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歌者传》译文
发布时间:2016-01-03

《二歌者传》参考译文

宋度宗咸淳和宋恭宗德佑年间,杭州有十个唱得很好的歌女,凭借着她们的才貌名扬天下,但在南宋末年因为战火而四处流落不知下常其中有一个歌女被一位军官娶为妻子,并且十分受宠爱,掌握了家中财产大权。而另一个嫁给普通老百姓为妻,在这位军官管辖的地方生活。在她们还未相遇的时候,隐隐约约常常互相知道一些对方的消息。不久那位被军官宠爱的富贵歌女想重新创立一个歌伎馆,到处寻找嫁给老百姓的那个贫穷歌女,并且把她找来对她说:“我和你以前本是同类人,我十分幸运地解脱了厄难并且同你相遇,希望我能让你快乐,实现我的愿望。”贫穷歌女说:“姐姐您的心意确实很好,但是我已经把自己抛弃在村野,吃惯了粗食杂粮,穿惯了土布衣服,贫穷困厄,在富贵人之中求得容身,勉强让我这样干,就会有辱我的清贫,我不能去埃”富贵歌女派去的使者大约一共去了三次,贫穷歌女推辞了三回,说的话同第一次一样。但是富贵歌女的心意很坚决,请求的意愿一次比一次强烈。贫穷歌女也因为身处穷困的时间太长,不敢过于违抗富贵歌女的心愿,最终还是被富贵歌女请到了馆中。

两个人相见,互相询问离别期间的艰难困苦和畅谈过去相处的友情,十分欢欣融洽。富贵歌女担心如果不用什么事情就把贫穷歌女留下,会让贫穷歌女不安心,就找来几个年轻的女奴,烦请贫穷歌女教她们唱歌,并且按时给贫穷歌女工钱,让贫穷歌女回家时能有钱给丈夫养家。贫穷歌女已经日渐衰老,以前能熟唱的歌曲虽然很好,但已经好久不再练习,也高兴能传授给别人,就毫不羞惭地为富贵歌女教授女奴。那几个女奴都按照她教授的歌曲,咿咿呀呀地张合着她们的嘴唇、屈伸着她们的身肢学习着,每天一直到天黑才能休息。富贵歌女有时也偶尔从大帅家来一次,检查所传授的歌曲,女奴们的演唱技艺有进步就高兴,没有进步就对贫穷歌女说些督促责备的语言,好像担心贫穷歌女不替她尽心尽责似的。贫穷歌女感到凄婉后悔,内心有些受不了。但是想到富贵歌女的恩德,况且自己已经从家中走出,所以始终不敢埋怨,做出和富贵歌女关系很好的样子,没有一点违抗的话语。

戴子说:我在杭州的时候,看见那些穿戴很整齐的士大夫,很多都是凭着文辞和道德互相来往交游,但是一旦经历患难,就翻脸好像不认识似的,但是这两个歌女,只是凭借倡优技艺为生的人,大家平时在谈话间都不愿提及她们,她们却能够做出这样的举动,士大夫们会因而感到愧疚吗?然而一些爱评论的人还认为富贵歌女既然因为道义而使旧友生活得到安好,就不应当苛刻地督责她的过错;贫穷歌女既然能够出于礼节而推辞聘请,就不应当谄媚地顺从别人的欲望。这是一种求全责备得太过分的言论,有道德的君子大概不应该有什么有理由责备她们这些人啊!

返回目录
课外文言文
课外文言文
作者: 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