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竹思鹤》原文译文及赏析
发布时间:2016-01-03

原文

瘦玉萧萧伊水头,风宜清夜露宜秋。

更教仙骥①旁边立,尽是人间第一流。

注:①仙骥:指鹤,因仙人常骑鹤,故鹤便成了仙人之骥。[1]

译文

远边的云慢慢的飘着在那清水之上,

轻风许来夜露慢慢的滴下,

我和自己心爱的仙鹤在一边站立,

也许这就是人间第一流的美事。

作品赏析

竹为树中君子,鹤称禽中高士。南朝谢庄《竹赞》说“贞而不介,弱而不亏”;鲍照《舞鹤赋》则称鹤“钟浮旷之藻质,抱清迥之明心。”“对竹思鹤”这一诗题本身,就先透露了作者的命意所在。对竹,是实景;思鹤,是虚拟。诗的构思,在历代众多的咏竹、咏鹤诗中又是蹊径独辟,自具一格。

“清”字,是全诗的立意所在。前二句,诗人“对竹”于洛伊水之滨,水竹相映,境界清而可见。这并非是首创,南朝齐时虞羲的《江边竹》诗已有先例,而唐人诗中更不乏其例,如白居易《画竹歌》说:“野塘水边欹岸侧,森森两丛十五茎。”可见不仅诗人,画师亦早已取此为景。然而钱氏连着“瘦”、“萧萧”、“风”、“露”、“清夜”、“秋”诸语,却又显示了西昆派诗人善于锤炼的艺术造诣。清伊东流,又正值风轻露白的清秋之夜。这清迥的背景,更衬托出丛竹的瘦劲之骨,箫萧之韵。两个“立”字韵味悠长。这萧萧瘦玉,只宜于清秋之夜,野水之滨,一种孤高不群的意态,顿时从两个“宜”字中传出。“宜”与“不宜”,又是诗人的主观感受,所以作者的情趣又从两个“宜”字中隐然可见。三句“更教”二字正就两个“宜”字接过,由“对竹”而到“思鹤”。鹤为“羽族之宗长,仙人之骐骥”(《相鹤经》),《诗经》也说“鹤鸣九皋,声闻于天”。以仙鹤配野竹,韵趣相通。

“尽是人间第一流”,是全诗的结穴。瘦竹、清风、凉露,仙骥,都是第一流的雅物。在这尘世,只有第一流的雅士才能欣赏这清超脱俗的第一流雅境。对这一点,陈衍在《宋诗华录》中评此诗说:“有身分,是第一流人语。”对此诗命意的含蓄而贴切,陈衍的评论很中肯。不过,他忘了知人论世,忘了说明钱惟演是否够得上“第一流人”。

从“伊水”可知,此诗当为钱惟演在仁宗天圣(1023—1032)、明道年间(1032—1033)判河南府时所作。在此以前,他就附从权相丁谓,依附刘妃,力拥刘妃为后,并在真宗病重时主张皇帝崩后由刘后听政。在这种利害关系之上,他与丁谓、刘妃结为姻亲。作此诗前后,刘后崩,他又迎合仁宗之意,主张以刘后配祀真宗。因此为正直的朝士所不齿。在这些重大问题上,同是西昆派诗人的杨亿、张咏等就比他有骨气得多。钱惟演后来两次由中枢外放河南,也正是因为他与权相、外戚的这种不光彩的关系为朝士劾奏所致。远在他为馆臣、预修《册府元龟》时,曾有《鹤》诗一首,诗中说:“碧树浓接玉墀,几年飞舞伴长离。”(“长离”即凤)。这首《对竹思鹤》,表面上是写浮云野鹤,清高脱俗,骨子里却是一种牢。他这只“鹤”是忘不了玉墀丹陛的。所谓的“第一流”,实有所不称。因此《对竹思鹤》作为诗来说颇有佳处,但却经不起深究。[1]

作者简介

钱惟演(977—1034),字希圣,临安(今属浙江)人。吴越王钱淑之子。少补牙门将,随父归宋,任保大军节度使,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预修《册府元龟》。仁宗时,被弹劾落职,任崇信军节度使。卒谥思,改谥文僖。景德年间(1004—1007)与杨亿、刘筠等十七人相唱和,结集为《西昆酬唱集》,号“西昆体”。所著今存《家王故事》、《金坡遗事》。[2]

返回目录
课外文言文
课外文言文
作者: 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