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氏家训·治家篇》译文
发布时间:2016-01-03

《颜氏家训·治家篇》参考译文

教育感化这件事,是从上向下推行的,是从先向后施加影响的。所以父不慈则子不孝,兄不友爱则弟不恭敬,夫不仁义则妇不温顺。至于父虽慈而子要叛逆,兄虽友爱而弟要傲慢,夫虽仁义而妇要欺侮,那就是天生的凶恶之人,要用刑罚杀戮来使他畏惧,而不是用训诲诱导能改变了的。

家庭内部如果取消责罚,那孩子们的过失马上就会出现;刑罚施用不当,那老百姓就会手足无措。治家的宽仁和严格,就好比治国一样。

孔子说:“奢侈了就不恭顺,节俭了就固陋。与其不恭顺,宁可固陋。”又说:“如果有周公那样的才能和美德,但只要他既骄傲且吝啬,余下的也就不值得称道了。”这样说来是可以俭省而不可以吝啬了。俭省,是合乎礼的节省;吝啬,是对困难危急也不体恤。当今常有讲施舍就成为奢侈,讲节俭就进入到吝啬。如果能够做到施舍而不奢侈,俭省而不吝啬,那就很好了。

老百姓生活最根本的事情,是要播收庄稼而食,种植桑麻而衣。所贮藏的蔬菜果品,是果园场圃所出产;所食用的鸡肉猪肉,是鸡窝猪圈所畜养。还有那房屋器具,柴草蜡烛,没有不是靠种植的东西来制造的。那种能保守家业的,可以关上门而生活必需品都够用,只是家里没有口盐井而已。如今北方的风俗,都能做到省俭节用,温饱就满意了。江南一带因奢侈之风,在节俭持家方面大多比不上北方。

世上的名士,只求宽厚仁爱,却弄得待客馈送的饮食,被僮仆减损,允诺资助的东西,被妻子克扣,轻侮宾客,刻薄乡邻,这也是治家的大祸害。

裴子野有远亲故旧饥寒不能自救的,都收养下来。家里一向清贫,有时遇上水旱灾,用二石米煮成稀粥,勉强让大家都吃上,自己也和大家一起吃,从没有埋怨。京城邺下有个大将军,贪欲积聚得实在够狠,家僮已有了八百人,还发誓凑满一千,早晚每人的饭菜,以十五文钱为标准,遇到客人来,也不增加一些。后来犯事处死,籍册没收家产,麻鞋有一屋子,旧衣藏几个库,其余的财宝,多得无法说。南地方有个人,深藏广蓄,性极吝啬,冬至后女婿来看他,他只给准备了一铜瓯的酒,还有几块獐子肉,女婿嫌太简单,一下子就吃尽喝光了。这个人很吃惊,只好勉强应付添上一点,就这样添了两次。下来后责怪女儿说:“你丈夫太爱喝酒,才让你老受穷。”等到他死后,几个儿子为争夺遗产,哥哥杀了弟弟。

返回目录
课外文言文
课外文言文
作者: 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