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余存吾太史书》译文
发布时间:2016-01-03

《与余存吾太史书》参考译文

纪昀又一次拜启(您的来信),余存吾太史阁下:承蒙您给我看《戴东原事略》,(让我)详细地看到表章所体现出来的深厚古学,(您)所推荐的著作其大义,也全部表现出了作者的本意。只是书中有一条,略微还需要商榷。

东原与纪昀有二十多年的交情,住在纪昀家前后十几年(做了十几年的邻居),他所写著作,不认为纪昀浅薄,拿来让我质疑,我没有不了然于心的。唯独《声韵考》一书,东原估计纪昀跟他会有不同的看法,竟然没有与我一起商量而去刻印了。(书)刻印成了纪昀才看到,纪昀认为这是平生的一大遗憾。

戴东原研求探究古人的学问思想,一定要追求确真实,对于多种学派不存任何偏见。他所坚持自己的成见的事,则在于不让外国的学说胜过中国的学说,不让后人的学说胜过古人的学说。因此在等韵学(古代研究汉语发音原理、发音方法和音韵结构的学科)上,把孙炎的反切说当做鼻祖,而排斥神珙的反切说是元和以后的学说。神珙是元和中期的人,本来就没有什么疑义,然而《隋书·经籍志》明确记载了梵书是以十四个字贯一切音,梵书是汉明帝时与佛经一起传入中国的,这比孙炎要早一百多年。况且《隋书·经籍志》是唐代人所写撰写的,渊源来历,不是宋代以后那些臆揣的作品可以相比的,怎么能把等韵这种学说归功于神珙,反过来又说是孙炎学说的末派旁支呢!东原博览群书,这一条不应该不明见;我曾经列举这一条诘问东原,东原也不回应也不记载。而刻印这本书的时候仍然隐讳而不说,(只是)致力于陈述自己的主张,于是就像西河先生毛奇龄的行为一样,这也是他作为通才之人的一个缺点啊!

如果仅仅置这本书不说,而归结他与江慎修论古音这一条,那么东原平生的著作是纯粹无瑕的,这好像是凭借道德的某一方面来爱人一样。纪昀与东原的交情不薄,我很遗憾当时没有与他据理力争,错失了给朋友指出过错的道义。因此今日特意(写信给您)阐述我的心意,希望能够刊改这一条,不要彰显他的短处,以尽到平生深厚的情义。(这是我)浅陋的看法,是否可以采纳,希望您能有高明详细的裁决。

返回目录
课外文言文
课外文言文
作者: 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