶,一会儿分开;一会儿聚合,形成五种阵势,同时有在水面上骑马,舞旗,举槍,挥刀的人,就好像踩在平地一样。忽然间黄色的烟雾四处窜起,人物彼此一点儿也看不见,水中的爆破声轰然震动,就像高山崩塌一般。过一会儿烟雾消散,水波平静,一条船的踪影也没有了,只有演习中充当敌军战船的军舰被火焚烧,随着波浪流走了。浙江一带善于游泳的健儿数百人,每个人都披散着头发,身上画着文彩,手里拿着十幅长的大彩旗。争相奋力,逆着水流而上,在万丈高的巨浪中沉福翻腾着着身子,姿势变化万千,然而旗尾一点点也没有被水沾湿,凭借这种表演显示高潮的技能。江岸上下十余里之内,满眼都是穿戴着华丽的手饰与衣裳的观众,车马太多,路途为之阻塞。所贩卖的饮食物品,比平时价格加倍的高。而租用看棚的人非常多,即使是一席之地的空地也不容有。

原文:

浙江潮汛,人多从八月昼观,鲜有知夜观者。余昔焚修寺中,燃点塔灯。夜午,月色横空,江波静寂,悠悠江水吞吐蟾光,自是一段奇景。顷焉,风色陡寒,海门潮起,日影银涛,光摇喷雪,云移玉岸,浪卷轰雷,白练风扬,奔飞曲折,势若山岳奔腾,使人毛骨欲竖。古云:"十万军声半夜潮",信哉!

译文:

浙江的潮汛,许多人都知道应该八月的早上观赏,然很少人知道晚上也可以观赏。我从前曾经在寺庙里进行修行,一直到晚间点燃塔灯。午夜的时候,月光撒满了天空,江上寂静无波,惟见江水吸收了月光,自成一道奇丽的风景。不一会儿,突然寒风吹来,海波徒生,被月光渡上一片银色,像崩雪般势不可挡地向前涌去,又如卷云样撞向海岸,一时海浪翻卷犹若雷轰,飞扬起漫天浪花,像四方散去,去势就如奔腾的群山,让人身心战栗。古人说过:“半夜的潮汛就像十万大军踏至而来的声音。”确实是这样!

返回目录
课外文言文
课外文言文
作者: 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