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张叔夏西游序》译文
发布时间:2016-01-03

《送张叔夏西游序》参考译文

张叔夏(号玉田)和我第一次相遇是在杭州西湖上,叔夏风度翩翩,身穿细布做的衣服,乘着有名的好马,在这个时候,他风度不凡潇洒飘逸,自认为不亚于太平时代世家贵族的公子。快到壮年的时候,没有了旅费。于是无所寄托,困顿失意。曾经凭借本领北上谋生,没有遇到被赏识提拔的机会,不得意。急匆匆地回到南方,更加遇不到被赏识提拔的机会。还是在杭州安家住了十年。过了一段时间,又离开了,向东到山、四明、天台等地之间出游,像是很少被赏识提拔,又放弃了这次出游回西边去了。

在这个时候,我四处流转教授弟子,正好和他遇上,问叔夏:“为什么到处出游,像这样不害怕烦扰呢?”叔夏说:“不是这样,我来,本来是要投靠自认为贤良的人,贤良的人贫困;依靠了解的人,了解的人死了;虽然稍微有一些被赏识提拔的机会,但是没有用来让我安定地居住的办法,我没有办法才离开那里,难道我愿意做这样的事吗?”话说完,脸上显露出悲伤失意的样子。过了一会儿,喝酒喝得很痛快,意气舒张,拿出有生以来自己写的乐府词,自己唱了起来,叹伤不已郁结低沉,流畅华美,清脆畅达,不是才情高妙胸怀旷达的人,不能亲近企及,而且一时之间听到这个,也能让人忘掉困厄与显达、获得和失掉这类事情。

杭州原来就有很多官居高位和显贵的人,叔夏已故的高祖、曾祖,都是豪门大户,江湖高才词客姜夔、孙季蕃这类人,经常进进出出在他家里吃住做张家的门客,价值千金的衣服,车马众多的聘礼,说笑之间就得到了,也不认为很特别。等到他走投无路境遇改变,那么也来期望别人,不知道如果正好又遇到姜夔、孙季蕃等人还活着这种事的话,现在谁还了解他们,而且谁还能有空闲顾念他们呢!

哎呀!士人本来就还有家世才华和叔夏一样,但是比他这样还要贫困的啊!六月初一,他轻装到我的家门来拜访,说将要再去吴国公子季札、春君黄歇的家乡一带周游,并且去寻找那个知遇之人。我说:“是是。”于是顺着他谈话的次序写下了这篇文章用它来给叔夏送别。

返回目录
课外文言文
课外文言文
作者: 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