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甫里先生传》译文
发布时间:2016-01-03

《甫里先生传》参考译文

甫里先生,人们看见他在甫里耕种,所以这样叫他。先生的个性放纵不拘,喜欢读古代圣人的书,其中最喜欢《春秋》,挑出其中的小毛玻看见文中子王仲淹所写的一本书,其中说“《春秋三传》写出之后,《春秋》就失去其意义了”,他很赞同这种观点。韩晋公曾经写了《春秋通例》,把它刻在石头上,竟然把这种研究学问作为自己一生的任务,并且书中的内容颠倒混乱,没有一处通顺。经过大概百来年,没有谁敢指出其缺点错误。甫里先生担心误导青年人,就写书挑出其中毛病进行辨正。

先生平时以读写文章自娱自乐,从来没有稍微放弃过。每写成一本,有的被喜欢的人拿去,后来在别人家发现,也不再说是自己的作品了。少年时钻研诗歌,他写的诗歌,最初时追求奇险怪异,如同破阵对敌一样,到后来达到了平和淡雅的地步。每得到一本书,滚瓜烂熟之后才放回搁置典籍之处。他只要发现哪本书中有错谬之处,立即提笔修改,不以两三次为限度。红、黄两种笔,没有一天从手中离开。借别人的书,那些装订有损坏的,他重新装订好,有文字谬误的,他就勘正。他很高兴听见别人做学问,评讲谈论不知道疲倦。

先生虽然家贫,却从来不谈获取利益。先生的居处,有几亩池塘,有三十间房屋,有四百亩田地,不只有十头牛,有五六个农夫。但是他的田地地处低洼之地,只要下一昼夜的暴雨,就与江水连通,分别不出是自己的田还是别人的田了。先生因此受到饥饿的困苦,粮仓里没有一点积蓄,只好亲自带着农具,带领农夫修堤筑坝。从此每年虽然洪水猖狂,也不能跳过他的提防、淹没他的庄稼了。有人讥讽先生,先生说:“为了治水,尧身体瘦弱,舜脸色发黑,大禹手脚打起了硬茧,不都是圣人吗?我只是个老百姓而已,如果不勤劳辛苦,用什么给妻子儿女维持生计呢?况且这同那些名器上的蚤虱、粮仓里的雀鼠有什么区别呢?”

先生生性不喜欢同鄙俗之人结交,这种人即使到了门前也见不到他。先生不准备车马,不参加庆贺吊丧之事。家族内外的亲戚朋友,过年过节婚丧嫁娶,他从来没有按时参与来往。有时不冷不热,身体很好又无事之时,先生就乘坐小船,准备帐篷和桌席,只带着一卷书、一套茶具、一副笔墨、一套钓具和一个摇船童子而已。他所到之处有一小点不合意,就径直回来不停留,即使是水鸟腾飞、山鹿惊跑也比不上那么快。人们叫他为江湖散人,先生就写了一篇《江湖散人传》来歌咏。从此,无论是赞赏还是诋毁都不再受影响,对他进行批评或者表扬的话他也不再放在心上。先生个性耿介急躁,遇到事情就立刻发作,总是不能隐忍。不久又后悔,多次改正都不能改掉这个习惯。先生不传播自己的姓名,社会上也没有人知道他,他难道不是像涪翁那样的钓鱼人、打渔的船夫之类的人吗?

返回目录
课外文言文
课外文言文
作者: 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