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上梁王书》译文
发布时间:2016-01-03

《狱中上梁王书》参考译文

为人有智谋才略,刚直不阿而不随便迎合别人。他同羊胜、公孙诡这些人相处在一起。这些人很嫉妒他,在梁孝王面前说他的坏话。梁孝王生气地把邹关起来交给狱吏,准备处死他。邹就在狱中给梁孝王写了这封信,说:我听说:尽忠的人没有不得好报的,守信的人没有被人怀疑的。我常常以为这句话是对的,现在看来它只不过是一句空话而已。从前荆轲仰慕燕国太子丹的义气,替他去刺杀秦王,感动得天空出现白虹贯穿太的天象,可太子丹却怀疑他不敢去刺杀秦王;卫先生替秦国谋划长平的战事,感动得天上出现太白星侵犯昴星的天象,可秦昭王却怀疑卫先生。他们的诚使上天都发生变异,可是他们的信义却不能被两位君主了解,这难道不是很可悲的事吗?现在我竭尽忠诚,把自己的意见全部讲出来希望大王知道,可是大王左右的人不明白我的意思,到头来却让我不得不听从狱吏的训话,被世人怀疑,这就如同让荆轲卫先生复活过来,太子丹和秦昭王也还是不会醒悟一样埃希望大王仔细考察我的委屈埃

从前,琢玉之人卞和向楚王献上宝玉,楚王反而砍掉了他的脚;李斯为秦竭尽忠诚,秦二世胡亥反而将他处以极刑。所以,箕子假装癫狂,接舆逃避人世,都是害怕遭受这种祸患呀。希望大王体察卞和、李斯的诚意,先不要像楚王和胡亥那样听信谗言,不要让我被箕子和接舆耻笑。我听说比干被剖心,伍子胥的尸首被装入皮袋投进江中,我以前不相信,到今天才明白了其中原因。希望大王仔细考察我的委屈,对我稍微加以怜惜吧。

俗语说:“有的人相识多年,即使到头发白了也还是和新交一样不了解;有的人哪怕是在路上相遇停车交谈一下,却像老朋友那样感情深厚。”为什么呢?这就是相知和不相知的缘故埃所以樊於期从秦国逃到了燕国,却把自己的头借给荆轲以帮助太子丹刺秦王;王奢从齐国逃到魏国,却登上城墙自杀来使齐军撤退从而保存魏国。王奢和樊於期并不是同齐国和秦国是新交而同魏国和燕国是老朋友,他们之所以离开齐国和秦国而为魏国和燕国效死,是因为这种行为符合他们的志向而且因为他们仰慕崇高的道义埃

从前司马喜在宋国因受谗而被割去髌骨,后来却做了中山国的相;范雎在魏国因受谗而被打断肋骨和牙齿,后来却被秦封为应侯。这两个人,都深信自己的计划一定能实现,从而抛弃朋党的私情,处于孤立无援的形势,因而不能使自己避免嫉妒者的诬害。百里奚曾在路上讨饭,秦穆公却把政事托付给他;宁戚曾在车下喂牛,齐桓公却把国家大事交给他。这两个人难道是因为素常在朝廷做事,借着国君左右的人替他们说好话然后才得到国君的重用吗!是因为他们之间心有同感,行为相合,团结得如胶似漆般坚固,像兄弟一样不能分离,这难道会被众口所迷惑吗?因此,偏听偏信会产生邪恶,独断独行会形成祸乱。从前,鲁国国君听信季孙氏的话驱逐孔子,宋国国君任用子冉的计谋囚禁墨翟,凭着孔子墨翟的能言善辩都不能使自己免受谗言,还使这两个国家遭受危险,为什么呢?(这是因为)大家都这么说,就连黄金也会熔化;毁谤性语言堆积多了连骨头也会销毁啊!现在如果国君确实能够学习齐、秦两国国君的明察,而不像宋、鲁两国国君那样偏听,那么,春秋五霸就不能相比,如同三王一样的功绩也就容易做到了。

返回目录
课外文言文
课外文言文
作者: 佚名
返回顶部